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再次面临“向何处去”的抉择

叶志雄

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原驻联合国首任记者。

一,有趣的巧合


8月28日至31日,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在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与欧盟英国脱欧事务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进行了第三轮紧张谈判。结果正如人们预料,巴尼耶宣布谈判“无重大突破”。直白说,就是仍然走不出僵局。

不知道是精心安排还是纯粹巧合,正是在事关英国未来命运的重大谈判的这几天,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展开了她首次亚洲之行访问日本。她和日子同样不好过的安倍首相会谈后表示,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安全和经济合作。梅首相还登上日本“出云号”驱逐舰(准航母)。联合宣言宣布英国将加强其亚太部署,预计从明年开始派遣新建航空母舰去南海开展“自由航行”。梅首相承诺将同日本一起加快制裁朝鲜的步伐,而且加上一句:中国应尽其所能对朝施压,言下之意似乎是中国没尽到责任!

二,“脱欧”中的苦斗


笔者在1962年到1967年是常驻伦敦记者,当时英国面临的热点问题是“英国向何处去”,也就是应否“入欧”。结果众所周知。如今欧盟已走过升级和扩大的60年过程,成为欧洲一体化的里程碑,并对欧洲发展起到不可否认的作用。

对英国说来,“入欧”伊始就是先天不足:高估自己,以为凭借英美“特殊关系”的背景就能成为欧美“桥梁”,在欧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英国还眷恋英镑地位,不参加欧元区,也不参加有利于欧洲一体化的申根协定。结果,德法等国反而认为英国是脚踏两只船。

2003年美国不顾联合国安理会的坚决反对,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德法等国都挺身严词谴责,英国却紧跟美国出兵参战。不过英国出力不讨好,事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竟不屑地说,即使没有英国参战,美国照样能取得胜利!总之,英国想当欧美“桥梁”当不成,反而往往两头受气。英国在欧盟的德法英“三驾马车”领导核心中也显得貌合神离。

与此同时,欧盟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东西不平衡与南北不平衡的发展问题难以解决,近年来还面对一系列国家债务危机、日益频繁的恐怖主义袭击以及移民潮和失业率升高等压力。再者,如何兼顾统一带来的好处与维护各国主权的双双最大化,也还在摸索过程之中。在此背景下,英国再次掀起“英国向何处去”的广泛争论。

2016年6月23日,英国在执政的保守党首相误判民意之下公投“脱欧”。强大的反对者难以接受,社会分裂进一步恶化。这就注定梅首相接任后日子不会好过。

2017年3月16日,女王批准了内阁提出的“脱欧”白皮书,但政界和民间仍然争执不断。许多苏格兰人表示,英国一旦“脱欧”,苏格兰将公投“脱英”加入欧盟! 据传,有600万英国人还幻想“脱欧”后能保留个人的欧盟籍。为了稳定政局及个人的执政地位,梅首相决定于6月8日举行大选,结果反令保守党失去12个下院议席。经过艰苦努力争取到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的支持,才得以在6月26日重新组阁。

迄今,经历3轮脱欧谈判依然未能打破僵局。欧盟关心的是:英国必须偿付数百亿欧元的脱欧“分手费”(即毁约给欧盟造成的损失);在英的欧盟各国300万公民权益应得到保障;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之间的边界问题应得到确认。英国则侧重要求在脱欧后保留欧盟对英有关经贸、金融等方面的优惠;在欧盟各国的英国120万公民权益应得到保障;而对“分手费”则百般讨价还价。人们已经开始担心“软脱欧”不成势必“硬脱欧”的双损恶果,尤其是对英国经济、贸易、金融地位、英镑汇价以及物价等的负面影响。

三,外交布局令人关注


2017年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一星期之后,梅首相终于被选定超越心急如焚的日本首相安倍,去华盛顿上“头香”。当时梅首相不忘提及英美“特殊关系”,并称要为美“分担责任”。但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与“不可预测性”引发了世界各国甚至盟国的焦虑与不安。1月底,有160万英国民众签名反对邀请特朗普回访英国。也许有鉴于此,梅首相便淡化了英美“特殊关系”这一标准说法,并且提出了“世界的英国”的口号。

令人瞩目的是,2月8日她宣布打算访问中国。2月17日王毅外长会晤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希望“总结经验,规划未来”。7月4日,66岁的英国安妮公主再次访华。7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汉堡峰会期间与梅首相会晤,双方还展望中英关系将迎来“黄金时代”!而且,此时正值中国关于“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世界有关各国广泛响应,并取得切实进展的重要时刻。人们对中英关系的发展的确有所期待。

然而,事隔不到两个月就传来梅首相访问日本的诸多信息。任何主权国家开展首脑外访活动都正常不过。如果是预见到第三轮脱欧谈判仍旧难有成绩单,于是同时开展另一场重大外交行动来冲淡其面临困境也无可非议。问题在于访日行动传出的种种信息,难免令人对“世界的英国”的内涵产生某些联想。

任何国家,只有对自身的战略定位有正确的估计,才能做出正确的战略抉择。想当年大英帝国面积为本土137倍,人口为本土8倍,是殖民地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国”。但如今已经是21世纪,今非昔比了。人们愿意看到,无论“脱欧”困境最终如何解决,英国都能以其外交远见,认清当今世界潮流,面对现实,抓住机遇,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确保英国依然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方面的世界大国。

英国向何处去,中英关系能否实现“黄金时代”,人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叶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