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访华有可能成为缓解八大“陷阱”的契机

叶志雄

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原驻联合国首任记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11月8日到10日对我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此行举世瞩目,更是中美当前头等要事。访问结果将对中美关系乃至亚太及世界战略态势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特朗普此后的内外施政取向将作何调整也值得密切关注。

最具争议的总统


特朗普上任10个月以来可谓争议不断,名副其实成为美国史上45届总统中最具争议的总统。他出乎意料地当选,且史无前例地早早宣布将竞选连任,却又立即面临全国性抗议示威甚至弹劾威胁。他力排众议坚持兑现其颇具争议的竞选承诺,却又有大量夸张言辞说了不算。他在国际国内四面出击,却又四面楚歌。他尽显强势,却又处处受阻。他声称“美国优先”重振美国,某些美国政界和媒体人士却认为他的内外举措只会加速美国相对衰落进程。一句话,特朗普就职以来日子确实不好过。

面临八大“陷阱”


特朗普面临一系列内外困局。套用现今时政专家学者爱用的“陷阱”一词,特朗普如今面临着八大“陷阱”,既麻烦棘手,又进退维谷,处理不当就会有严重后果。

其一是“国际信誉陷阱”。上任之初,他就宣布退出12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使热衷于此抢先让议会批准协定的盟友日本首相安倍措手不及,客观上吃了一闷棍。他又不顾美国作为世界主要碳排放大国的历史和现实责任,顶住国际压力,于6月初宣布退出2015年11月4日生效的“巴黎气候协定”,使美国(加上战乱中的叙利亚)成为世界上“唯二”的局外人。不久前,又以“偏袒巴勒斯坦”为由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拒付拖欠已久的5亿美元会费。对于这些决定,特朗普固然都留有一线余地,但最终如何抉择仍是令人头疼的事。

其二是核扩散“陷阱”。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及德国与另一方伊朗(即所谓6+1),经过长期艰苦谈判协商,终于在2015年7月14日达成严格制止伊朗研发核武器的“伊朗核协议”。这是1970年3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以来,为了人类福祉而防止核扩散的重大成就。然而今年10月13日特朗普却指责其为“糟糕”的协议,且与联合国安理会2231号决议相反,拒绝“认可”伊朗遵守了协议。他还不顾中、俄及欧盟的劝告,威胁要单方面退出协议,重新启动对伊制裁。美国前国务卿克里警告说,如果美国对已达成的协议出尔反尔,就可能把伊朗推向重启核武研发的核扩散之路。

更有甚者,特朗普对伊核协议的轻率反悔,无疑促使朝鲜当局更加坚定研发核导能力确保国家安全的意志。迄今,朝鲜已多次进行核导试验,美国则不断升级对朝军事威慑,朝鲜核导僵局已进入“危机阶段”。在此情势下,中俄关于“双暂停”及“双轨并进”和平解决争端、确保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合理建议自然难有进展。目前,美国3艘航母及战略轰炸机重兵压境,双方口水仗更升级到无以复加。究竟能否实现和平解决防止核扩散,抑或擦枪走火甚至冒险突袭,造成二战后新的核灾难,已成为迫在眉睫的全球热点。

其三是令盟国寒心的贸易“陷阱”。面对美国长期巨额贸易逆差,特朗普不是追根求源实事求是找出建设性解决办法,而是逼迫盟友重新谈判实施多年的美加墨自贸协定、美韩自贸协定、美澳自贸协定等。作为世上唯一超级大国和西方盟友的美国,可能长期“忍受”被特朗普称为对美极“不平等”的协定吗?显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虽然重新谈判已被迫开始进行,但盟友何等心寒是可想而知的。

其四是美国宫、院执政团队“陷阱”。正如知名的“普利策奖”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发文所说,特朗普不少重大政令决策看来并非都经过白宫及国务院等执政团队的缜密沟通和协商。结果就不时出现不同杂音。这种现象,固然不排除有意唱“红脸、白脸”的成份,但确有总统发狠话随之国务卿、防长、国安等高官匆匆出面“补台”的时候,甚至还是实实在在政策分歧的反映。国务卿蒂勒森多次重申与朝鲜和平谈判解决朝核导僵局的意愿,并做出不谋求推翻朝政权的“四不”承诺,特朗普却马上直言是“浪费时间”,还在9月19日联合国大会首次亮相演说中威胁说,美国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彻底消灭朝鲜” !

继总统高级国安顾问班农等多位白宫高官相继出局之后,一些有影响的美国媒体近来又炒作国务卿蒂勒森将会辞职或被解职的传闻。10月4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报道称,早在7月20日五角大楼与白宫国安小组研究阿富汗问题会议时,蒂勒森曾私下称总统为“白痴”。蒂勒森不得不罕见地召开临时记者会灭火与澄清,总统也出面表示双方相互信任、亲密无间。

这一切,无疑给去年败选的民主党及反特朗普的建制派某些精英提供“清君侧”的可乘之机。

其五是党内分歧“陷阱”。特朗普代表共和党赢得去年大选,自然成为本党功臣,这也是个别弹劾威胁无法撼动的原因。然而,特朗普就职10个月来引发的一系列内外纷争,已引起党内大佬的担忧与反弹。结果,总统在医改、税改等问题上在国会竟得不到党内全力支持而未能如愿。不久前,甚至发生总统与本党参议员展开耸人听闻的口水仗。田纳西州参议员科克发推文称:“丢人啊!白宫现在变成了成人托儿所!” “总统在冲动之下对他国发出的威胁可能使美国走上第三次世界大战之路!”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傅雷克在参议院宣称,不愿意当总统的“共犯”,因而不打算竞选连任参议员。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在这种氛围下,民主党自然乐得推波助澜。加利福尼亚等18个州的民主党检察官乘机向联邦法院起诉总统“破坏”已通过的(奥巴马)医改法案。

