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会停止核导试验转向对话吗?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朝鲜11月29日发射“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后,国际舆论中出现了一种推测,认为朝鲜可能会在近期内调整其核导政策,宣布停止核导试验,进而转向对话谈判。这种推测的根据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此次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成功后宣布,朝鲜已经“实现了国家核武力化历史大业和导弹强国伟业”。

按照朝鲜政府11月29日发表的声明,“火星-15”是“可以搭载能够打击美国全境的超大型重型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是一种“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当天发射的导弹沿预定轨道飞行53分钟,最大飞行高度4475公里,飞行距离950公里。导弹准确命中东部海域公海上的预定目标水域。韩国韩国国防部12月1日确认,从飞行特征(最高飞行高度、速度、火箭分离)和外观(第一、第二级火箭大小及9轴自行发射车)来看,朝鲜此次发射的是“洲际弹道导弹级”的导弹,且发射取得了成功,若按照正常角度发射,此导弹可飞行1.3万公里,射程可覆盖美国首都华盛顿。

然而也有一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据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12月1日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话时说,“虽然朝鲜试射的导弹是迄今最有进展的一次,但并未证明(朝鲜)已掌握弹头再入大气层技术及末段制导技术,其核武器小型化是否实现也不清楚”。韩国一些军事专家认为,朝鲜掌握弹头再入大气层技术还需一年时间,有的人甚至估计还需四、五年时间。

尽管对朝鲜此次射弹的评价不一,但人们大都不否认朝鲜的弹道导弹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的事实。

朝鲜此次射弹打破了半岛持续了2个半月的平静,再一次把半岛紧张局势推向了新高潮。此次发射既是对美韩近期连续不断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的一种反击,也是完成“国家核武力化”目标的组成部分。金正恩9月曾多次要求“开展总突击战,以完成国家核武力化收尾阶段的研究开发工作”,并认为朝鲜的“国家核武力化几乎到达终点”“要举全国之力直到胜利结束”。

尽管金正恩宣布“实现了国家核武力化历史大业和导弹强国伟业”,但就此推测朝鲜可能停止核导试验而转向对话谈判,则尚需时间检验。这种推测或许反映了人们希望半岛局势尽早平静下来的期盼心理。然而,朝鲜是否会停止核导试验转向对话,则取决于几方面的条件:

其一,朝鲜的“有核国家”地位能否得到承认。“有核国家”地位是朝鲜孜孜以求的目标,也是不可动摇的决心。据报道,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不久前在会见到访的俄罗斯议员时称,朝鲜愿意对话,但前提是朝鲜的“有核国家”地位必须得到承认。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12月5日的回应是:美国“绝对不会与朝鲜讨论承认其核国家的问题”。“有核国家”地位事关国际核不扩散体系,要想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几无可能。朝鲜目前拒绝所有“以弃核为前提”的对话。即便朝鲜想与美国对话,但在这一关键问题上不让步,对话就难以举行。

其二,朝鲜的核导能力是否得到认可。目前美韩日等虽然都认为朝鲜的导弹技术取得了进步,但又认为朝鲜并没有解决弹头再入大气层技术和制导技术,因此尚没有达到运用于实战的水平,构不成对美国的实际威胁。朝鲜看来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核导实际能力。

其三,美国对此次射弹活动采取怎样的对策。美韩当前的对朝政策是以高强度的制裁和施压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上来。10月以来美韩接连举行有核动力航母、“F-22”战机等大批战略武器参加的军演,就是这一政策的具体表现。此外,美国还在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全面停止对朝石油供应,进行海上封锁、与朝鲜断交等一系列强硬制裁措施。在强大压力下转向,不符合朝鲜一贯的“超强硬”政策,也不利于树立金正恩不怕打压的“强人”形象。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党中央副委员长朴光浩12月1日在平壤庆祝射弹成功的大会上说,敌对势力要“记住”金正恩9月21日发表的声明。金正恩在这个声明中表示“必须让美国为其妄动付出代价”。

从朝鲜迫切需要打破制裁,突破孤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及核导技术取得进步和难以无限制进行核导试验等情况看,朝鲜转向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何时转向则取决于朝鲜对自身实力和形势的判断。

分析人士认为,为了实现金正恩提出的“与美国实质性的力量均衡”目标,朝鲜还有可能进行新的核试验或潜射导弹、正常角度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等,以到达国家核武力化的“终点”,然后宣布停止核导试验并提出在“有核国家”地位基础上的对话。一些韩国媒体说,这个时间点可能在明年9月9日朝鲜70周年国庆前后。这一估计是否准确,人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