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高烧不退,又添新热点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2017年的下半年的中东地区,老热点高烧不退、乱局持续发酵的情况下,又有新热点或已崭露头角,或正在酝酿形成。命运多舛,依然是中东局势的关键词。

新热点之一:卡塔尔”断交风波”持续发酵。


今年6月5日,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四国,同时宣布同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理由是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和破坏地区安全形势。科威特和阿曼迅即展开斡旋,土耳其、美国、法国、俄罗斯和欧盟等多方或参与斡旋,或支持调解努力。“断交风波“一时出现转圜迹象。

然而,正当人们对卡塔尔“断交风波”的化解抱以期待的时候,这场阿拉伯内讧再起波澜。6月23日,沙特等断交国家通过科威特向卡塔尔转交了一个包含13项条件的复交要求清单。“清单”要求卡塔尔降格与伊朗的关系、关闭半岛电视台及其下属频道、关闭土耳其军事基地、断绝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以及穆兄会、真主党和哈马斯等所谓阿拉伯“激进组织”的关系,并且做出赔款等。“清单”限卡塔尔在10天内满足全部要求。后在科威特调解下限期延时48小时,至7月5日前结束。

舆论认为,沙特等断交四国的“要求清单”,开出的条件未免过于苛刻,俨然是一份勒令卡塔尔彻底投降的“最后通牒”,卡塔尔恐实难全盘接受。就连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都说,这份“清单”的有些要求,卡塔尔恐怕难以满足。

据最新消息,卡塔尔6月3日已向沙特等国交出最终答复,表示国家主权不容干预。而沙特等国之前也曾表示,所提要求不容谈判。断交四国在受到卡塔尔的答复后,明确指出“答复不能令人满意”。看来,双方可能互不相让,卡塔尔“断交风波”似乎面临变成“死结”的可能,至少要长期拖下去。不过,“解铃还需系铃人”,在科威特等其他各方调解无果的情况下,最后可能还得靠幕后推手美国出招。

你可相信,为了自身的利益,美国不会让这场“风波”失控。卡塔尔和沙特等国都是美国的盟友,更何况卡塔尔还有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此外,事情闹大了,把卡塔尔逼到伊朗一边,对美国更为不利。据俄罗斯卫星网6月26日报道,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在与伊朗总统鲁哈尼通电话时表示,多哈准备发展与德黑兰的全面关系,并将与伊朗合作解决伊斯兰世界的问题。

应该看到,卡塔尔在此次“断交风波“中并不完全孤立。在海合会六国中与卡塔尔断交的国家只占一半,科威特和阿曼并未紧跟沙特;而在中东大国中,土耳其和伊朗对卡塔尔一直持同情和支持立场。土总统埃尔多安在6月25日的表态中明确指出,沙特等四国提出的“要求清单“是“对卡塔尔主权的非法干预”,他坚决拒绝它们要土耳其关闭位于卡塔尔军事基地的要求。伊朗总统鲁哈尼则表示,伊朗的空中、陆上和海上空间对于兄弟国家和邻国的卡塔尔永远是开放的。遭遇外交孤立以来,卡塔尔获得了土耳其和伊朗的及时援助。

6月22日,土耳其首次从海路向卡塔尔运送大约4000吨蔬果及其他食品。土耳其经济部长21日说,土方已经出动105架次飞机,向卡塔尔运送援助物资。此外,据报道,伊朗目前每天向卡塔尔运送超过1000吨蔬果,另外已经向卡塔尔运送了66吨牛肉,还将再提供90吨。卡塔尔人的生活虽然受到封锁的一定影响,但并未走上绝路。卡塔尔应对这场风波的底气还是蛮足的。

分析人士认为,卡塔尔“断交风波”,已经演变成一个中东新热点。接下来,它的玩家包括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等国,无疑会继续出招;当事国沙特和土耳其还会继续博弈。似可预见,这场“风波“至少未来数月还会继续发酵,这无疑将为中东乱局添乱。

新热点之二:反恐战役后伊叙政治格局重塑。


伊拉克的摩苏尔收复战和叙利亚的拉卡收复战,已进入收官阶段,短期内完成消灭“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武装力量的任务,前景可期。但是,中东反恐战争远未结束,任重道远。而且,反恐战役结束后伊叙地缘政治格局的重塑,必致各方博弈加剧,成为中东地区的新热点。

