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杀得杀不得?在印度可是大问题

詹得雄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常务副总编、参编部副主任、新华社新德里分社社长

印度中央政府5月26日颁布法令,禁止全国性牲畜市场出售衰老的牛,买牛者必须要有农田,并要证明买回去后是用于耕作,而不是屠宰。此令一出,引起全国混乱,有批评者说,与其说此令是出于爱牛的宗教情绪,不如说是执政的印度人民党已在谋划2019年的大选,以保证2014年当选的莫迪总理顺利开始第二个任期。

印度教徒为什么爱牛?


无论到过还是没到过印度的人,都知道那里街道上常有神牛游荡,即使妨碍了交通,也不能粗暴对待,否则会引起公愤。

印度人爱牛的历史很长,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二、三千年的雅利安人南下时期。他们是游牧民族,牛健壮,有生殖能力,是他们财富和身份的象征。牛奶是他们的生存之源,渐渐地就有了“够玛达”(牛妈妈)的称呼。但在上古时期,他们也吃牛肉,用牛作祭祀的供品。越到后来,牛的神圣性越强烈,牛是大神毗湿奴(三大神之一)的坐骑。他的化身之一黑天(克里希那)就是一名牧童,身边总有一头牛相伴。

据专家们研究,牛的神化其实是纯朴善良的农民爱牛、怜牛、敬牛感情的升华。孩子们从小喝牛奶长大,一起放牛,用牛犁地和赶车,看上去牛总是那么善良老实、善解人意、任劳任怨,几乎成了家里的一员。所以到牛衰老了,农民不舍得杀掉它,一直养到它自然死亡。有的就把它放到城市里去,随便游荡,谁也不敢杀它。这就是城里神牛的来源。要说明的是,印度人不杀牛,不包括水牛,水牛是可以杀的,因为印度教认为它是阎摩(中国人的阎罗王)的坐骑,象征凶恶和不吉利,所以可杀。如果是进口的奶牛也可杀。

公元十世纪左右,婆罗门主宰的印度面临大转折,北方的穆斯林南下抢掠或建国,于是印度就成了印度教徒与穆斯林混居的地方。穆斯林是吃牛肉的,这更促使印度教徒把不屠宰牛作为自己这个群体的认同象征。印度教有许许多多教派和团体,只有不屠宰牛是大家共同尊奉的清规戒律,用这一条把大家凝聚起来,以对抗伊斯兰王国的统治(最后一个是莫卧尔王朝)。到此时,禁止杀牛就不仅是一种宗教行为,而且具有号召印度教徒团结奋争的政治含义。

1947年印度独立时,莫卧尔王朝已经废除,英国人采取分而治之的伎俩,把印度分裂为印度与巴基斯坦,但留在印度的穆斯林还很多,如何使印度教徒与穆斯林和睦相处,是新独立国家的紧迫课题。一独立就面临要起草宪法的难题,宪法中要不要写入禁止屠宰牛呢?圣雄甘地和尼赫鲁都不赞成写入,坚持认为印度是各宗教平等的世俗国家,但是印度教徒中的激进派势力很大,他们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印度教国家”。

圣雄甘地爱牛是大家公认的,但他反对把这入宪 。尼赫鲁当时说:“我相信,他(甘地)的主要理由是,我们一定不能作为一个印度教国家(Hindu state)行于世,而是作为一个印度教徒无疑占多数地位的复合国家(compo  site state)行于世。”

经过争论和妥协,最后在宪法中是这样表述的:“农业和畜牧业的组织。各邦应该努力按照现代和科学原则组织农业和畜牧业,尤其要有步骤地保护和改进品种,禁止屠宰母牛(cows)、小牛和其他产奶和役使的旱牛(cattle)。”旱牛即瘤牛,或叫黄牛。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条文属于宪法的第48条,即属于第四部分:“邦的政策的指导原则”。这意味着禁屠牛并没有成为宪法中的明确的条文,只是作为农牧业的指导意见写入宪法的。这样做既部份满足了印度教徒的要求,又照顾了穆斯林的感情,暂时弥合了分歧。但也正是这种有意的模糊性,为此后的争端和冲突埋下了伏笔。

 

印度人民党为什么强化敬牛


在印度独立后的前40年,印度在尼赫鲁及其后人领导的国大党的治理下,基本上遵循“世俗国家”的原则行事。虽然为了宰牛引起过许多风波,大体上还算平稳。中央和各邦虽几次颁布过各种禁屠令,但也从没有严格执行过。但是到了印度人民党在90年代兴起,他们有意识地强化“印度是印度教徒的印度”的意识,以此争取印度教徒的选票,公开提出“我们要建设印度教国家”,并把在古吉拉特邦行事强硬的莫迪捧上了总理的宝座。他的执政方略是利用印度教徒的宗教热忱来强化他的铁腕风格,从而强力推行经济改革,以“印度优先”为口号,要在国际上争得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地位。环顾总的国际形势,强调印度特色也并非空穴来风,毫无来由。

印度中央政府5月26日的禁屠牛令受到极端派的欢迎,但也引起了很大反弹,因为这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计。据印度报纸报道,农民买一头牛需2.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500元左右),等到牛老了,卖给来收购的屠户,可得1万卢比(约合1000元),再添点钱又可以买一头可以干活的牛。现在不让卖了,就会影响到今后的耕作。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出口国之一,牛肉产业每年获利约48亿美元,创造250万个就业岗位。但自去年4月至12月,牛肉出口量下降13%。

西孟加拉邦和喀拉拉邦公开反对5月26日的法令,称这法令“违宪”。但宪法本身是模糊的,历史上最高法院曾两次审理是否违宪,结果不一样。所以如果想以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无异于空想。

5月26日的法令,是印度人民党3月下旬在人口达2亿的北方邦邦选举中几乎大获全胜后推出的。该邦将由以极端著称的约吉·阿迪蒂亚纳特担任首席部长。他是一个“不把印度和北方邦变成印度教国家决不罢休”的人,比极端的国民志愿服务团(RSS)还要激进。他手下有一个极端的青年组织,在基层宣传极端思想,还以“义务警察”的形式在城乡监督“禁屠牛令”的实行,引起的暴力事件不断见诸报端。2015年,报纸曾报道离新德里不远的一个小村子里,一户穆斯林农户家附近发现牛的残骸,结果男主人不由分说被打死。

这个青年组织现在还盯上了基督徒,以执行“反改宗法”为名,阻止他们传教。据日本《选择》周刊报道,去年发生了443起针对基督教徒的暴力事件,包括殴打神职人员和纵火教会等。今年头两个月就发生了163起暴力事件。据基督徒迫害监察组织“敞开的门”组织推测,印度6400万名基督徒中有3900万人受过迫害。此情况已引起西方的不安。

牛杀得杀不得?看似一个宗教感情问题,实际上涉及到政治。印度将是一个“世俗国家”还是一个“印度教国家”?这不仅关系到印度各族、各宗教的人民,也关系到它同别的国家的关系,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将走向何方,国内是否可以保持和谐,值得仔细观察。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詹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