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旗”能否再次飘起?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或许没有人想到,跆拳道会成为韩国总统文在寅5月执政后进行的第一个韩朝体育交流项目。

6月24日,由韩国主导的世界跆拳道联合会举办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在韩国全罗北道茂朱郡开幕。这已是第七次在韩国举行这样的赛事,对韩国人来说似乎已无“新意”。然而,这次世锦赛却另有一道“风景线”吸人眼球。这就是由朝鲜主导的国际跆拳道联合会派出36人代表团出席这一赛事,其中32名为朝鲜人。国际奥委会朝鲜籍委员张雄和朝鲜籍国际跆拳道联合会主席李勇鲜率领该代表团。代表团中包括一支由朝方人员组成的跆拳道表演团,在开幕式上,这支表演团进行了“示范表演”。

这是10年来朝鲜跆拳道表演团首次访韩,也是首次参加世界跆拳道联合会主办的赛事。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开幕式并发表讲话,对朝鲜代表团的来访表示热烈欢迎,并与韩朝双方的跆拳道选手合影留念,同呼“加油”。文在寅还特别提议韩朝“联合组队”参加明年初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

这一提议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文在寅上台后奉行“制裁与对话”并行的对朝政策,即对朝核问题将参与国际制裁,但同时应举行南北对话,缓和半岛紧张局势。文在寅认为“只靠制裁与施压不能解决朝核问题,需要开展对话,希望年内能让朝鲜回到谈判桌前”。

在朝核问题仍然处于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韩国当前注重于民间交流。据韩媒报道,截至6月20日,韩国政府已批准了35项民间团体与朝鲜进行接触的申请。但是这些被批准的申请都未付诸实施。原因在于政治方面。

就在文在寅提议“联合组队”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当天,朝鲜媒体报道了“民族和解协议会”向韩国当局发出的“公开质问书”。这份“公开质问书”指责文在寅政府“看美国和保守势力的眼色行事,对改善北南关系的根本原则缄口不言”,并认为由于为文在寅政府的这种“优柔寡断和不正当态度,北南关系仍未摆脱僵局”。“公开质问书”提出9个问题要求韩国当局明确表态,其中包括“是否愿自主解决北南关系”“能否下决心停止(韩美)联合军演”“是否做好了撇开核问题与朝鲜对话的准备”等等。这些问题都十分尖锐,也是韩朝双方重大分歧之所在。

据韩国媒体报道,在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开幕式结束后,张雄在接受韩媒采访时对文在寅提出的“联合组队”表现出“有难度”的态度。张雄表示,现在讨论“联合组队”“时间过于紧迫”。他说,1991年他曾参与朝韩组成“单一队”参加札幌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会谈,谈了22次,耗时5个月。而朝韩若要组成单一的冰球队参加冬奥会,涉及的人数更多,难度更大,时间上“太紧迫”。而更为重要的是“体育之上有政治”。也就是说,在朝韩政治关系没有解冻之前,难以推动体育交流。

体育交流能否打开朝韩关系僵局?看来问题的关键不在体育,而在政治。朝韩1991年4月和6月曾组成过“单一队”参加第4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和第6届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并获得不错成绩,在41届世乒赛上获得女子团体冠军,在第6届世界青年足球赛上打进8强。此外,朝韩还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2年釜山亚运会等6次国际大赛的开、闭幕式上高举一面“朝鲜半岛旗”,伴随着“阿里郎”的乐曲共同入场,引起全场观众轰动。

不过,这些“联合组队”和“共同入场”都是在韩朝关系处于缓和状态下发生的。1991年,朝韩举行了多次总理对话,签订了“北南和解、互不侵犯和交流合作协议书”,并在1992年发表了《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双方关系大幅缓和。当年的2次“联合组队”就发生在这一背景下。而“共同入场”都发生在2000年至2007年之间。这一期间正是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卢武铉推行对朝“阳光政策”,并与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举行首脑会谈,签署《北南共同宣言》和《发展南北关系及和平繁荣宣言》,促使半岛局势大幅缓和的时期。

而在最近的10年里,朝韩关系几乎一致处于紧张状态,“联合组队”和“共同入场”这样的事情一次都没有发生。由此看来,打开朝韩关系僵局还需要大环境的变化。这也正是摆在朝韩面前的课题。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