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搜寻无孔不入 你的秘密或已泄露

杨民青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副社长、新华社《世界军事》杂志总编辑

从美国联邦调查局在网上公布的消息表明,美国政府两年前就开始寻找一款网络应用程序,这款软件可以自动挖掘社交网络,寻找上面有价值的线索和消息,从而让有关机构能够在犯罪分子在谷歌地图等界面上,准备和正在进行阴谋破坏活动的时候,可以及时地出面制止,或使其中止在萌芽壮态中。

网络和技术专家在谈到开发此类软件的困难和技术难题时认为,要让这样的系统发挥作用,开发者将需要攻克几个技术难题,其中,最简单的一个挑战就是处理海量的数据信息。“云计算”技术的发展,让处理海量数据变得比以前更为简单。

网络和技术专家认为,以前的主要技术障碍是能够使电子计算机准确地识别信息,这要求必须从海量信息中淘出有价值的信息,其系统的识别软件必须理解诸如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的消息,以及博客文章中每句话的细微含义,从而区分真话和玩笑之间的差别。要解决这样技术难点,需要研究者了解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语言学,这便催生了苹果iPhone中的语音助手Siri和IBM的沃特森超级电子计算机。

在克服上述技术难点方面,美国已取得了成功经验。据悉,早在2009年猪流感爆发期间,位于美国旧金山的一家公司曾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合作,在社交网络上跟踪监测了公众的恐慌情绪,同时,确认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发布的公众健康知识是否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约翰·皮埃尓称,跟踪公众情绪的方法主要是在社交媒体上搜索某些特殊的词汇或短语。

在分析社交网络的过程中,如何确定其真实性也是难题之一。有专家指出,名为“僵尸网络”的计算机程序总是会在像Twitter这样的网络上发布类似垃圾电子邮件的垃圾信息。近几年来,僵尸网络对社交网络产生巨大影响,因为,如今的僵尸网络模仿人类行为的技术越来越先进,达到难以识别的程度。

正因为僵尸网络可以蒙骗分析师以及相关软件系统,如果其目的得逞,便可以让分析师以及相关软件误以为社交趋势发生了真正的变化,而实际上这种变化可能只是由并不存在的Twitter用户操作的结果。从这点上说,人们掌握了全部的数据,但是,人们难以判断其中哪些是真假。

美国国务院前任官员、海军分析中心现任分析师威廉姆·迈坎茨,曾经负责监测网上的“基地”组织的宣传片。他说,他担心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机构寻找的系统会让他们过度地依赖于技术,而不重视培训人类分析师。目前,人类分析师仍然更擅长于鉴别最重要的细节。他对有关媒体说,人们使用的数据越多,软件越复杂,所得出的结论可能越平庸。

诺思罗普·格鲁曼信息系统公司地理空间业务开发总监肖恩·莱乌说:“这一技术有潜力利用互联网上公开提供的海量信息,使得它对于社交媒体应用特别有益,”“能够就某一特定主题提炼具体信息,而不必费力或埋头于数据,这显著节约了大量时间,使最终用户可以把他们的时间集中于具体的任务上,而不是集中于数据的挖掘上。”

作为业内人士的MicroTech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托尼·希门尼斯说得更直接,他说:“这种技术同样适用于军事和情报应用——以各种方式,从军队征兵工作人员开始,他们会找到有关征兵重要问题的公开数据;一直到前线士兵想要了解在特定城镇或地区,民众对于美军存在现在有什么样的情绪,”“在实际应用之前,需要对社交媒体数据进行分析,这通常超出了个人甚至是一个团队的能力。”

专家认为,解决上述技术难点在于,必须筛选大量数据以得到可操作的信息。美军除了用于作战的公开或外部交流的信息,内部行动也能从社交媒体分析中获益。据此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开展的“互联网与美国人生活项目”显示,有65%的成年互联网用户,都一直在使用社交网站。正因为这样,美国社交媒体分析还为提高效率和支持作战提供了又一种机遇,可以从丰富的公开数据中发现信息。

据悉,目前,有许多美国公司针对社交媒体提供了先进的分析技术。例如,诺思鲁普·格鲁曼公司提供的一套工具利用算法,通过对公开的信息进行搜索,把数据的范围缩小到预定的主题、类别和其他标准上。然后,对这些信息进行排序,为终端用户提供相关、有针对性可管理的数据。

正像有业内人士指出的那样,所谓社交媒体也称为社会化媒体、社会性媒体,指允许人们撰写、分享、评价、讨论、相互沟通的网站和技术。社交媒体应该是大批网民自发贡献,提取,创造新闻资讯,然后传播的过程。

现阶段主要包括社交网站、微博、微信、博客、论坛、播客等等。社交媒体在互联网的沃土上蓬勃发展,其时时刻刻爆发出令人眩目的能量,其传播的信息已成为人们浏览互联网的重要内容,不仅制造了人们社交生活中争相讨论的一个又一个热门话题,更进而吸引传统媒体争相跟进。在这些海量的信息中,除有人有意获取所需的情报外,而大量善良的人们,有时在不知不觉中泄露天机。可悲的是有意的收集者如获至宝,而无意者却全然不知。

据安全部门公开的资料披露,多年来,中国国防科技领域里的一些重要试验,就曾被某些军事迷偷拍,一些可能有价值的照片被发到网络上。还有一些属于军民两用的国防科技研究和试验项目被公开披露。其中,有些信息具有一定的秘密性质。总之,在社交媒体空前活跃的当今,提高数亿网民和手机用户的保密意识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一些具有爱国主义情怀的军事迷,出于好奇和偶然向群聊发布的信息,极有可能是现代“邦德”们,通过鼠标轻点极容易获取的情报。

作为中国网民,活跃的博客作者更应自觉提高防范意识。据一项调研显示,早在2003年,中国博客作者已高达4300万,数量居世界首位,超过了第二位美国的2640万、第三位日本1400万的总和,几乎每4位中国互联网用户中,即有一位拥有自己的博客。

这项调查还显示,在活跃互联网用户中,博客拥有率已高达70%以上,几乎是美国的两倍,日本的三倍。以明星、社会精英为引领,数以千万计的互联网用户纷纷开辟、耕耘自己的博客空间。在活跃的互联网用户群中,5位中国受访者中有4位阅读博客,10位中有7位撰写博客,77.8%的博客主至少每周更新一次博客,这表明博客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热门博客的点击率往往可以超过千万,有些博客在登载更新内容后一个小时内就跟贴过百、点击上千。

以上说明,如果说,社交网络的网民应该提高保密和防范意识的话,那么,作为网络上活跃的博客作者们更应该提高保密和防范意识。同时,作为政府有关监管部门,应该采取切实有交效的技术手段,对有关内容进行监督和审查,及时删除和屏蔽。而在这方面,国家应该抓紧立法,从法律和制度的源泉头上予以的根本解决。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杨民青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