首先,恐怖组织可能化整为零继续在伊叙坚持游击战。随着两大战役的即将结束,原来集中在伊拉克摩苏尔和叙利亚拉卡的恐怖分子,已陷溃不成军的局面。有消息说,“伊斯兰国”已群龙无首,巴格达迪早已在叙利亚被空袭击毙。负隅顽抗的武装人员大部被歼灭之后,残余分子有可能或混迹于平民之中,或设法逃出反恐部队的包围圈,流窜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其他省区做垂死挣扎,以图死灰复燃。

其次,本地区和世界各地恐袭事件会大幅增加。随着控制地盘的不断减少,“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已提前改变战略,遣散部分成员“回家“,在世界各地制造恐袭事件。近期发生在欧洲和东南亚国家以及本地区伊朗、土耳其等国家的多起暴恐事件,都与此有关。

再次,各方为重塑伊拉克和叙利亚地缘政治格局的博弈必将加剧。随着摩苏尔和拉卡两大战役的结束,美国和俄罗斯必将在伊叙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参与伊叙反恐战争的地区势力,诸如伊叙两国政府军和地方民兵,土耳其政府军,尤其是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也将固守和争抢地盘,争取在反恐胜利果实中分一杯羹。原本统一的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土面临被肢解的危险。更有甚者,如果分赃不均,新的武装冲突或难避免。

新热点之三:沙特易储影响地区局势。


沙特国王兼首相萨勒曼6月21日发布命令,免去他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王储、副首相和内政大臣职位,任命自己的儿子、副王储、第二副首相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和副首相,并继续担任国防大臣一职。这是继2015年后,沙特王室再次传出易储的重大消息。2015年初,刚刚登基两个月的萨勒曼,废除了同父异母兄弟穆格林的王储职位。萨勒曼不仅结束了沙特王室“兄终弟及”的继位惯例,还开创了可能的“父终子及”的先河。

沙特的再次易储,早在人们意料之中。现年81岁、身体状况不佳的萨勒曼国王,对其年仅31岁的儿子、新任王储小萨勒曼,早已在政治、外交、国防等诸多方面委以重任,为其日后的继承大统做出铺垫。在父亲的熏陶和重点培养下,小萨勒曼也日渐成熟,并成为沙特年青一代的楷模,人气高涨。有消息说,萨勒曼可能会很快让位给穆罕默德。

分析人士认为,血气方刚的沙特新王储是一个敢于作为的人。他的上位,不仅会影响沙特的未来,也必将对海湾、乃至中东地区的稳定和前景带来较大影响。沙特毕竟是海湾和中东地区政治和经济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之一。不过,年轻的穆罕默德所面临的诸多内外挑战,也将对其政治智慧构成严峻考验。沙特的未来及其对海湾和中东地区的影响,值得关注。

新热点之四:库尔德独立问题浮上水面。


库尔德独立问题或将成中东新热点。6月7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今年9月25日将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以及辖区外的库尔德地区举行独立公投。独立公投虽然可能会在伊拉克、土耳其等相关国家的极力反对下无法进行,或者成不了气候,但库尔德独立问题似乎已经附上水面,并可能成为一个新的中东热点。

随着中东反恐战事的行将结束,在两大反恐战役中做出重大贡献并占据一定地盘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至少会争取类似伊拉克库尔德人一样的自治。值得重视的是,目前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已基本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连成一片。如二者实现联合,库尔德独立的势头或难以阻挡。

观察人士注意到,从目前的格局看,美国人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以图争夺叙利亚地盘;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反对库尔德人在叙境内自治甚至独立,以维护领土完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早已多次表示,“绝不允许叙利亚北部出现一个新国家”。此外,与库尔德问题有关的伊朗,恐怕也不会支持库尔德独立。由库尔德独立问题可能引发的地区动荡,不可忽视。

分析人士认为,2017年下半年的中东,依然是多事之秋,各方在一些热点问题上的博弈或可能升温,出现短暂擦枪走火现象的可能性甚至不可避免。当然,演变成一场中东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中东局势瞬息万变,事态发展值得高度关注和警惕。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