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代俱乐部中国的存在感满满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国际地位蒸蒸日上,世界对中国关注度也越来越高。在俄罗斯主办的“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上,中国的存在感很丰满。

笔者2016年获得的“瓦尔代贡献奖”

体现在普京的讲话中


普京总统一贯珍惜俄中关系。在19日闭幕的瓦尔代年会上,他高度赞扬中共十九大,热情回忆同习近平主席的亲切交往,对双边关系的前景充满期望(见华语智库21日文章)。

笔者从2007年开始参加瓦尔代年会,年年听到普京批美国,年年听到普京赞中国。

普京在2007年年会上说:“俄中关系的性质和水平,得到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支持。不论谁当总统,都会继承当前的对华政策,否则就不得人心。”

普京在2010年年会上盛赞中国道路:“中国领导人找到了一条很好的道路,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福利大幅改善。中国依然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原先的国家政治结构并不影响中国发展。中国把市场经济与集中政治相结合,社会经济发展达到了神奇的速度!俄谚说得好,身在福中要知福!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参与管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法国有位女学者在某次年会上挑拨俄中关系:“中国向你们远东地区有计划地大批移民,最终会吃掉俄罗斯!对此您作何评价?”普京马上沉下脸:“别用中国吓唬我,用不着渲染‘中国威胁’!我们与中国相互非常了解,彼此尊重对方利益,互不抵触。”

普京在2015年年会上明确定位中国为俄罗斯优先战略伙伴:“俄罗斯首先要发展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关系,发展同俄罗斯伟大邻邦、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同印度、同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发展关系,同拥有共同基督教文化的欧洲、同伊斯兰世界发展关系。当然,也要同美国发展关系。”

体现在学者的发言中


在头几届年会,中国并不怎么受人关注。进入2010年代,中国国力加速提升,中俄关系日益密切,瓦尔代年会“关怀”中国的人多了起来。有的西方学者苦口婆心地劝俄罗斯警惕中国的“狼子野心”。

英国学者格兰特在2013年年会上问普京:“中国的成功会不会威胁俄罗斯?”

普京反问:“为什么俄罗斯要把中国的成功看作威胁,而不是为之高兴?我讲个故事。有个农民一无所有,邻居却有一群牛。上帝说:‘我可以让你也有一群牛……’‘不,你最好让邻居的牛死绝!’您让我想起那个邻居……”

2015年年会上,中国东邻有位过气的老外交官责怪中国揪住“参拜”和“军国主义”不放,南邻一位学者黑着脸批评“中国大秀军事肌肉”。第二年年会上,他又颐指气使地叫中国不得与尼泊尔发展关系,“闯进印度势力范围”,说是“再这样我们就不客气了”。笔者本想领教领教他的“不客气”,可惜今年他没获邀请……

在2016年年会上,美国学者米尔斯海默呼吁俄罗斯、日本和印度“协助”美国遏制中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学者嘲笑。

没想到今年形势大变,不仅没人“痛斥”中国,反倒有多位学者肯定中国在经济发展和环保技术等领域的成绩。

例如,美国学者卡普昌说,美国本想拉俄制华,没想到俄中关系难挑拨,拉俄制华不成功。美中是世界最大经济体,白宫把中国看作比俄罗斯更重要的伙伴。

俄罗斯学者切斯金在“人与自然的冲突”专题会上发言,赞赏中国制订经济规划不重GDP重生态,政府定的森林覆盖面积指标超额完成。多名学者肯定中国在发展可再生清洁能源方面的成就。

中国学者王文在“贫富冲突”专题会上作主旨发言后,外国学者求教中国在稳定社会、脱贫和合理控制人口方面的经验。

 

体现在中国学者的参与中


普京倡导的瓦尔代俱乐部成立于2004年,初衷是做西方的工作,消除对俄罗斯的误解。头两届会没请中国人。

从第三届开始,中国在瓦尔代的存在感逐渐上升,起先仅一名中国学者,第七届年会有三名,第十届有七人与会。今年年会上出现了傅莹大使等十多张中国面孔。马云作为企业界领军人物,首次应邀与普京和外国政要同坐主席台,发表激情演说,鼓励年轻人,支持全球化,赞扬新技术,提出“技术进步推动社会公正”的观点。

傅莹2016年和今年两次参会,分别就中国外交和全球政治格局发表见解。冯绍雷、邢广程、陈东晓、赵华胜等中国学者多次应邀在全体会议上作主题发言。

随着中俄关系的提升,瓦尔代还多次举行只有中俄两国学者参加的讨论双边关系的“小瓦尔代”。

笔者也多次应邀在年会上发表拙见。例如,2010年,在俄罗斯精英依然一片痴心要融入西方的气氛中,笔者在年会发表了“伟大的俄罗斯既不必融入欧洲,也无须融入亚洲,俄罗斯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力量中心”的观点,虽遭俄罗斯学者异议,但还是与美国和英国学者一同,应邀赴俄罗斯最高经济学院向教师们陈述自己的一孔之见。笔者还经常应瓦尔代网站之约,就中俄与中美关系发表看法。

笔者2017年获得的瓦尔代奖章。

俱乐部去年创立了“瓦尔代贡献奖”,四名获奖者分别是瓦尔代名誉主席卡拉加诺夫、现主席卢基扬诺夫、美国学者科尔顿和笔者。今年笔者有幸与多名学者一起获得瓦尔代奖章。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