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只有加强战略协作方能应对美国霸权

王海运

中国原驻俄罗斯陆海空军武官、少将、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

中俄互为主要战略协作伙伴,在当今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如何深化战略协作,特别是在对美关系上的战略协作,值得两国智库深入探讨。

一、中俄在对美关系上加强战略协作有着强烈的必要性


中俄美关系具有“大三角关系”的典型特征,中俄只有联手合作方可增强在“大三角关系”中的战略地位。中俄美三国都是当今世界的主要大国、均具有全球影响力,都是独立自主的国际行为体、不存在一国依附于另一国或者两国结盟对抗另一国问题,三对关系具有很强的相互牵动性,因而三国关系具有“大三角关系”的典型特征。中俄美“大三角关系”是当今世界最为重要的三角关系,其对国际格局、国际秩序的影响之大独一无二。中俄只有加强战略协作,方能在“大三角关系”中增强战略地位、争取战略主动。

中俄在对美关系上加强战略协作是“准多极时代”全球治理的迫切要求。当今世界是从单极霸权向多极制衡过渡的“准多极世界”。其突出特点是:旧的世界秩序加速坍塌,新的世界秩序远未形成,围绕新旧世界秩序的争斗具有剧烈性;美国霸权加速衰落,但是仍是唯一超级大国,其维护全球霸权的挣扎具有非理性、极端性;世界各大力量中心尚处凝聚之中,其消长趋势及相互关系具有不确定性;国际关系纵横捭阖,各国国家定位的选择具有困难性。

总之,世界矛盾空前复杂,全球治理任务空前艰巨,从而对中俄战略协作特别是在对美关系上的战略协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中俄只有联手合作,才能解决国际格局严重失衡问题,才能避免“混乱无序”局面的形成,才能防止新的大国战争发生。

中俄在对美关系上加强战略协作是应对霸权遏制的刚性要求。中俄作为主要新兴大国,是新的世界秩序的主要建构者,而美国则是旧的世界秩序的主要维护者,中俄与美国的矛盾具有结构性特征。美国已经明确无误地将中俄定位为“主要战略对手”,对中俄实行的都是“遏制战略”。美国拉帮结伙、强化遍布全球的同盟体系,主要矛头所向正是中国和俄罗斯。美国不断强化其军事力量及其亚太军事部署,大搞新干涉主义和价值观输出,主要矛头所向也是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联手不思悔改的日本、围着中俄“生乱生战”,目的也在于破坏中俄崛起的国际环境特别是周边环境。无数事实表明,美国已经铁了心要遏制中俄崛起,不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均是如此,这是中俄必须直面的国际现实。中俄尽管应当努力推动对美“新型大国关系”、避免大国全面对抗,但是绝对不可对美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二、中俄在对美关系上深化战略协作具有坚实的战略基础


一是两国互为最大邻国。长达4300公里的共同边界对两国安全环境和发展环境的影响重大。两国对霸权势力破坏共同周边的安全稳定有着共同的关切。两国在对美关系上可以互为战略纵深、战略依托。互为最大邻国是最重要的地缘战略现实,也是两国在对美关系上加强战略协作的重要地缘战略基础。

二是中俄战略处境广泛相似。两国都是新兴大国、非西方大国,都是美国战略遏制的主要对象国。这一方面决定了,今后几十年里两国的根本性国家任务都是实现和平发展,为此都迫切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和国际环境;另一方面决定了,中俄都必须面对、破解美国的战略遏制和战略围堵。

三是两国战略理念广泛相通。这在两国与各大国关系中绝无仅有。

在构建新型国家关系上的理念广泛相通。两国均赞同国家关系建立在相互平等、相互尊重基础之上,均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增进互信、深化合作,均坚持互利共赢、相互照顾对方的利益关切,均认同“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

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理念广泛相通。不论是在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世界文明多样性问题上,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问题上,在反对霸权主义与单边主义、维护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安全机制和以不干涉主权国家内政为核心的国际安全准则问题上,还是在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反对动辄制裁和滥用武力问题上,在反导、太空非军事化、北约东扩、朝核、防核扩散问题上,在抵制反恐、人权、核能利用等领域的双重标准问题上,在维护二战历史严肃性问题上,中俄都有着非常相近的主张。中俄战略理念的广泛相通性,为两国在对美关系上进一步密切战略协作奠定了坚实的理念基础。

在价值观问题上理念广泛相通。俄罗斯的“主权民主”、“可控市场经济”与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着许多相通之处。在坚持政治经济发展模式自主选择、应对西方意识形态打压问题上,两国的理念与主张更是高度相近。美国鼓吹“西方价值观普世伦”“人权高于主权”,把中俄同时列为“专制国家”,并且以此为借口干涉中俄内政、策动“颜色革命”,更是将中俄逼进了同一条战壕。

