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孝泉:马克龙快刀斩乱麻身手不凡

沈孝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国际部法文编辑室主任、《新华每日电讯》报编辑中心副主任兼国际版主编,新华社巴黎总分社社长

马克龙从政经历短,年纪又轻,他当选法国总统总有靠运气好的感觉。一旦遇到重大危机,才是考验他的时刻。这不,上任一个月有余,考验的时刻真的来了。6月22日,马克龙宣布改组内阁,三名来自民主运动、担任要职的部长全部离开政府。原本是在立法选举之后进行“技术微调”的内阁改组,演变一场政治风波。所幸的是,马克龙处乱不惊,不动声色地平息了他执政后遭遇的第一场危机。

这场风波是从内阁几名重量级部长涉嫌经济丑闻而引发的。最早陷入丑闻的是领土整合部长费朗,今年5月媒体揭露,费朗在担任“布列塔尼医疗互助基金”总经理时,同前任及现任妻子的经营业务相牵连,涉嫌利益输送;此外,费朗在担任国会议员时曾聘用自己的儿子作为议员助理。

马克龙竞选总统期间,费朗是其竞选团队的核心人物,堪称马克龙的亲信和智囊。此事被揭露,其矛头所向十分明显。马克龙在危机时刻采取立即切割的做法,免除后患。费朗立即辞职,但他毕竟同总统关系不一般,被安排出任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的议会党团主席,其政治地位依然不低。

紧接着陷入丑闻风波的是国防部长古拉尔和欧洲事务部长萨赫内。这两名部长来自中间派民主运动,都牵涉通过虚构的欧洲议会议员助理职位冒领资金,用于民主运动的国内活动经费。这和此前揭发的极右翼“国民阵线”在欧洲议会所遭到的“空饷门”指控如出一辙。

第一场政治危机


6月20日和21日,古拉尔和萨赫内先后宣布辞去国防部长和欧洲事务部长职务。此时,又传出另一桩意外的消息,司法部长贝鲁也宣布辞职。贝鲁本人没有直接涉嫌欧洲议会“空饷门”丑闻,但是作为民主运动主席,他已间接卷入这一丑闻,而作为政府的司法部长以及“政治生活道德化”法案的主要推动者,已经很难胜任现在的公职。于是,任职仅仅一个月的三名来自民主运动的部长集体辞职离开政府。

在短短的数天之内,一个刚刚成立、共有16位部长的内阁中,4名成员(而且都是占据重要职务的阁员)相继辞职,这相当于四分之一的成员离开政府,这在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也是罕见的现象。媒体称,这是法国新总统遇到的第一次政治危机。

今年2月中旬,马克龙的竞选形势并不明朗之际,民主运动主席贝鲁同马克龙达成了竞选结盟协议,这对马克龙来说无疑是天赐的礼物。贝鲁是政坛元老,现年65岁,他创建的民主运动是法国政坛中间派的中坚力量,他近些年曾三次参加总统竞选,2007年第一轮的得票率高达18%,名列第三,达到他从政的顶峰。

本次大选,贝鲁放弃参加竞选,转而全力支持马克龙,这实际上是把中间派力量拉入“不左不右”的马克龙的阵营中,给马克龙的助力不小。最终,贝鲁的政治赌注押对了,马克龙高票当选总统,贝鲁和民主运动功不可没。

马克龙上台后,贝鲁和其他两名民主运动成员被邀入阁担任司法、国防等重要部门的部长。这既是论功行赏的结果,也是双方结盟时所达成的政治交易。

贝鲁是中间派力量核心人物,曾被右翼保守党所倚重;马克龙是一步登天的新科总统,两人都是不甘为人下、性格极强的人,如果不是今年极端特殊的选情,他们两人是很难走到一起的。即便是结成竞选联盟,眼尖的媒体也早就发现两人之间的龃龉。

贝鲁是个老资格的政客,经常倚老卖老地看待马克龙。他曾说过,“我和马克龙结盟时,他的民调指数只有不到18%。使我们把他选上的。”5月份为立法选举分配各党候选人名额时,贝鲁对民主运动名额太少而大发雷霆,他说,“这是背叛”两党之间达成的协议。几名部长陷入欧洲议会“空饷门”丑闻后,贝鲁急迫地表示要接受媒体采访来澄清事实。他的举动遭到政府总理菲利普的制止,因为“作为一名政府成员,应当谨言慎行”。贝鲁则回答说,“当我有话要说,我就会说出来。”

当他的两名亲信遭遇丑闻事件而面临辞职时,贝鲁受到来自总统府和总理府的巨大压力,总理府人士称,贝鲁有能力做出自己的正确选择。正是在这种压力下,贝鲁愤而辞去部长职务。贝鲁是有政治抱负的,他希望与未来总统结盟而有一番新的作为,但是一切安排都打乱了。只能返回西南部波市继续当他的市长了。

牛刀小试  身手不凡


面对多位民主运动成员退出政府,马克龙快刀斩乱麻,6月22日,爱丽舍宫宣布了新一届政府名单,来自右翼的菲利普继续留任政府总理,来自社会党和社会专业人士分别填补了前司法部长、前国防部长和前欧洲事务部长的空缺。民主运动在政府中只剩下几个不重要的国务秘书职位。

有分析指出,这次内阁改组大有深意,它意味着民主运动同马克龙总统在政治上的分道扬镳,马克龙和贝鲁的“蜜月期”已经结束。显然,贝鲁对马克龙的重要性已经不复存在。

立法选举后,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独自获得308个席位,即便没有民主运动的42个席位,也已经成为国民议会内超过半数(289个席位)的绝对多数派。和民主运动是否继续结盟对共和国前进党的执政地位已经失去了意义。

正可谓,能够共同打天下,却不能共同坐天下。此言不谬矣!只不过,这个结局来得太快了。马克龙的政治对手、极右翼的勒庞讥笑说,马克龙“像扔一块旧抹布那样把贝鲁扔掉了”。

这场风波来得快,去的也快。几桩“空饷门”丑闻便轻易地把民主运动排除在政府之外,而新内阁的组成则不动声色地结束了执政党与民主运动之间短暂的结盟,从中可以看出,马克龙在处理政治危机中牛刀小试一番,身手的确不凡。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孝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