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赢了”,赢在“和风”

叶志雄

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原驻联合国首任记者。

美国知名的《时代》周刊11月13日一期封面是中英文大字“中国赢了”,令人感到有点零和博弈的味道。不过,中国确实赢了,但赢在“和风”。

所谓“和风”,讲的不是区域气象预报,而是中共“十九大”后习主席领导下的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和风”。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一年后也展开首访亚太5国(包括中国)、会见18国领导人的外交旋风。这两股“风”的交汇处,则是11月5日至14日中美领导人出访以及亚太经合组织(APEC)系列峰会、东盟系列峰会和东亚峰会这空前密集的顶层外交互动短短10天之中。这里探讨的是,在这两股“风”的交汇下,亚太地区以及世界战略形势动向的总体判断。

一、中国“和风”赢来中美关系缓和、稳定、合作、发展


 

特朗普首访日韩中越菲5国的重中之重显然是中国。中美两国对事关本国根本利益及亚太和世界和平稳定发展繁荣的双边关系,历来是从世界战略全局、从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出发考量的。1972年2月所谓“改变世界的7天”之尼克松总统访华,就是在毛主席和周总理以及尼克松和亲密助手基辛格博士的长期谋划与互动下促成的。在卡特总统任内,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果断拍板,于1978年12月15日签署了举世瞩目的中美建交公报(1979年1月1日建交)。3天之后,开创中国改革开放新局面的中共11届3中全会便正式开幕。如今,中国这个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已迅速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大有赶超美国之势,“十九大”后已开始新征程。因此,“十九大”闭幕后半个月便迎来美国总统访华,也绝不会是巧合。

客观地说,非政客出身的特朗普对长期复杂的中美关系是不够了解的,他当选前后某些相关言行也引发争议。然而,他很重视中国,也颇有抱负。通过中美领导人“海湖庄园会晤”和“汉堡会晤”以及多次通话、通信,加上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运作,他对中国事务及中美关系的看法已有明显良性变化,并承诺信守“一中”原则。这就为这次访华成功奠定政治基础。

中方给予特朗普此行“国事访问+”的超国宾待遇。习主席夫妇亲自陪同总统夫妇参观故宫前三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并史无前例在故宫茶叙及晚宴,寓意深长。习主席向总统阐述了中国数千年历史文化蕴含的“以和为贵”深刻思想和现实意义,并同总统“共同规划了未来一个时期中美关系发展的蓝图”。总统也展示其外孙女唱中文歌、背三字经和唐诗的视频。6岁的阿拉贝拉瞬间成为中国网民喜爱的小明星。

令人瞩目的是,中美双方就中方一贯主张的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平稳定、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达成重要共识。人们注意到:9月15日以来朝方未再次进行核导试验;特朗普访韩时也未提军事解决选项,而是要求朝方重返谈判桌;美国3艘航母演习后已撤出朝鲜半岛以东邻近海域。11月17日至20日,习总书记派出中联部长宋涛为特使访朝,先后会见了朝劳动党副委员长崔龙海和李洙墉,为劝和促谈、降温防战再做努力。

精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强调政策“以结果为导向”。这次访华令人瞠目的另一重大成果是双方签订34项共计2535亿美元的经贸大单,其中1755亿美元属能源范畴。这就为解决(美方估计去年达3470亿美元的)长期巨额对华贸易逆差,找到结构性突破口。随团29家美国企业巨子兴奋不已,波音公司更为中方订购300架波音客机而弹冠相庆。双方还就美方参与与中方“一带一路”倡议合作项目、中方参与美方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方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领域等达成初步共识。特朗普承认,美国巨额对华贸易逆差“不怪中国”,“美国的确有必要改变政策。”

中美关系趋向缓和、稳定、合作、发展,趋向更成熟地深化合作、管控分歧,这是中美17亿人民之福,也是亚太及世界人民之福。11月9日,习惯言辞夸张的特朗普总统宣称:“我期待(中美之间)年复一年的成功与友谊;携起手来,不仅解决我们的问题,而且解决世界问题。”回国后,他再次强调访华成功且精彩,“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二、中国“和风”顺应时代潮流 


