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和俄罗斯民众如何看待十月革命?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今年是1917年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百周年。百年前的两场革命迄今仍牵动俄罗斯人心。

10月份俄罗斯民调显示,45%的俄罗斯人认为十月革命反映多数人意愿,持否定态度的占43%。对十月革命的宗旨,42%的人难以判断,19%认为是“改革政体”,13%认为是政权属于人民、工厂属于工人,土地属于农民,10%认为是为了人民生活更美好。去年民调显示,56%的人认为革命是历史的必然,25%关注社会动荡和受害者,11%认为这是一场社会革新。

由此可见,“红”“白”两派争持不下,普京总统不便“选边站”。

对十月革命,普京褒多于贬


普京总统着眼于社会团结,反对割裂沙俄、苏联和现代俄罗斯三段历史。

从自身角度,普京对十月革命肯定多于否定。他的祖辈和多数近亲,在十月革命后社会地位得到提升,但也有一些远亲被镇压或受迫害。

作为总统,普京为维护社会稳定,既不能肯定暴力推翻原有制度的十月革命,又不能否定依然被半数民众肯定的十月革命。

普京在2017年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上说,“对1917年俄国革命的结果不能一概而论。这一事件的消极和积极影响紧密交织。我想问的是,不通过革命而通过渐进,难道就不能发展吗?”同时,他又肯定了十月革命的成果:“苏维埃政权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形成了强大的中产阶级,消灭了文盲,改善了人权,也推动了西方国家在这些领域的积极变化。”

他在2016年底的记者会上明确表态:“在回顾1917年时,应该努力走向和解,而不是分裂”。

俄罗斯历史学家布尔达科夫认为,“政府并不关心百年前的事件,最关心的是防止再次爆发威胁自身的革命”。

对列宁,普京仅对其主张的联盟制导致大国解体表示不满。2016年1月25日,普京说得很明白:“列宁主张共和国有权退出苏联,为国体大厦埋下了定时炸弹。”

对斯大林,普京2017年6月说,“过度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苏联和俄罗斯的攻击”。

俄罗斯社会对斯大林的看法向积极面转化。2007年,仅9%的人认为斯大林1937年的“大镇压”在政治上是必要的;2017年中,持这种看法的人增加到26%。从左派媒体人、《明日报》总编辑普罗哈诺夫到持中派立场的学者、前《独立报》总编辑特列季亚科夫,都正面提出“普京就是今天的斯大林”的观点。

对列宁墓,普京反对迁出遗体


对列宁遗体的态度,是俄罗斯领导人对十月革命态度的重要标志。

2017年8月普京承诺,只要他当俄罗斯总统,列宁遗体就会一直安寝在红场陵墓中。

迄今为止,列宁墓依然维持原状,唯一的变化是撤去了军人“荣誉岗”。

2017年上半年,中国有网文写道,据美国之音报道,“俄罗斯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将列宁尸体赶出红场,并将针对列宁、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人的犯罪行为提出起诉。”

笔者问了几位俄罗斯政治学家。他们哑然失笑:“难道美国之音是了解俄罗斯真相的权威渠道?!”

事实是,2017年4月21日,在列宁147诞辰前夕,一向反共的俄罗斯自民党有三名议员提议迁葬列宁遗体。议长沃洛金的答复是:“普京多次说过要珍惜社会和谐……对沙俄和苏联时期历史的攻击,都是对俄罗斯的攻击。”

民调佐证了普京和沃洛金判断的正确性。2017年4月21日公布的全俄舆情中心的民调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主张不讨论移葬列宁的问题,近三分之一的人主张立即移葬,还有仅三分之一主张“不要让这个话题刺痛珍惜列宁的人”。对红场上的列宁墓,认为“无所谓,但可以留作参观项目”和“红场上设陵墓不合常理”的人各占五分之二,五分之一的人主张“伟大领袖列宁的遗体应留在首都”。

十月革命纪念碑多维持现状


苏联解体前后,莫斯科等大城市曾掀起拆除苏联领导人纪念碑的高潮,俄罗斯独立不久后即告平息。外地的纪念碑大多逃过劫难。乌克兰与俄罗斯吵翻后,搞“去俄罗斯化”“去共产主义化”,列宁纪念碑再次遭殃。

今年初,有网站传播“俄罗斯拉倒列宁像,现场民众欢呼!清算列宁和斯大林,普京说到做到!”的视频,误导受众。其实,这不是在俄罗斯,而且跟斯大林和普京毫无瓜葛:视频下角俄文写得很清楚——2015年4月17日克拉马托尔斯克。克拉马托尔斯克是乌克兰扎波罗热州的小城市。

网传“今年是十月革命百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竖立政治迫害者纪念碑。莫斯科市政府招标纪念碑方案。雕塑家弗兰古良的《哭墙》方案胜出。这组长35米,高6米的雕塑令人联想到十月革命后政治迫害的遇难者。”

这座纪念碑于2017年10月30日揭碑,仅是与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有关的诸多活动的一项。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人士告,纪念碑设在反对派经常举行反普京示威的地方,让反对派今后不便在此集会。

笔者近年到过俄罗斯多座城市,列宁纪念碑依然保留。

与十月革命有关的新纪念碑大多对“红”“白”双方不偏不倚。伊尔库茨克本世纪初建了十月革命后国内战争期间 “三大白匪”之首高尔察克(另外两人为邓尼金和尤登尼奇)纪念碑。长相英俊的“白匪头目”昂首挺立于碑座上,碑基是两群同样英姿勃勃的红军和白军持枪对立。2017年7月16日,末代俄帝尼古拉二世和皇子阿列克谢纪念碑新西伯利亚城揭碑,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市民随后要求拆除。市领导以“该碑由东正教公会建议设立,拆碑超越市政府职权范围”为由婉拒。

纪念十月革命,赞扬压倒批评


俄罗斯学术界对十月革命的评价回归理性。

今年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举行了十月革命专题讨论会。俄罗斯外交部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列维亚金发布了《俄国革命的国际背景:现代历史视角》的报告,归纳了当代俄罗斯对十月革命评价的变化:“最近30年,俄罗斯公众起先高调赞扬十月革命,认为它开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上世纪80年代末,社会对十月革命的批评增多,虽说未占上风,但普遍认为它把国家引上错误的发展道路。对二月革命开始作正面评价。随后对十月革命的不赞转化为否定一切革命,讴歌渐进式社会发展道路。现在,俄罗斯社会对‘如果不发生革命,俄罗斯会如何如何’不感兴趣,而是关心现实和未来。”

近日,俄罗斯官方在北京办的文化中心举行“1917年俄国革命百年纪念展”。海报中心部位是标有“1917”字样的革命红旗,背景是工人武装和革命水兵攻克冬宫,上方是列宁头像,几乎是苏联时期十月革命招贴画的翻版。

10月27日,俄罗斯文化中心举行了有关十月革命意义的“国际外交讨论会”,邀请了十余名俄罗斯老外交官和学者专程来华,还邀请了近40名中国学者与会。

与会者全都佩戴列宁在十月革命节佩戴过的红绸结。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亲临致词。俄罗斯外交官和学者做了学术报告:《1917年革命对俄罗斯是胜利还是悲剧?》《俄国两次革命百年纪》《1917年革命和在华俄侨》《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的外交战线》。报告不回避十月革命的某些教训,但主调是肯定十月革命对俄罗斯、对世界社会发展的积极意义,强调中国共产党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取得的巨大成就。

笔者等五名中国学者应邀发言,阐述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意义。会后全体起立高唱《国际歌》。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