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制裁俄狠辣,俄回击为何软绵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2日签署制裁俄罗斯法案。此前,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于7月25日和27日以419票对3票、98票对2票通过这项制裁案。俄罗斯赶在特朗普签署法案前,于7月28日实施“报复”,限制美国驻俄外交人员人数,禁止美国使用在俄外交资产。美国恶狠狠制裁,普京软绵绵回击,为什么?

 

美国新制裁狠在何处?


美国扩大了现有的对俄制裁措施,出手狠辣。

一是紧扣俄罗斯能源和金融两大经济命门,收紧深海油田和页岩气开采设备、服务和技术的对俄出口。对象从俄罗斯油气公司扩大到与其合作的外国公司。对俄罗斯公司贷款的最长期限,由90天缩短到60天。

二是由针对普京亲信到“打击一大片”,俄罗斯政治家和寡头、他们的亲属、与之有关联的外国公司都可能遭到制裁。

三是切断俄罗斯对欧洲和欧亚国家的政治影响,杜绝俄罗斯政府控制和接受政府拨款的传媒干预欧洲和欧亚国家的选举、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打消俄罗斯在欧美扶植“亲俄派”的痴心妄想。

四是制造特朗普不得拒签法案的困局,让特朗普难以单独解除对俄制裁。法案把对俄制裁与对朝鲜和伊朗这两个“邪恶轴心”国家的制裁捆绑在一起,而且总统只有在获得国会批准后才能修改或解除制裁。

五是把美俄关系逼上绝路。把国会两院支持和反对的票数相加,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美国国会,反俄派以517比 5的绝对优势压倒亲俄派。对此也可以作另一种解读:尽管特朗普不赞成新一轮对俄制裁,但美国国会反对特朗普与支持特朗普的力量之比是517比5,让他无力回天。

 

俄国反制何以软绵绵?


据说普京在特朗普当选后曾打赌,说特朗普会践行竞选言论,把俄罗斯看作必须尊重和畏惧的核大国。

美俄关系出现过几个“喜人”迹象:“双普会”顺利举行,达成叙利亚停火协定;美国中情局暂停与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秘密合作,向俄罗斯示好;极端反俄派共和党大佬麦凯恩被诊断患脑癌;指控特朗普“通俄”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被解职。

可惜,普京看走眼了。美国对俄罗斯制裁并未撤销,俄罗斯在美两处房产依然关闭,美国在中东拒绝与俄合作,美国支持北约加强在俄罗斯周边的军事部署,“通俄门”愈演愈烈,特朗普及其亲信深陷国内政治斗争……最后是临门一脚——加强对俄制裁。

对美国的反俄制裁毫无反应,不符合普京“睚眦必报”的脾气。外交部宣布,美国驻俄罗斯外交机构工作人员应在9月1日前裁减755人,以使美俄在对方的外交机构人数对等,各455人。

这种“反制”毕竟过于软弱。


首先,这只不过是“迟来的报复”。2016年底奥巴马临下台前驱逐了35名俄罗斯驻美国外交官,查封了俄罗斯在美国的两处外交房产,普京出于在特朗普上台后改善俄美关系的大局考虑,隐忍不发,拖到现在才回击。

其次,此举对美国毫发无损。美国驻俄外交人员达1279名,其中934人是俄籍雇员,货真价实的美国人仅345名。“被驱逐”的将是俄罗斯自己人。而且,受连带影响最大的首先是俄罗斯赴美公民,他们恐怕需要等上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拿到签证。

其三,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了真话,美国新通过的对俄制裁法实际上不改变现状,俄罗斯不想反制。

 

俄国还有哪些反制措施?


俄罗斯能选择的反制措施少得可怜。

一是在重大国际问题上拒绝跟美国合作。俄罗斯无须在所有问题上跟美国唱对台戏,只要在不损及本国利益的问题上给美国制造痛苦就够了。例如,如果美国想在联合国安理会争取俄罗斯加大对朝鲜的压力,俄罗斯不会配合。

二是在经贸领域反制美国。例如,可以拒绝向美国提供РД-180型液体火箭发动机,收缩在国际空间站的合作。然而,俄罗斯在经贸领域缺乏对美施压的杠杆。2016年俄美贸易额仅202亿美元,进出口基本上平衡。俄罗斯进口采油炼油设备和高科技产品,出口石油产品。如果收缩贸易,倒霉的是俄罗斯,而不是美国。

俄罗斯还可以限制在俄设厂的麦当劳、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公司,或限制谷歌、脸书、苹果、微软和Adobe等信息技术公司在俄业务。但是,如果直接取缔这些公司,将破坏俄罗斯投资环境,招致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激烈反制。

俄罗斯可以解除与艾克森公司共同开发北极大陆架能源的合同,但这一合同因美国对俄制裁本已处于冻结状态。

 

改善俄美关系的萌芽惨遭扼杀


“双普会”后扭转俄美关系恶化趋势的希望落空。如果双方的反制措施轮番升级,只会进一步缩小特朗普对俄政策的选择余地。特朗普如果报复,将断送他与俄罗斯和解的梦想;如果不回应,就会被美国精英指责为对普京软弱,就会恶化执政处境。

美国通过制俄法案后,对俄制裁将制度化,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很难想象美国国会两院的大多数议员会投票撤销或放松对俄制裁。

俄罗斯与西方的地缘政治危机正在转入新阶段,二者之间形成体制性的地缘政治壁垒,其根源是美国和整个西方彻底否定俄罗斯政权,不仅否定其此前的所作所为,而且将否定今后的内外政策行动。俄美彼此敌视、俄罗斯被西方孤立的状态将得到固化。

然而,俄罗斯对特朗普政府还不急于采用当初对奥巴马政府那种针锋相对的战术。这是因为,俄罗斯尽管对特朗普不满意,但处理对美关系苦无良策。俄罗斯对西方制裁采取过一些反制措施,但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对俄罗斯来说,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从经济利益考虑,一味追加对美制裁于己不利。对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政府,普京依然采取区别对待的策略。这给特朗普的对俄制裁保留了回旋余地。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