11月10日,习主席在APEC会上发表主旨演说。他讲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讲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讲构建亚太自贸区和“一带一路”从倡议变现实,讲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赢得掌声四起。特朗普总统同台演说,则指责多边贸易协定对美国“不公平”,宣扬“美国优先”,寒气袭人。后来,特朗普总统索性缺席东亚峰会。

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中国“和风”,顺应时代潮流,吹遍五洲大地。

1. 南海乱局趋稳。习主席在APEC会后访问越南、老挝,把两党两国关系提升到新局面,中越还一致同意深化合作、管控南海分歧。习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会晤、会谈,签订14项合作协议,一致同意“通过双边渠道妥善处理好海上问题”。东盟峰会确认对华关系“改善”。东盟—中国峰会正式启动《南海行为准则》案文磋商。多年来,美国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主导下,以南海“守护者”自居搅局南海。这回,11月12日特朗普降低身段建议充当南海“调停人”,仍被越南主席陈大光无声拒绝。

2. “萨德”僵局破冰。10月31日,中韩发布共同文件宣布,韩方确认对华“三不”承诺: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将韩美日安全合作发展成三方军事同盟,不追加部署“萨德”系统。这就为中韩关系回暖提供前提条件。韩国总统文在寅对特朗普明确表示:“韩美是同盟,韩日不是”,并在国宴上以“独岛虾”和特邀幸存“慰安妇”参宴,向美方再次表明有关正义立场。中韩领导人在APEC期间会晤、会谈,一致同意加速双边关系正常化进程。11月21日韩外相康京和访华,为下月总统访华沟通准备。

3. 中印边界趋稳。去年6月至8月印度挑起“朗洞对峙”73天后和平收场。今年11月17日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第10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印方认为有“建设性、前瞻性”。国务委员杨洁篪将于下月赴新德里出席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20次会议。

4. “一带一路”延展。11月8日,俄国总统普京撰文主张亚欧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对接,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11月17日止,中欧班列已开行6000列,到达12国34个城市。11月26日至29日,中国—中东欧峰会(16+1)将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李克强总理将同与会各国探讨进一步开拓“一带一路”合作。APEC会间,秘鲁总统专程前来倾听习主席的主旨演讲,双方商定明年互访。智利总统和中方启动了双边自贸协定的升级版事宜。继巴拿马总统11月16日访华,签订19项议后,加拿大总统特鲁多将于下月访华,启动自贸协定谈判。

5. RCEP更得人心。日本不愿舍弃特朗普今年1月宣布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月11日APEC会议期间,召开余下11国部长会议,改换招牌为《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但后者较前者的世界占比却大为失色:人口从15%降为7%,经济总量从40%降为13%,外贸额从30%降为15%;而且加墨越新等都有保留而表示将慎重考虑明年是否签署协定。而由东盟及中日韩印澳新16国构成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则占世界人口1/2,经济总量1/3和贸易1/3。东盟秘书长黎良明11月12日表示,RCEP已进入“最后谈判阶段”,有望明年正式签署。

6. 中日关系回暖。野心勃勃的日本首相安倍,鉴于日中僵局对日不利因素日显,经贸利益上更大受损失,加上对所谓“尼克松冲击”再现的隐忧,在三度连任首相巩固地位的情况下,确有改善对华关系的意向。APEC会议期间,中日领导人会晤、会谈也一致同意进一步改善中日关系。11月20日,日本派出三大经济社团、250企业领袖的经济界访华团,受到李克强总理的接见。公明党党魁也相继访问韩国和中国,急于探讨领导人互访及三方峰会的可能性。进程如何,取决于日方能否真心改变对华态度,增进战略互信,言行一致地改善对华关系。

 

三、“和风”必将吹散“印太”乌云


 

特朗普亚太之行,也陆续亮出所谓“自由与开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构想,在国际上引起热议和质疑。中国也需要关注与警惕,但大可泰然处之,淡定应对。

