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站为何“带病”运营21年

陈如为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发稿中心副主任、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休斯敦分社首席记者

陈如为 的文章 (查看全部)

“三边”工程遗患多

车堵人挤步难挪

最是一年三长假

水泄不通呼奈何

今年国庆节长假包括中秋节假,共8天,估计探亲访友和出游的人们将比往年更加集中,全国最大的火车站——北京西站将经受又一次客流爆棚的考验。

北京西站1993年1月动工, 1996年1月21日开通运营,是中国境内规模最大的人口集散地和交通枢纽,可能也是亚洲乃至世界规模最大的现代化铁道客运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二十多年来,北京西站这个首都窗口一直是“带病”超负荷运转的。

前期最突出的“病”,是建筑质量问题。北京西站的建筑质量一直为国人诟病,北京民众曾讽刺它为“亚洲最大的豆腐渣工程”。

1997年7月28日,北京西站地区遭受大风袭击,强旋风导致玻璃顶棚局部损坏,170多块玻璃随风飘落,砸坏平台上8辆汽车。类似情况1998年8月12日再次发生。此外,北京西站内装饰天花板大块撕裂下坠、售票大厅吊灯下坠、地板拱起。

最严重的是漏水——屋顶渗漏,墙面剥落、地面积水、渗水痕迹随处可见。1997和1998年的情况最为严重:大雨过后微机房积水近膝;托运处地下仓库2000多平方米的行李房被迫改为存车库;连接行包仓库长达500米的地下通道积水半米,如同人工河;候车室及进站通道房顶多处漏水,需要塑料桶盛载漏水。

北京西站质量问题多多的主要原因是:人为缩短施工期、资金不足,工程没有竣工验收就交付使用。北京西站工程建设总指挥部总工程师杨嗣信透露:北京西站是一个“三边”工程,自1993年1月动工,这个工程长期处于“边设计、边施工、边运营”的状态;由于铁道部1995年10月要求北京西站1996年春运前投入使用,迫使实际工期比合理工期提前一年,导致大面积的室内装修、防水工程、水电系统、暖气空调等,需在四个月内完成安装和试验,而这期间正值低温和严冬,部分工序如防水试验被迫略过,结果是车站开通时仍然有许多工程未完成。

一个证据是:1996年投入使用的北京西站,到1999年12月才由铁路部、北京铁路局和北京市政府等部门进行初验;2001年8月7日,铁道部和北京市政府才联合提交验收报告;2001年12月,北京西站工程国家验收委员会才对北京西站铁路及城市配套工程进行了正式验收,其设计、施工质量总评为合格。

后期最突出的“病”,是北京西站周边的交通越来越拥堵,北京居民把北京西站周边地区,特别是北广场及连接西二环和西三环的莲花池东路,称作“超级停车场”。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二。

一是北京西站的最初日发送列车的设计能力为60至70对,日均客流量约20万人次,但春运高峰期实际列车发送量却高达90至100对,单日最高客流量竟高达60万人次。这种超负荷运营对车站设施特别是对周边交通造成极大压力。2003年启动二期工程,在原有6个站台的基础上增设7、8、9站台。到2011年,北京西站日均接发列车超过110对,最高达到137对。目前北京西站年均旅客吞吐量达到将近两亿人次。无限的客流增长与有限的空间的矛盾与日俱增。

二是北京西站初始疏散旅客的设计方案未能完全贯彻实行。按照当时规划,地铁7号线和9号线将在北京西站地下穿过并设站,分流40%至50%的人流。南北广场各分担约25%至30%的人流。但北京西客站运营近20年后,地铁7号线和9号线才建成通车。与此同时,南广场出站系统没有启用,导致绝大多数旅客涌向北广场,北广场20多年来承受世所罕见的交通拥堵压力,“进站难,出站难,接人难,停车难”的“四难”一直困扰着北京西站地区。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0)》(草案)有可能为解决北京西站地区的交通拥堵顽症带来希望。根据这个规划,将调整北京市空间布局,疏解非首都功能,提高城市治理能力,着力解决“大城市病”。有消息传出:将在现在的北京城外围新建或扩建四大火车站——除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站新建外,丰台站、清河站、星火站均在原址上改扩建,旨在分别缓解北京西站、北京北站、北京站的客流压力,优化北京铁路枢纽功能作用。

北广场新建两个下沉“落客区”

以下为北京西站南广场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如为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