中俄战略理念的广泛相同性,为两国在对美关系上进一步密切战略协作奠定了坚实的理念基础。

另外,中俄还同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意味着在世界和平与发展问题上,在集结新兴力量、推动全球“多边共治”问题上,两国都拥有共同的战略利益、肩负着共同的历史责任,需要做出协调一致的努力,需要在联合国及其他全球治理机制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

应当指出,中俄深化战略协作并非完全是针对美国的。但是抑制美国霸权、应对美国遏制围堵,无疑是中俄战略协作的重要动因和内涵。

三、中俄在对美关系上加强战略协作宜重点从以下方面着力


进一步深化战略互信,努力消除战略互疑。在共同战略利益的牵引下,在两国共同努力下,中俄战略互信达到了空前高度。与此同时必须看到,由于历史上存在恩恩怨怨,由于两国国内亲西方势力和极端民族主义势力活跃,加之两国政府在舆论引导上不够得力,中俄战略互疑仍然广泛存在。在中国部分民众中依然流行“俄罗斯不可靠论”“俄罗斯扩张论”“俄罗斯崩溃论”,在俄罗斯某些精英中依然盛行“中国威胁论”“中国人口扩张论”“中国经济扩张论”。为了夯实中俄战略协作的民意基础,两国政府应当切实加强舆论引导,两国智库应当拥有更多的担当。

在对美关系上切实加强沟通,避免不协调情况发生。中俄在对美关系问题上必须加强相互沟通。尽管两国政府都为此做出了积极努力,但是沟通不及时、不充分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例如在朝核问题上,一段时间里两国的动作明显不够协调,未能及时沟通恐怕是重要原因。建议两国就重大国际问题特别是对美关系问题建立常设沟通对表机制,智库也应为加强相互沟通发挥积极作用。

在对美关系上实行“既斗争又合作”方略。中俄必须认清美国的霸权本质,丢掉争取美国平等、友善相待甚至联手合作的幻想。与此同时应当看到,对美合作仍然存在一定空间,例如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开展经贸合作领域。因此,中俄在核心利益问题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必须坚持对美斗争;而在与美国存在共同利益的问题上,则应尽最大可能争取美国的合作。非如此,中俄难以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难以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国际力量。

在对美关系上结成“准盟友关系”。在未面临大规模战争威胁的现阶段,中俄坚持“结伴而不结盟”方略是完全正确的。否则,可能形成强弱不对称的新的两极世界结构,严重恶化中俄的安全环境和发展环境。但是,面对美国霸权体系的遏制挤压,中俄在对美关系上必须进一步加强战略协作、形成“准盟友关系”,即“不承担条约义务的战略盟友关系”。

在维护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支持,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紧密协同。这是中俄战略协作的应有之义、核心内容,在对美关系上尤其应当如此。只有中俄两大国肩并肩、背靠背,才能够应对霸权围堵及其所掀起的各种腥风浊浪。在中国或者俄罗斯核心利益遭到美国及其同盟体系挑战时,两国应当相互施与援手,或在国际法理、国际舆论上予以支持,或以实际行动对美国予以牵制。在事关遵守国际基本准则、全球治理的重大问题上,中俄作为负责任大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当采取协调一致的联手行动,亦即军事术语所说的“协同动作”。

在军事领域结成“特殊友军关系”。军事合作是国家关系中最具战略性、实质性、标志性、带动性的领域。中俄应在既有军事合作基础上构建“特殊友军关系”:军事战略上相互透明,军事部署上互成犄角,军事技术上联合研发,军事理论上相互借鉴。中俄在军事领域战略协作的进一步深化,对于抑制美国的战争冲动、维护中俄和平发展所必需的地缘战略环境,现实意义尤其重大。

共同凝聚新兴力量,打造新兴力量统一战线。美国综合实力超强,尚且拉帮结伙,中俄作为战略协作伙伴,也必须打造自己的“伙伴关系网络”,即“新兴力量统一战线”。新兴国家拥有相近的战略处境、战略诉求、战略理念,完全有基础联起手来。“新兴力量统一战线”的构建,应以中俄战略协作为核心,以上合组织为平台,以“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为基础,以“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大欧亚伙伴关系)为载体,以强化新兴力量战略协作、平衡国际格局、构建新型国际秩序为目标。为此,中俄必须下大力强化新兴国家对共同战略利益的战略认知,构建、强化新兴力量合作机制。(本文系作者在中俄智库对话会上的发言要点)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海运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