其六是建制派主流媒体“陷阱”。美国媒体号称“无冕之王”、“第四权力”,且有宪法修正案做“上方宝剑”,因而历来是美国政坛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它标榜自身客观公正,实际上仍难免卷入两党政治漩涡。当年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的所谓“水门事件”便有它的功劳。去年大选中,建制派主流媒体明显丑化和贬低非建制派的“非政客”候选人特朗普,这正是特朗普当选出乎意外的重要因素。如今,美国主流媒体仍对总统百般挑剔,强悍直率的总统则毫不犹豫与媒体对着干,在推特及正式场合与媒体打口水仗。不久前甚至威胁要吊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执照。然而,总统与媒体地位处境不同,总统权力再大也会沦为不利的防守方。唯有做出令人信服的重大政绩才能逐步缓解媒体的质疑或敌意。

其七是所谓“通俄门”吸引眼球的“陷阱”。国会已成立特别检察官米勒为首的专门委员会,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共谋”影响去年美国总统选举,调查对象甚至涉及总统长子及女婿。个别媒体还上纲上线称一旦落实便是“叛国罪” !有趣的是,10月24日国会的委员会又对卸任的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任内与俄罗斯的“铀交易”展开调查,联邦调查局也声称对去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的“电邮门”调查仍有“未解决的问题”。看来似乎两党打了个平手。

令人瞩目的是,“通俄门”的炒作毕竟成功束缚了特朗普试图缓和对俄关系的手脚。总统的“表白”甚至过了头。7月7日汉堡G20峰会期间,特朗普与俄总统普京长谈2小时15分钟后,双方关系似乎略有松动,随后又迅速恶化。美国主导的北约与俄罗斯双方轮番举行威慑性军演,美俄相互限制(亦即变相驱逐)对方外交官,美国会加大对俄制裁,不久前甚至查封和没收俄驻美领事馆资产,降下俄国旗。国务卿蒂勒森承认,美俄关系已降到冷战后以来最低点。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抵近俄罗斯,俄“收复”战略重地克里米亚,以及美俄在叙利亚、中东地区的博弈等等,这些结构性战略性矛盾确实难以解决。双方虽然依旧“斗而不破”,但分歧大于合作的局面将会延续一个时期。

其八是“修昔底德陷阱”。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其实是哈佛大学学者艾利森等恐华、遏华的一大“发明”:硬将公元前5世纪雅典崛起与斯巴达之间的战争,引申为新兴的中国与守成的超级大国美国之间的“必战”。兰德智库以及班农等固守零和博弈、冷战思维的人士加以不断炒作,成为当前中美关系发展的严重障碍。事关中美关系大局及两国17亿人民的福祉,甚至事关亚太及世界和平稳定,因而不可小觑。

其实这个看来后果最严重的“陷阱”,应该也是最容易解决的课题。因为它完全是伪命题。时代不同了,中美关系怎能拿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局势相比?与上世纪美苏争霸的战略对决也根本不同。中国是开放发展,全面融入并力图改善现存世界体制,而不是与之抗衡。中美合作远大于分歧,和则两利,斗则俱伤。中国崛起绝不称霸,更不会与美国争霸。 再说如今已是“核武”时代。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当年有句名言,大意是说如今核武器对人类的杀伤力如此巨大,以致根本不可想象成为可使用的武器,而只能是核大国的政治、外交工具。一句话,核战争尤其是核大国之间的战争打不得。看来,美国也不想同中国打核战争吧!那么围堵、遏制能成功吗?有14亿人口和广阔土地的核大国崛起能被遏制吗?有5000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民族复兴能阻止得了吗?

具体地讲,例如“南海航行、飞行自由”之争就是个伪命题。只要不是“横行自由”,南海的自由从来就不是问题,也是中国所主张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也不是为了与谁抗衡,而是惠及中国以及所有“沿线”国家,甚至是中美合作的广泛领域(包括亚投行)。美中贸易巨额逆差也可以通过开放扩大贸易寻求积极平衡,而不是打贸易仗。双方还可以鼓励和保障相互投资,中国还可以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总之,冷战思维变了就海阔天空。

特朗普访华的契机


 

早在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访华期间,笔者就在纽约见证了美国主流媒体及各界民众涌现的“中国热”。据美方统计,美国3大电视台当时有关尼克松访华的实况报道共达41小时44分钟。

1978年12月15日,在卡特总统任内,中美签署了建交公报(1979年1月1日建交)。此前,美方派遣了主流媒体高级负责人代表团访华,受到邓小平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笔者有幸全程陪同,并在畅游长江三峡途中与美方资深媒体人(包括“知华”的罗德里克先生),就中国国情及中美关系前瞻等交换看法,情景相当融洽动人。

今年10月25日,特朗普总统访华前夕,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表示他已“密切关注习主席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的重要政策信息”。显然,报告中绝对没有某些反华人士预期的“中国崩溃论”任何迹象,也找不到“中国威胁论”的一点影子。报告绘制的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习主席对特朗普强调:“中国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互赢的开放战略,扩大同各国利益的交汇点,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特朗普在电话中也表示,愿意“就加强美中合作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充分交换看法。”这就为特朗普访华成功提供了政治基础。

中美分别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也是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通过特朗普这次国事访问,中美双方如能在加深相互了解、增进战略互信基础上,在深化合作、管控分歧以及协调全球治理等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必将造福中美17亿人民,也有利于亚太及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发展。总统先生也必将赢得美国媒体乃至国会和各界民众更多的理解与广泛支持,并为缓解其面对的种种“陷阱”获得有利契机!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叶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