1. “垃圾产品”。“印太”作为战略构想而非仅为地缘概念,是日本首相安倍10年前的“原创”,即:美日印澳联手打造菱形“钻石安全体系”,包围崛起的中国。后因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等的犹豫而不了了之。这回特朗普一时实在拿不出与奥巴马“亚太再平衡”不同的什么战略而拾人牙慧,可谓事出无奈。据日本《每日新闻》透露,11月5日晚,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对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讲:“事先没打招呼就直接借用你们的创意,真对不起。”

2. 尚未成型。11月12日特朗普在APEC峰会上只是空泛谈论“印太”构想,对其战略目标、政策、措施、前景等都没有下文。同日,有关4方在马尼拉举行司局级“工作小组”会议,低调开张。会后各自发表调门不尽一致的声明,而不是由4方峰会发表联合声明。

3. 先天不足。将“亚太”扩展为“印太”,将“美日”扩展为“美日印澳”,表面看场面更大,气势更壮。其实各怀心思难成大事,反显其先天不足。日本积极参与“马拉巴尔军演”,鼓吹“印太”,首先是为了减轻其认为的东海中国“压力”,真要在印度洋充当美国得力伙伴却力不从心。印度有崛起雄心,同中国也有矛盾未解,一旦变成美国盟国就失去其“不结盟”外衣,在“金砖机制”中也难棲身,下月就将面临新德里中俄印外长会议。作为西方一员的澳大利亚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安排不足为奇。但凑巧11月13日,(除英国等5国外的)欧盟23国,毅然签署旨在减少对美依赖的《联合防务协定》“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这对澳大利亚无疑是及时的清醒剂。再说,颇为重视澳中经贸关系的澳总理特恩布尔,也高度评价中美领导人会晤,说“世界没有比你们发展友谊更重要的了。”

4. 美日深层矛盾。从这次特朗普访日可看出,在美日高调强调同盟关系之下,其实各有盘算。特朗普在要求日本更多分担亚太安全“责任”,推销美国军火之余,不忘谴责日本对美贸易“不公平,不开放”,也没有登上日本准航母“出云号”。他还敲打安倍不该在奥巴马卸任前赶去纽约会见自己(弥补去年美国大选押错宝的过错)。他不向日本天皇行鞠躬礼,且做出不得体的拍肩动作。日媒哀叹:美日兄弟情谊是建立在(日本)顺从与附属基础上的!而安倍在大献殷勤之外,却对重开双边自贸谈判毫不松口(去年美对日贸易逆差达690亿美元)。

5. 特朗普“战略彷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1月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有关(“印太”)设想和主张应是开放和包容的,应有利于促进各方合作共赢,避免政治化和排他性安排。”“希望这种关系不针对第三方,有利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显然,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构想与其美中关系构想是很不协调的。一会儿要美中携手“办大事”,一会儿又要对违背其“印太”“原则”作“对决”。可是,与其说他访华后“变脸”,不如说是特朗普“新政”的“两重性”。而这种“两重性”正是美国当前世界战略定位“两重性”的反映(见笔者7月27日另文)。他既要面对“美国开始相对衰落”的现实,在国际关系(包括美中关系)做相应抉择与调整,又力图以“美国仍是当今世界老大”为基础“让美国再次伟大”。

中美关系上总会有杂音。不久前,美国国会咨询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便迫不及待发表年度报告,敦促总统邀请台湾参加环太军演和红旗军演,允许美台高级文武官员互访,禁止中国国企等收购美国“关键技术”企业,并指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拉拢周边国家、削弱美国在亚洲“领导作用”。

根本上说,当前美国主导政治势力在对华战略判断与相应政策上确实存在分歧。按时髦的说法便是“修昔底德陷阱”派(美中必有一战)与“修昔底德陷阱”不适应与可避免派。核心问题在于能否摒弃霸权主义、零和博弈、冷战思想。

行事风格极为强势的特朗普总统,却面临“八大陷阱”的相对弱势执政环境(见笔者11月3日另文)。由此看来,中美关系发展将会总体稳定向好,但仍有某些不确定性。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叶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