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间存在的分歧及韩国政策走向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访问韩国,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双边会谈中,存在着诸多的分歧并没有得到解决。

文在寅实行经济和安保分离的双轨政策,也就是经济依靠中国,安保靠美国的原则。在特朗普访韩前夕,韩国政府抢先表示对中国进行“三不”承诺,即,1、韩国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的立场没有改变;2、韩美日安全合作不会发展为三边军事同盟;3、韩国政府未考虑追加部署萨德系统。

这“三不”承诺尽管无法兑现,但是破坏了特朗普访韩的整体氛围。美国把部署萨德系统和构筑美、日、韩三国同盟作为很重要的东北亚军事策略。韩国只想强调美韩同盟的重要性。这与特朗普所主张的构筑“印—太”新亚洲战略构想存在着差异。

韩美间的分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对朝鲜战略问题上:韩美在面对朝鲜的核挑衅行为意见并不一致。

文在寅不主张对朝进行大规模施压,认为这样会加剧朝鲜半岛局势恶化,他倾向采用正常的制裁和对话并行的对朝方针。文强调,不对北实行敌对政策;也不会对北进行攻击和挑衅;不谋求朝鲜政权交替和崩溃以及人为实现朝鲜半岛统一;并主张对朝鲜重开人道主义援助以缓解南北紧张局势。而特朗普主张恰恰相反,他主张采用高强度的制裁对朝施压,使其重回到谈判桌上来。

此外,在谁主导对朝政策上,文在寅强调由韩方主导对朝战略实施,而特朗普政府对韩国执政势力不信任,并不赞同这一主张。因此,文政府在高峰会谈的成果中仅仅只获得了对朝实施人道主义援助的话语权。

二、在战略武器部署权问题上:从东亚来看,韩日两国的安保都由美国来负责。

特朗普上台后对亚洲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了日本和韩国不安感增强;加之朝鲜的核试验打破了朝鲜半岛的力量均衡,促使美国在韩部署战略核武器与韩国进行自主核武装的呼声逐渐增强。因此,在第48次美韩安保协议会议(SCM)上,双方商讨了构筑“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问题。这次韩美高峰会谈期间,特朗普和文在寅重新确立了高级别的外交、国防长官对话机制,并重新开启“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

但是对于美国战略资产部署问题上出现了分歧,尤其是针对在什么威胁等级部署什么样武器,什么时候部署问题上,韩国想争夺部署的话语权和主动权,而美国并不想给韩国过多话语权。此外,对今后部署的武器运用方式还没有定论。但值得注意的是,文在寅未来将在进行国防改革中提高军事能力同时,与美合作强化“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已成为必然趋势。

三、在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比例问题上:特朗普要求韩国分担更多的驻韩美军费用。

美国认为保卫韩国没有得到公平的补偿,与韩国类似的同盟国都是100%负担美军军费,如韩国不增加美军军费负担,那只能靠韩国自己进行国防,2018年将按美国优先原则确定防卫费的分担情况。而韩国认为现在韩国已经支付了驻韩美军驻军费用的54%,已经是美国同盟国中处于较高比例的。

此外,在部署萨德费用问题上分歧也较大,特朗普以对抗朝鲜导弹威胁而部署萨德系统为由,要求韩国负担部署费用,而文在寅阐明了已经部署的萨德系统不会撤回,同时要求由美国负担部署萨德的费用。此次两国高峰会谈确定将在2018年驻韩美军防卫费负担协商会上进行讨论。预计美国将把萨德作为战略资产与韩方谈判。而文在寅政府会把国防预算由原来GDP的 2.4%增加至2.9%作为国防费。

四、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上:韩国强调主导朝鲜半岛局势,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实现作战指挥权的移交。

双方对以后的韩美联合防御时韩国方面的权利进行了协商,美国确保韩国作战指挥权转换的核心作战能力。

分歧在于韩国不纳入美国的反导系统(MD),而是发展韩国型导弹防御体系(KAMD)和杀伤链(Kill Chain)系统。美国强调有条件地进行移交,即韩国有自主防御能力和抵御朝鲜威胁的能力时再移交。这种能力的标准不确定,美国不断采用军事威胁手段对朝施压并把“大规模惩罚报复作战计划”引入韩国,使得朝鲜挑衅加剧,作战指挥权移交被不确定因素拖延。

韩国十分关心收回作战指挥权后联合防卫相关事宜,认为维持联合指挥体系十分必要,并商讨后续问题,并计划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司令部为了更有效的沟通,在移交指挥权后组建韩美联合指挥体系总部。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耿志刚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