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建言

闫晓东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军控和裁军协会理事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成为法律,内容主要包括重启台美军舰互停的可行性,并邀请台湾参与“红旗”军演。他在签署仪式前致辞称,“国防授权法将让美军获得更多资源,向盟友发出明确信息,并对敌人发出坚定的警告,即美国强大、坚定,并且做好准备”。这份法案美国能否真正执行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它清楚地告诉我们,美国将强化与台湾之间长久的合作关系。此案尚未正式签署前,12月8日我驻美公使李克新在华盛顿严厉警告:解决台湾问题,和平统一祖国是我国政府的最大目标,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但我们绝不会放弃武力统一的选项”,“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是军事战争学克敌制胜的永恒定律。“预则立,不预则废”。倘若我真要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运用“知彼知己”的定律,观察、分析和解决未来台湾问题仍是唯一正确之道。

 

一,知己: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有“六大优势


一是有以习近平为最高统帅的正确领导和指挥。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庄严宣示:“我们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决不容忍国家分裂的历史悲剧重演。”他还说:“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习近平同志对军事学理论有深刻的研读,又有长期履职部队工作的实践,且精心洞察国际风云。他在治国理政、军队改革以及拓展外交方面,显示出既有开拓进取的罕见魄力、又有务实稳重的卓越才干。解决台湾问题,有他指航定向,定能实现预期愿望。

二是有《国家反分裂法》的法理依据。2005年3月14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于通过并开始施行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规定,“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国家反分裂法》明示了解决台湾问题是我国的内政,任何国家和组织都无权干涉,这是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根本依据。

三是有祖国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持。建国68年来,我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已经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发展道路。2011年3月日本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2010年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为54742亿美元,比中国少4044亿美元,中国GDP超过日本正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国际元的测算,高盛公司用美元为单位的预测是,2040年左右中国的经济将超过美国。一旦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有足够的实力提供雄厚的物质保障。

四是有经过肃整后的军队作为强大“利器”。十八大以来,在军委习近平主席领导下,我军建设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坚决肃清郭伯雄、徐才厚余毒,部队风清气正,官兵精神面貌焕然一新;2、全军精简整编,指挥体系更趋集中、高效。编制体制更趋合理、更适于实战。3、武器装备迅速发展,战斗生成能力大幅度提升。4、我军实力世界排名第三,全军将士苦练精兵,“能打仗、打胜仗”成为部队建设一切行动准则。最近我空军开展了体系远洋训练,出动了轰-6K、苏-30、歼-11和侦察机、预警机、加油机等多型多架战机。轰-6K等战机成体系飞越宫古海峡、巴士海峡,实施了“绕岛巡航”,检验了远洋实战能力。按计划我空军前出第一岛链、第二岛链进行远海训练和巡逻,将飞得更远更深。我军正向世界一流强军迈进。

五是有全国人民的齐心向往,形成巨大动力。台海两岸同胞是命运与共的骨肉兄弟,是血融于水的一家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梦寐以求的共同心愿,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所在。一旦“台独”继续推进,全国民众决不会答应,必将形成用武力收复台湾的强大呼声和动力。

六是有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认可“一个中国”的国际环境。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国际舞台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世界上196个国家中,有174个国家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与我国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而台湾当局越来越孤立。一旦台湾闹“独立”,世界大多数国家会站在我国一边。

 

二,知彼: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主要存在“三个障碍”


一是台湾当局死心塌地走“台独”不归路,挟持部分民意,抵制祖国统一。台湾民进党执意走“台独”之路,主要依靠出生在台湾的本岛中青年人。从发展趋势看,民进党将逐渐从“隐形台独走向法理台独”。 12月8日,台湾“立法院”二读通过“公投法”修正草案部分条文,大幅降低“公投”门槛,这样大约可增加60万台湾民众参与;对此,台湾“中央日报”网发表社评称,民进党近期一连串动作显示,正在有计划地在政治上与大陆对抗。万一“公投法”修正后,这是“迈向法理台独实实在在的一步”。

二是台湾当局狐假虎威,将借助美日力量,阻挡我军事行动。台湾当局冒天下大不韪闹“台独”的后台就是有美日两国的支持。台湾处于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被美国方面称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是“可守太平洋西岸、掌控南海”的重要战略支点。日本是美国在亚洲的代理人。台湾被日本视为确保其南翼安全的战略要地。 一旦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美国势必会依据《与台湾关系法》,从外交、经济、军事方面竭力干预,日本会及时跟进,造成我军事行动障碍。

三是台湾当局必将动用本土武装力量,负隅顽抗。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将是“台独”势力的最后终结。台湾当局拥有大约27万人的军队指挥权,且装备美国提供较先进的武器。它们不会心甘情愿地交出台湾, 必定会做最后的拼死抵抗。近期台军加快了向美国采购军火的步伐,加紧了针对我武装登陆的军事演习。为阻击解放军登岛,台军花费847亿新台币,购买了60架“UH-黑鹰”,运抵台湾。12月11日,台军举行了突击直升机作战队成军典礼。

 

三,实施:决战决胜“十要素”


倘若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将是我军自建军以来一场战线最长、动用武器装备最新、涉及陆海空天后战情最复杂、关系重大的跨海之战。为胜利完成我在迫不得已情况下这一伟大壮举,笔者建议,要紧紧把握决胜“十要素”。

战前,要切实做好四种准备:

一是思想准备。发动所有宣传机器,弘扬“华夏同胞、血脉同根、反对分裂、合力振兴”的精神。对内,形成一切为了祖国统一的局面;对台高层,讲清“统一必兴,分裂必亡”;对台民众,讲清一切分裂行径,中央政府都坚决不于承认。我对台动武,仅对顽固分裂分子,拥护统一者赏;对国际社会,讲清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必须反对“台独”分裂,这是我现实外交原则。对于武力阻止我军事行动的国家,讲清等于与我宣战,后果自负。

二是组织准备。抽调、培训精明强干的人员,准备赴岛工作。特别是部署岛内我内线人员,作好一切内应配合工作。

三是作战准备。按照不同作战阶段、不同作战模式,精心安排远程打击、空中保护、跨海登岛、就地作战等方案。

四是后勤保障准备。包括各类人员、各种物资、武器装备、生活用品等等,必须做到万类俱全,保障供应。

开战,做到“联、准、快”:

联,一是全国全军的一切联络系统必须畅通,确保中央作战指令迅速、准确下达。二是后方与前线联得上,一切后续保障跟得上。三是各参战军种联得上,形成陆海空天保障部队的合力作战态势。

准,是一切军事打击,务求精准打击台湾最高指挥机构、武装力量和设施,尽最大可能避免误伤普通民众。

快,就是在全局筹划、精心设计的前提下,力争速战速决,尽力避免拖延。

战后,做到“细、实、深”:

我武力收复台湾后,恢复和平与发展是相当艰巨且漫长的任务。

细,就是所有工作计划要细而再细,避免出现一丝的漏洞;

实,就是在所有的工作中,要扎扎实实地推进,容不得半点浮漂和虚假;

深,就是要尽最大可能,将党中央的方针政策深入岛内人心,将中央政府的优惠政策深入岛内民众的生活之中,让岛内人民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改天换地的幸福获得感,树立起与大陆同胞共同奋斗、振兴中华的信心。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闫晓东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