文在寅构想整合半岛为三大经济圈

朱克川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席记者和汉城分社首席记者

6月1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纪念2000年韩国和朝鲜领导人共同发表的《6·15共同宣言》17周年时致辞说,“如果朝鲜不在核武器和导弹问题上进一步挑衅,韩方愿意无条件与朝鲜进行对话”。

首尔政界有评论说,这似乎表明文在寅要再次降低与朝鲜重启对话的条件。但是,从朝鲜方面近日发表的官方言论看,朝韩两方想尽快缓和关系不大容易。他们之间存在彼此都很难轻松跨越的障碍。

在韩国的“保守势力”代表人物李明博和朴槿惠主政期间,韩朝关系一路倒退,不仅破坏了此前10年艰难积累起来的南北合作局面,而且导致边界线上多次发生武装冲突,韩朝之间的敌对气氛达到了多年未曾有过的程度。文在寅在韩国政界属于主张缓和南北关系的“进步势力”,他在卢武铉主政期间曾为推动韩朝关系做过许多有益的工作。在他竞选总统的过程中,朝鲜没有发表过不利于他的言论,对朴槿惠政权的辛辣抨击在客观上对他构成了某种微妙的支持。各方面的舆论都认为,朝鲜对文在寅获胜,持乐观其成的态度。

当然,朝鲜的想法与文在寅当选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是,从他的政治理念和社会基础来看,他出任总统后缓和与朝鲜的紧张关系,推动与朝鲜的和解与合作,是一种政治逻辑上的必然。从他就任后有关南北关系的言论和人事布局可以看出,他正在为改变其前任政府的对朝政策做着有条不紊地的安排。

5月26日,负责总统职务交接的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外交安全小组负责人李洙勋在听取统一部工作汇报时说:文在寅高度重视韩朝经济合作,他的“韩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是挽救韩国经济、创造就业岗位的外部突破口。这个构想将韩朝经济版图重新整合划分为环西海(黄海)、环东海(日本海)和半岛中部三大经济圈,其目标是开创韩朝经合新局面。

但是,保守派执政的10年间,不仅韩国的政治生态和对外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朝鲜的内部环境和对外政策也与此前大不相同。韩国社会上原来抱怨对朝鲜过度宽容而未获得报偿的民众,开始怀念南北关系相对平稳的好处,但朝鲜在美韩的多方打压下不仅积累了许多怨愤,而且坚定地走上了发展核武器和中远程战略导弹的道路。两方的想法比10年前的距离更加遥远。

6月12日,文在寅的总统特别辅佐官、韩国名校延世大学教授文正仁对韩联社记者说:尽早举行南北首脑会谈确有必要,但目前的环境尚不成熟。前任政府把与北方的官方与非官方联系都搞断了,现在应该逐渐恢复军事通讯联系和当局之间的幕后接触。鉴于朝鲜的核导能力有所增强,强调施压只能把事情搞糟,“应该在承认现状的基础上展开对话,以阶段性地推动北韩的大量杀伤武器实现冻结”。

朝鲜和韩国官方近日的表态显示,朝韩之间的分歧比这位文教授看到的更为严重。6月14日,朝鲜负责对韩事务的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有关南北关系的声明。这篇长文在严厉批判了韩国前政府破坏南北关系的行为之后表明了朝方的原则立场:

  1. 解决民族和解与统一问题时必须坚持民族自主原则,“南朝鲜当局要在‘由我们民族自己来’还是‘依赖韩美同盟’之间做出选择。”
  2. 为了实现统一就要“超越思想、制度、理念和政见的差别”,韩方把朝方强化国防力量的措施说成“威胁”和“挑衅”,与美国一起制裁和打压朝鲜,是在继续走民族对抗之路。
  3. 韩方应采取措施消除尖锐的军事紧张状态,阻止美国的“侵略性好战盲动”,不要“指责能切实保障半岛和平的朝鲜自卫性核武力”。

朝鲜的这份声明比文在寅的致辞早一天发表。从两方的主张看,虽然都用了一些“表明诚意”的词语,但他们也都提出了令对方难以接受的要求。文在寅的政策取向与其前任确实有明显不同,但他怎么可能放弃“韩美同盟”呢?面对刀兵相向数十年的对手强化军力,他怎能不认为是威胁呢?尤其是对朝鲜加速发展的核导武器,他能像自家得了宝贝一样高兴吗?

再回头看朝鲜,美军的各种高端重型装备都集中在了它的身边,每年与韩国搞联合军演,还耀武扬威地声称 “先发制人”或采取“斩首行动”,文在寅却要它停止发展核导武器,这和与虎谋皮有何不同?谁都看的明白,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朝韩两方都很难退让。

是否韩朝之间就完全没有改善关系的希望了呢?

应该说,希望是有的。其实他们两方都有缓和关系的动力和办法。从朝鲜方面看,缓和南北对抗不仅会减少前线的压力,还会有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如果开城工业园区的生产得以恢复,金刚山的旅游观光能够重启,北方居民的就业和贸易盈利指日可待。

从韩国方面看,只要南北关系有了实质性的改善,文在寅政府既可赢得国内许多百姓的信任,又能增加他与周边大国周旋的筹码。既然两方都有往一起靠拢的需求,他们就会自己寻找相互沟通的办法。不要以为习惯说过头话的朝鲜固执不通,其实它经常在处理棘手的问题时拿出十分灵活的招数。在韩国一方,以佯推实就的身段促成好事,过去也不少见。

韩朝之间的矛盾可谓积重难返。韩方不会以牺牲自己的安全根基做出太多让步,朝方也不会容忍过深的南北交往伤及自身的社会稳定。正可谓:哥俩虽想和好,可惜难处太多。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克川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