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浩荣:朝鲜第六次核试后周边出现“繁忙”景象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朝鲜9月3日进行的第六次核试验再次显示其在发展核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思回头。

这次核试验的时间节点很值得玩味:

一、这次核试是联合国安理会8月5日就朝鲜7月连续两次发射洲际弹道导弹而通过2371号决议后,时隔不到一个月进行的,显示了朝鲜根本不把安理会决议放在眼里,根本无视安理会的权威,用朝鲜媒体的话说,安理会“不过是美国的傀儡而已”;

二、这是朝鲜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台后首次进行的核试验,表明朝鲜对美韩新领导人上台后的一系列举动,包括对话和军事手段等毫无兴趣,也毫无畏惧。此外,作为习惯性的做法,此次核试验也包含着向国庆(9月9日)献礼的意味。

作为朝鲜的邻居,中国不得不留意到此次核试正是在厦门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之际,联想到5月14日朝鲜试射“火星-12”新型中远程地对地弹道导弹,也是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开幕日。这样的时间选择不能不让人去体会内中的含义。

人们注意到,此次核试验的爆炸当量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据韩国国防部估计达到5万吨级,是第五次核试验的5倍,而有的外媒甚至估计达到10万吨级。按照朝鲜的说法,这次试验的是可搭载在洲际弹道导弹上的氢弹,对“达到朝鲜核力量的结尾阶段目标具有深远的意义”。

与核试验几乎同时见诸媒体的是金正恩9月2日视察“核武器兵器化”工作。朝媒称,朝鲜的氢弹“可以根据打击对象的不同随心所欲地调整爆炸当量,而且可以根据战略目标实施高空爆炸,对广阔地区进行超强力电磁脉冲(EMP)攻击”。

更引人注目的是,这次核试验是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讨论并通过决议,由金正恩亲笔签字下达命令后实施的。这是此前的核试验所没有的过程。走这样一个程序似要向外界表明,核试和拥核是党的领导集体的决定,是全党的意志,不可动摇,也不能退让。

朝鲜的新核试给国际社会造成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特推发文称朝鲜的举动是对美国的“危险的敌对行动”,指责朝鲜是“无赖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天内与特朗普两次通话,谴责朝鲜的核试验是“对国际社会的正面挑战和不可容忍的暴行”,认为日本的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重大的、紧迫的威胁”。

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韩国将同国际社会一起对朝鲜采取“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能让其切实感受到的、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围绕着朝鲜的新核试验,周边国家的领导人、高级官员的电话沟通、协商频繁举行,一片“繁忙”景象。

与朝鲜对垒的韩国则更进一步,4日举行了空军和陆军的联合导弹发射演习,分别发射“玄武-2A”地对地弹道导弹和“斯拉姆-ER”远程空对地导弹,对模拟朝鲜的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同一天,韩国国防部长官宋永武披露,韩国已请求美国在半岛定期部署战略武器。韩国希望美国部署的战略武器包括航母、核潜艇等。韩美有关修改《韩美导弹指南》的协商开始启动,韩国射程800公里的弹道导弹的弹头重量有望从当前的500公斤提升到1吨以上,以增强对朝鲜军事目标的打击能力。与此同时,宋永武还宣布,一支专门针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斩首行动”部队将在12月1日创建并投入运行。

面对各方的举动,在朝鲜新核试验之后,半岛局势向何处去?

首先,半岛将再次陷入核导开发——制裁施压轮番升级的困境之中。针对朝鲜的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将讨论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新制裁措施。美韩日竭力想把禁止对朝鲜出口石油塞进制裁决议中。一旦这一动议获得通过,朝鲜经济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日子将更加难过。

但是朝鲜也不会坐以待毙,必然会奋起反击,其中包括再次核试或发射导弹。金正恩已经有言在先,他在视察“核武器兵器化”工作时已经向科研人员提出了新任务,以最终完成国家的核武力化。这个新任务是什么尚不得而知,但肯定要比现有的核导武器更先进,更尖端。继半岛“4月危机”“8月危机”之后,“9月危机”似乎又在逼近。恶性的轮番升级使半岛紧张局势难有喘息机会。

其次,和谈的声音很可能被强硬措施的呼声所冲淡甚至掩盖。中俄在朝鲜新的核试验之后一致予以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同时强调要全面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坚持和平谈判解决问题,不过,美韩日和朝鲜对和谈倡议都充耳不闻。特朗普声称“对话不是答案”,并讥笑韩国政府的对朝绥靖政策归于失败。

朝鲜对中俄提出的“双暂停”倡议默不作声,显然还不想停下核导脚步。中俄提出的“双暂停”倡议要得以启动,看来还将经历一番磨难。而包括军事打击手段在内的强硬措施很可能再度高涨,尽管各方都知道动武将是难以承受的一场灾难,但在形势的逼迫下,这种可能性不是在消除,而是在增大。

不过,人们也没有理由悲观失望。尽管和谈的声音一时被冲淡,但是这一声音的合理性和可行性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理解和支持。青山东流去,毕竟遮不住。在和谈问题上,现在需要的是耐心和韧劲。

还有一点或许也值得关注。金正恩在9月2日的视察中要求科研人员开展“总突击战”以完成国家核武力化的“结尾阶段”的工作。所谓“结尾阶段”是否意味着朝鲜核武计划的结束,尚待观察。若果真如此,朝核导问题及半岛和地区局势很可能迎来另一番景象。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