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太战略初显形

王发恩

新华社译审,曾担任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新华社堪培拉分社首席记者,华盛顿分社社长

近些日子,“印度洋—太平洋战略”这个词很热,占据了媒体版面,引起外界的高度关注。

这个词之所以热起来,有两个背景:

一是特朗普当了美国总统后,随即就将其前任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束之高阁。问题是旧的已破,新的未立。特朗普政府上任近10个月迟迟未拿出新的亚太战略替代方案,引发了亚洲部分国家尤其是美国盟国日本等国的极度不安和焦虑。这些国家质疑和担心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奉行孤立主义政策,将政治和军事力量从亚太地区收缩并放弃领导地位而将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

二是这个所谓新概念是国务卿蒂勒森在特朗普即将开始其就任后的首次亚洲之行前夕、同时也是蒂勒森任国务卿后首访印度之前提出的。蒂勒森10月18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演讲看似着重美印关系,但字里行间描绘的却是一幅特朗普政府亚太战略的轮廓。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将军2日在向记者吹风时将这个词再次炒热。他表示,特朗普此次亚洲之行着眼三个目标:第一,加强国际社会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决心;第二,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第三,通过公平互惠的贸易和经济交往来推动美国的繁荣。

那么,外界从蒂勒森的演讲以及在访印期间的言论中能窥见一个什么样的美国亚太战略呢?

首先,蒂勒森说,世界的重心正在向印度洋—太平洋的中心转移。这可以认为是美国对从现在起到本世纪中叶国际形势发展走势的判断。当初,奥巴马推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时,是基于世界的重心转向亚洲这一判断的。然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使命已经随着奥巴马的下台一起走进历史而终结。

特朗普的目标则是重振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这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需要新的战略支点。蒂勒森说,到2050年,印度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印度的人口预计在未来10年内超过中国。从这个角度来看,推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实现美国称之为的自由开放,将会是特朗普政府未来亚太战略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重要支撑之一。

其次,蒂勒森,准确地说是美国,将印度定义为美国的“天然盟国”,凸显了印度在未来美国亚太战略中的地位显著提升,分量显著加重。10月25日,蒂勒森在新德里举行的记者会上说,“美印拥有长达70多年的紧密关系,我们是天然盟国。”他在智库的演讲中将美印关系更是提到了一个从未有的高度: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印度在世界舞台上需要一个可靠的伙伴,而美国就是印度的那个伙伴。因此,美国和印度正日益成为全球性伙伴,战略趋同日益增强。拥有共同的和平、安全、航行自由的目标和一个自由开放的架构的美国和印度,必须成为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东方和西方的灯塔。蒂勒森将之称为一场正在发生的更深刻的变革,将对未来100年产生深远影响。

同时,为了支持印度作为一个主要大国的崛起,美国将继续为印度在该地区提供安全的能力做出贡献。为此,蒂勒森明确表示,美国愿意并能够为印度的军事现代化建设提供包括f-16和f-18战斗机和保卫者无人机在内的先进技术和尖端武器。蒂勒森甚至还煽动印度与美国一道武装其他国家以帮助他们捍卫主权,并在区域架构中有更大的发言权,称这亦是对印度“向东政策”的自然补充。

再次,美国搭建美日印澳四方同盟的意图已从暗处走到了明处,已然成为阳谋。蒂勒森说,今年美国、印度和日本在马拉巴尔举行的军事演习“展示了三国的力量”。我们已经从美印日的三边接触中获得了好处。未来还可以邀请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其他国家参与其中。事实上,美日印同盟关系已成雏形。有了这个基础,美国推动实现四国同盟就会容易得多。再加上美国是打着维护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和自由开放的幌子,四国自然而然就会走到了一起。

对于构建美日印澳同盟关系,作为美国在“两洋”战略中另一个支点的日本方面早就有此打算,而且一直是强有力的助推者,只是受制于各种因素而进展甚微。如今蒂勒森亮出了美国底牌,日本必会全力紧跟配合。《美国之音电台》网站10月28日就已经报道,在特朗普到访东京前,日本连日展示了准备向特朗普倡议实现日美与澳大利亚和印度四国首脑战略对话的构想,目的是争取通过四国在印度洋—太平洋构筑贸易和安全合作的同盟网,抗衡中国积极推进的“一带一路”。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他已与蒂勒森和澳大利亚外长讨论了此事。日本希望在今年内就开始四国司长级的战略对话,明年逐渐提升至外长级、首脑级并形成定期机制。河野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还表示,想要以某种形式让英国和法国也参与其中。至于澳大利亚,在美国的高压和日本的怂恿下,堪培拉除了附和一途外,似乎没有其他路可走。

同盟关系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要支撑和基础。历史事实已证明,不论是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不论是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还是特朗普治下的其他什么战略,巩固和强化同盟关系是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和必须内容之一,这是美国的利益所决定的。尤其是在中国的综合实力处于上升时期,美国只会继续增强和提升与亚洲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不会自动削弱甚至放弃它所自诩的外交优势。

中国的成功崛起让美国和印度都感到不安和焦虑。美国自感凭一己之力制衡中国已力不从心,需要借助外力,印度自然就成为美国“印度洋—太平洋”两洋战略中的一个支点。印度则自认为是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民主国家,与美国拥有共同的价值观,而且得到美国的加持和认可。更重要的是,在印度,对中国的崛起弥漫着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态。美国对此洞悉明了。美印在应对中国崛起方面的战略需求在两国之间产生了化学反应。可以说,美国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的指向是很明确的。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发恩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