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和谈进入实质性阶段,中东格局发生变化

叙利亚政府军11月19日收复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控制的最后一个重要据点阿布卡迈勒市后,该组织在叙利亚控制的98%的土地已被解放。这意味着在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基本结束,中东政治格局因此发生重要变化。近日,围绕叙利亚危机,国际和地区层面出现一系列密集外交活动,叙利亚和谈将进入实质性阶段,但各方利益博弈仍将持续,叙利亚和平进程依然面临诸多挑战。

盘踞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等武装目前已基本被消灭。与此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和沙特等国调整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政治解决叙危机的国际和地区条件基本成熟,但叙利亚问题牵涉各方利益,在一些问题上仍有分歧。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11日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简短交谈,就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协议。普京11月20日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举行会晤,讨论了举行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举办原则。

11月22日,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三方达成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路线图包括:在索契召开包括叙利亚各派参加的全国对话大会;在叙利亚重建框架内采取步骤;通过透明、廉洁的选举由叙利亚人决定叙利亚的未来;完全停止冲突;实现冲突降级区的稳定。

三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说,实现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需要在建立包容、自由、平等、透明、叙利亚人主导的政治进程以及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条件下进行,俄土伊三国将对此予以协助。但一切涉及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政治提议都不能破坏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团结与领土完整。

叙利亚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总协调员希贾卜等10名持强硬立场的反对派人士辞职。叙利亚各反对派11月22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召开会议后发表的声明说,叙反对派决定组成一个统一的代表团,参加即将在日内瓦举行的叙利亚和谈,并要求巴沙尔政权下台。

即将召开的第八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将讨论起草宪法和举行大选议题。推动叙利亚政治进程并非易事,这需要包括叙利亚政府在内的各派别作出妥协和让步。

处于中东地区核心地带的叙利亚2011年3月爆发危机。相关各方表现出泾渭分明的两个联盟:一是俄罗斯、伊朗、叙利亚政府、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党的联盟;二是美国、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等国以及叙利亚反对派的联盟。

尽管美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没有在人员和物质方面遭受多大损失,但是,美国在地缘政治方面遭受重要损失。新的中东政治格局在酝酿之中,将对该地区的各种力量产生重要影响。

俄罗斯2015年9月出兵叙利亚帮助叙政府军,不仅打败了“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等极端组织,还打败了温和反对派武装,保住了巴沙尔政权,从而使俄罗斯重返中东成为可能。俄罗斯最近与阿塞拜疆和伊朗签署了陆路连接三国的“南北”运输走廊协议,使俄罗斯能够从陆路抵达叙利亚。这在地理上首次将莫斯科、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贝鲁特连接起来。

俄罗斯利用土耳其与美国在叙利亚库尔德问题上的分歧,在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过程中逐步促使土耳其向俄罗斯靠拢,与美国拉开一定的距离。土耳其加强了对土叙边界的控制,并在建立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土耳其曾是美国领导的联盟反对叙利亚政权的先锋,而今,似乎已成为俄罗斯领导的联盟没有公开宣布的成员。

伊朗在与沙特争夺中东控制权方面目前占据优势。伊朗帮助伊拉克和叙利亚打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政府军收复靠近伊拉克边界的阿布卡马勒市以后,实际上打通了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贝鲁特的通道,为建立什叶派新月地带创造了条件。

在伊拉克,“伊斯兰国”2014年6月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后,伊朗革命卫队帮助伊拉克组建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组织”,目前拥有12万人。这支部队在打击伊叙两国境内的“伊斯兰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已获得合法地位。沙特试图通过外交努力促使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与伊朗拉开距离是非常困难的。

在叙利亚,伊朗向叙利亚政权提供政治、军事和经济支持,并组织什叶派民兵入叙参战,对防止政权垮台发挥了重要作用。沙特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而今叙反对派武装被打败,不得不调整对叙利亚危机的立场。而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增强。

在黎巴嫩,2016年12月组成黎巴嫩政府。尽管逊尼派穆斯林哈里里担任总理,但是基督教马龙派的总统奥恩是叙利亚和真主党的盟友。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真主党不仅进入叙利亚参战,而且与黎政府军一起将黎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清除,并成功阻止了叙利亚战火向黎巴嫩蔓延。因此,真主党的势力在黎巴嫩不断扩大,并主导黎巴嫩政府。沙特策划哈里里在利雅得宣布辞职,试图扭转局势,现在看来适得其反。

在也门,沙特采取打击什叶派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导致也门发生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遭到国际社会的批评。沙特至今没有找到停止也门战争的可行办法,沙特国王最近访问莫斯科,寻求俄罗斯的帮助。

在卡塔尔,沙特今年6月与卡塔尔断交,指责卡塔尔干涉别国内政和支持恐怖组织,从而导致海湾合作委员会进一步分裂。这一冒进的行动使沙特对卡塔尔的外交面临进退失据的困境。而伊朗则在经济方面支持卡塔尔克服沙特等国对其实施封锁所面临的困难。

从目前总的情况看,俄罗斯领导的联盟得到加强,而美国领导的联盟逐步削弱。不能排除土耳其、卡塔尔和黎巴嫩进一步向俄罗斯领导的联盟靠拢甚至在较长的时期内加入该联盟的可能性。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24日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话时说,美国将停止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这可能是美国愿意改善与土耳其关系的迹象。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拱振喜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