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大赞中共十九大,痛批美国!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我们非常关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习主席的报告表明,中国在奔向未来!”

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19日在世界“俄国通”组织“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上回答中国学者提问时说的。

本届年会在索契举行,主题是“建设性破坏:能否从冲突中产生新世界秩序”。普京先就此作了半个多小时的主旨报告,然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马云和挪威诺贝尔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托耶就各自最拿手的问题发表讲话,最后是年会压轴戏——普京回答在座百余名俄罗斯和外国学者的提问。

对中国高度赞扬


中国学者冯绍雷请普京对中共十九大发表感言。普京总统以赞赏的口吻说,十九大显示了中共坦诚开放的胸怀,这么多中外媒体记者参与党代会的报道,实属罕见。

普京带着开朗的微笑讲到他同习近平主席的良好关系:“我们见面时互称朋友,关系非常亲切。当然,这不影响我们各自维护本国利益。用外交语言来说,我们两国的利益不是彼此一致,就是相互接近。无论什么问题,哪怕是有争议的问题,我们总是能达成妥协,取得共识。这是因为我们都向前看,从不纠缠于细枝末节。”

他说,中国也有一些问题要解决,比如经济增长率虽说依然高达6.8%,但还是比几年前低。这是由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要实行结构改革。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已经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他在谈到俄中经贸合作时说,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两国在航天、新技术和能源等领域有许多重大合作项目。这一切为进一步发展两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打下扎实基础。

随后普京在回答对金砖国家领导人的看法时又讲到习主席:“穆迪跟习主席不可同日而语。穆迪是否能继续担任总理,尚在未定之天。习主席沉稳老练,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胸有成竹。他在十九大的报告对问题的考虑深刻而周全。”

这是笔者第十一次参加瓦尔代年会,也是第十一次见到普京。2007年第一次参加瓦尔代年会时,笔者与二三十位外国“俄罗斯通”与普京共进晚餐,亲耳听到普京在答问时八次正面提到中国,其中有句话令人至今难忘:“世界上有资格实行独立外交的也就俄罗斯、中国,还有美国,顶多加上印度,英国、日本和欧盟大国一定程度上听命于美国嘛!”

 

批美国体无完肤


自从2007年在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痛斥“美国狼”以来,普京在瓦尔代年会上从未漏过对美国的批评,时而义正辞严,时而挖苦讽刺。

这次,普京批评美国领域之广,着墨之多,前所未有:

  • 美国在苏联解体后以资金援助为诱饵,嗾使俄罗斯销毁500吨武器级钚,等俄罗斯花了1.2亿美元建使用钚的反应堆建到70%,美国就不理茬了。随后美国借口没有资金,把它自己的核材料原封不动地保存着。
  • 俄罗斯单方面销毁了化学武器,美国却没有销毁本国的化武,推说“我们没钱”。
  • 俄罗斯单方面销毁了中程导弹,美国没有响应。你以为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我们研制了“口径”导弹,4500公里射程,威力相当大。一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我们立刻会做出对等反应!
  • 美国为肢解南联盟,支持科索沃独立,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现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公投,要独立,北爱尔兰也想独立,你们怎么办?
  • 美国硬说《今日俄罗斯》等俄罗斯媒体是“宣传机构”,要限制它们在美国的活动。行啊!只要美国一下手限制俄媒,我们就针锋相对,立即作出反应!
  • 朝鲜半岛形势危急。在朝鲜问题上,往往是美国带头破坏协议。当初达成过协议,朝鲜暂停核计划,可是还没过几个星期,美国就单方面扩大制裁,朝鲜立即就退出协议。先发制人的打击有风险。朝鲜藏了些什么武器,谁能搞清楚?你打击朝鲜核设施,一次没能除尽,会有什么后果?对朝鲜,不要威胁,要尊重,要谈判。俄罗斯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一切决议。朝鲜问题只能通过谈判解决。不能把朝鲜逼到墙角,不论你是否喜欢朝鲜,但朝鲜是一个主权国家。在朝鲜同美国和韩国直接对话问题上,俄罗斯可以发挥中间人的作用。

普京批美国,从来不批特朗普。

华人学者黄敬问:“您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国家领导人,能不能在如何当好总统方面给特朗普提些建议?”

“您的问题提得不太合适。特朗普是美国人民选出的总统,对他应该予以尊重,哪怕不同意他的立场。特朗普在国内得不到尊重。对特朗普的政策可以有争议,但不尊重自己选出的总统,不合适吧!在座的卡尔扎伊和马云,都是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各胜一筹。你们说说……”

马云答:“同意您的看法,应该尊敬自己选出的总统。”

是否竞选下届总统,普京巧妙回避


最后一个提问机会给了美国前副国务卿盖蒂女士。老太太宝刀不老,拿腔拿调地责怪普京:“我没有投特朗普的票。请问,你怎么形成了思维定式,没完没了地批评美国,怎么不说说前几任美国总统的积极面?”

学法律出身的普京说话滴水不漏,环环相扣,把盖蒂怼了回去:“第一,批评是双向的,从奥巴马开始,美国国会前所未有地反俄,无端挑起反俄运动的是美国!你们选了特朗普总统,马上就美国总统大选批评俄罗斯,无中生有地指责俄罗斯插手美国大选。第二,我们应该坦诚相见,用不着一见面就彼此吹捧,互发勋章。我只批评不好的,只摆妨碍改善俄美关系的事实,没有‘思维定式’。请问,承诺援助俄罗斯处理武器级钚又食言而肥的是不是你们?支持俄罗斯北高加索分离主义分子的是不是你们?蛮横轰炸南联盟的是不是你们?第三,我们的关系有积极面,例如,你们支持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又如,克林顿任期之初与俄罗斯领导人曾有良好的个人关系。”

至此,会见已经持续三个多小时了。主持人、瓦尔代科研部主任卢基扬诺夫巧妙地对普京说:“大家聊了三小时啦,一直没有提那个人人都想问的问题……”普京笑着说:“得了,时间已到,该收场啦!”

其实,俄罗斯政治学家列米佐夫此前已经拐弯抹角地问了普京2018年是否竞选:“您看,我们国家2018-2024年要解决哪些任务?”

普京装作没有听懂言外之意,直截了当地答:“首先,要让经济更灵活,更有竞争力。要改革经济管理方式,着眼于新技术,面向未来。其次,要加强国防建设……”

笔者问过与会的多名俄罗斯学者,他们普遍认为,普京2018年参选和当选,可以说毫无疑问。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