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联体颜色革命“急先锋”搅局乌克兰

10月17日开始,乌克兰反对派在首都基辅发起抗议活动,约4500人集聚在最高拉达(议会)大楼附近,要求取消议会的不可侵犯性、建立反腐败法院并修改选举法。当晚,集会者在广场上搭起了约100个帐篷。22日,挑头者呼吁把抗议活动坚持到11月7日议会下一次例会,直至履行抗议者要求为止,并表示接下来将在营地中举行研讨会和辩论,讨论如何构建未来,并在全国巡回,向各地的人们阐述议会大楼外抗议的目的,让人们“为了未来、希望和信仰”而动员起来。命运多舛的乌克兰提前迎来了政治寒冬。

挑头“大哥”何许人。这次活动由乌克兰新力量运动党、自助党和全乌克兰自由联盟发起,最受舆论关注的是新力量运动党的创办者萨卡什维利。萨卡什维利可是一位风云人物,在独联体国家率先发起颜色革命(2003年“玫瑰革命”),并以此荣登格鲁吉亚总统宝座(2004年、2008年两次出任格鲁吉亚总统)。此人曾留学法国、意大利和美国,师从美国政治理论家、西方“颜色革命教父”“阿拉伯之春”“精神导师”吉恩·夏普,是西方眼中的“民主”功臣。

萨卡什维利自称同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的私交非浅(“玫瑰革命”期间曾以防弹衣相赠)、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知音、同小布什是老友,有着深厚的西方情结。格鲁吉亚在其治理期间并没发生多大改变。不但未能解决腐败问题,自己反陷腐败旋涡;挑起俄格战争,交恶俄罗斯;百姓生活直线下降,抱怨“今不如昔”。2013年10月,对其不满的格鲁吉亚人用手中的选票赶走了这位靠“玫瑰革命”发家的总统。

曾经雪中送炭,而今反目成仇。竞选失败后的萨卡什维利出走美国避难,但心有不甘的他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期间又来到基辅,希望能够向乌克兰的“革命者”传授其经验。2014年8月15日,格鲁吉亚最高检察官办公室向格内政部备案,决定对萨卡什维利进行通缉,一旦发现其入境格鲁吉亚,即实施拘捕。理由是他曾越权镇压民众示威,关闭批评政府的电视台,还涉嫌滥用公款。就在他落难之际,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向其伸出了援手。格鲁吉亚多次向乌克兰提出引渡萨卡什维利的请求,都遭到波罗申科的拒绝。来到乌克兰的萨卡什维利先是充当波罗申科的高级顾问,2015年5月波罗申科又给予其乌克兰国籍,并任命其为敖德萨州州长。但好景不长,二人便反目成仇。

2016年11月,因谋求总理一职未果而心生不满的萨卡什维利,以乌克兰政府没有反腐的真正意愿、波罗申科任人唯亲及袒护敖德萨犯罪“家族”为名,辞去州长职务,另组乌克兰新力量运动党,与波罗申科分道扬镳。今年7月26日,波罗申科趁萨卡什维利不在国内,以其为了获得乌克兰国籍而向乌移民机关提供虚假个人信息为由,签署命令,取消其乌克兰国籍。

强行闯关进入乌克兰。被剥夺了乌克兰国籍的萨卡什维利随后前往美国,并表示将返回乌克兰,通过法律途径争回乌克兰国籍。9月10日晚,萨卡什维利在大量支持者的帮助下,突破了乌边防人员和执法人员在舍吉尼检查站的警戒线成功从波兰进入乌境内。入境后,萨卡什维利乘车来到了利沃夫市,受到支持者的热烈欢迎,并与市长萨多维举行了会面。萨多维严厉批评了边防人员阻止萨卡什维利入境的行为。整个过程由乌克兰极端组织“顿巴斯”营武装人员对其实施安全保护。萨卡什维利9月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完全了解自己在乌克兰的风险,但是“为乌克兰斗争”更重要。对此,乌克兰各界普遍担心,萨卡什维利回到乌克兰可能会联合反对派发动新的政变。9月中旬萨卡什维利向乌克兰提出难民申请,在乌移民局审理其申请期间,他有权在乌短暂逗留。

想当乌克兰难民也不行。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表示,萨卡什维利强行闯关是一种犯罪行为;总理格罗伊斯曼在声明中说,萨卡什维利的举动“已不仅仅是违法”,还意味着“某些政客再次开始向乌克兰的政府管理发起攻击”;内务部长阿尔森•阿瓦科夫警告萨卡什维利,他犯下“严重罪行”,非法入境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乌克兰警方宣布,对此已展开刑事调查。

针对萨卡什维利的难民申请,乌克兰总检察长卢岑科10月24日向媒体通报,乌移民局已于日前正式表示拒绝。根据乌相关法律,目前在将其驱逐出境的问题上已不存在任何障碍。现在乌移民局已拒绝其申请,而他本人也没有对乌移民局的决定提出上诉,因此乌司法机关现在可以将其驱逐出境,或应格鲁吉亚司法部门要求将其引渡回国。

权力之争,外界冷眼旁观。曾经的兄弟,如今反目成仇,双方上演的更像是一场权力斗争。对此,外界目前保持相对沉默。就萨卡什维利与乌克兰政府这场争执,俄罗斯政府抱着“看戏”态度。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克里姆林宫需要关注很多严肃事务,而我不认为这属于严肃事务。相反,我认为这属于奇闻异事,更可以归入政治丑剧范畴。”波兰政府也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这是乌克兰内部的政治游戏。”波外长瓦什奇科夫斯基如是说。

颜色革命的“急先锋”如今已无家可归。2015年5月,萨卡什维利获得乌克兰国籍,并出任乌克兰敖德萨州州长后,同年12月,格鲁吉亚总统马尔格韦拉什维利签署总统令取消了他的格鲁吉亚国籍,理由是他已取得乌克兰国籍。今年7月26日萨卡什维利又被取消乌克兰国籍,眼下处于无国籍状态,此番回到乌克兰还承受被引渡的风险。今年9月格鲁吉亚再次向乌克兰提出申请,要求引渡前总统萨卡什维利。萨卡什维利已彻底成为无家可归的政治“流浪汉”。

波罗申科日子也不好过。在国外不受特朗普待见。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7月在推特上发文表示,乌克兰阴谋破坏美大选活动的企图使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情况得到改善。在国内倍受多方压力。一是来自政治反对派的压力。陪同萨卡什维利闯关的有乌克兰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等乌克兰议员和政界人士。参加基辅集会抗议的有10个政党组织。针对抗议者要求,波罗申科已责成最高拉达制定关于反腐败法院的新法案,并研究有关取消议会不可侵犯性的法案。二是百万人过冬面临难题。

联合国秘书长助理乌尔·缪列拉于10月10日至13日前往乌克兰的基辅及顿巴斯地区实地察看。在访问结束之后,她呼吁:必须马上对乌克兰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以便帮助数百万名平民度过接下来几个月的严酷寒冬。 “他们的生活在不断恶化,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拥有和平,确保他们能够回到家,过正常的生活。”三是信任度下降问题。乌克兰拉祖姆科夫经济和政治研究中心10月23日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该国公民对总统的不信任度超过了68%,对政府的不信任度则突破了73%,并且超过80%的人不信任最高拉达(议会)。

综上不难看出,带头替西方国家卖命搞颜色革命的人大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萨卡什维利就是个例子;被“西式民主”忽悠的国家,也没有什么好结局,乌克兰就是榜样,不幸的是,其人民要为此埋单、蒙受苦难。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