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紧张局势骤然升温,凸显巴方对美政策不满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7月中旬以来,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穆斯林称“尊贵禁地”)等地连续爆发流血事件,巴以局势再度紧张。分析人士认为,事件的发生,凸显了巴勒斯坦人对巴以和平前景的失望和对美国巴以政策的不满。

 

圣殿山流血事件再度爆发


据报道,7月14日,3名以色列警察在阿克萨清真寺所在的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外区域遭枪击,其中两人身亡。事发后,以色列封锁了阿克萨清真寺,禁止穆斯林信众前往礼拜。16日,以色列警方在外界压力下逐渐开放阿克萨清真寺,但在通往圣殿山的入口处加装金属探测门和摄像头,引发穆斯林群体强烈不满。

20日晚,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老城狮门外示威,抗议以色列在圣殿山的挑衅性安保措施,并与以军警发生冲突,造成至少42名巴勒斯坦人和5名以色列军警受伤。次日,正值穆斯林每周五的聚礼日,在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等地的巴勒斯坦民众,在中午聚礼后举行示威,抗议以色列针对阿克萨清真寺采取的新安保措施。

示威民众与以色列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3名巴勒斯坦青年被打死,另有约450人受伤。同一天,一名巴勒斯坦人闯入约旦河西岸的一户住家,用刀刺死3名以色列人。此外,一名巴勒斯坦人当天稍晚时在另一起冲突中被人开枪打死。事态的发展,令巴以紧张局势骤然升温。

以色列在圣殿山圣地采取的新安保措施以及由此引发的一连串突发事件,令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十分震怒,他愤然宣布全面冻结与以色列的一切联系,直至以方移走设在阿克萨清真寺外的金属探测器为止。1993年9月13日,巴以通过秘密谈判签署奥斯陆协议,从此开启彼此之间的官方联系。

作为阿克萨清真寺监护国的约旦,也对事态的发展表示了严重关切。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14日在一份声明中说,约旦王国对耶路撒冷最近的事态升级、尤其是阿克萨清真寺发生的暴力事件表示“严重关切”,并感到气愤。他警告说,“如果耶路撒冷再发生挑衅事件,势必将影响约旦和以色列的关系。很遗憾,约旦除了采取行动以外将别无选择。”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从约旦手中夺取耶路撒冷老城圣地,但根据约旦和以色列1994年达成的和平协议,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等伊斯兰圣地的管理权仍归约旦所有。

由美国、欧盟、联合国和俄罗斯组成的中东问题有关四方机制随后发表声明,呼吁以巴双方克制。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事发后,美国白宫与以色列、巴勒斯坦及阿克萨清真寺的监护国约旦洽谈,以化解冲突。

联合国安理会7月25日也就巴以局势的突然升级召开了安理会成员国和巴以代表参加的公开会议。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姆拉德诺夫在会上表示,巴以局势存在升级的巨大风险,有可能将巴以冲突变为一场宗教冲突。他指出,所有各方均应避免采取挑衅性行动,保持克制,争取在短时间内化解危机。

由加装金属探测门和摄像头引发的圣殿山事件还在发酵。虽然以色列25日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拆除了金属探测门,但决定代之以先进的“智能安检系统”。对此,巴方表示不能接受。阿巴斯总统当日表示,拆除金属探测门并不足以让巴勒斯坦恢复同以色列的联系。看来,此次圣殿山事件引发更大规模巴以冲突的风险虽然不大,但其对巴以紧张关系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

圣殿山位于耶路撒冷老城,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共同圣地。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寺阿克萨清真寺以及犹太教第一圣地哭墙(又称西墙)都位于此,其宗教和政治地位极其敏感,多年来一直是巴以冲突的焦点。2000年9月28日,时任利库德集团主席的以色列前总理沙龙擅闯圣殿山,引发了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和持续多年的巴以流血冲突。此后,2015年9月犹太教节日期间,犹太极端团体试图在阿克萨清真寺大院内祈祷,又引发了一轮巴以冲突。此次的巴以流血冲突,又发生在这个敏感圣地。

 

巴方失望和不满情绪的宣泄


分析人士认为,圣殿山流血事件,是巴勒斯坦人对巴以和平前景失望情绪的宣泄,更是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巴以政策不满的表白。

作为中东问题核心的巴以问题,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延续至今时间最长的一个地区热点问题。为解决这一跨世纪难题,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通过秘密谈判,于1993年9月13日达成奥斯陆和平协议,从而开启了巴以和平进程。遗憾的是,因为拦路虎太多,和平进程至今未能抵达彼岸。不过,20多年来,巴以和谈失败、重启、再失败、再重启多次周而复始,但总能让巴勒斯坦人感到一线希望尚存。可是,最近一次巴以和谈2014年4月无果而终后,和平进程停滞至今。3年多的现实情况,令巴方深感失望,致使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等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示威和巴以冲突,时有发生。

基于美国对以色列的强大影响力和美以关系,几乎巴以和谈的每次重启,都离不开美国政府的推动。然而,特朗普推行的政策显然与其前任们不同。他上台后,虽然也口口声声说要推动巴以和平进程,并在其首次外访的中东之行中就选择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但口惠而实不至。他在访问中,没有提出任何具体建议,甚至未提巴以和谈重启。相比之下,其前任奥巴马在两个任期中,曾两次推动巴以和谈重启,尽管奥巴马政府在关键时刻和关键问题上同样偏袒以色列。

特朗普从竞选到执政表现出的偏以压巴的政策取向,已令巴勒斯坦人感到不安和反感。特朗普与以色列有一种天然亲近情结。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是美国犹太人;特朗普的竞选也得到了美国犹太人的支持;特朗普访以期间参观犹太教圣地“哭墙”,并在墙缝中塞进“祈愿纸条”,成为首位到访圣殿山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赞叹美以关系不可撼动。因此,特朗普默许内塔尼亚胡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不断推进犹太人定居点建设,有意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否定解决巴以问题的“两国方案”,对重启巴以和谈漠不关心。这一切,自然引起巴方的担忧和不满。

分析人士认为,圣殿山事件,可能只是巴勒斯坦人宣泄失望和不满情绪的开始。似可预见,在特朗普任期内,巴以冲突可能会重回“家常便饭”的状态,其频率甚至会创新高。巴以问题有关四方和国际社会对此应有足够警惕,设法阻止巴以冲突进一步升级。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