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能源变革趋势看中国能源业的发展方向

王海运

中国原驻俄罗斯陆海空军武官、少将、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

仅就全球能源变革的基本趋势谈点看法,目的是为探讨中国能源产业发展方向提供国际背景思考。多方面情况表明,全球能源形势正在进入一个重大变革期。以下6大趋势值得关注:

一、全球石油供需基本面持续失衡,供大于求的局面短期内不可能根本性改变,但是断言“低油价时代到来”有失偏颇

最近十几年,国际油价忽而畸高忽而畸低,不过每一轮大幅波动持续时间大多较短。但是,自2014年年中国际油价开始新一轮下跌,持续至今仍然看不到供需基本面恢复平衡的前景。长时间的低油价,导致石油企业普遍经营困难,能源产业发展面临严峻考验。

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与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石油消费需求增长放缓,而石油开发仍在困境中维持增长有关;另一方面也与页岩油气开发不见明显减速、新能源替代作用不断增强相连。

从根本上讲,国际石油供需基本面持续失衡是由世界经济大环境决定的。发达国家经济普遍陷入制度性低迷,“逆全球化”“去全球化”抬头。世界经济低迷不振可能还要持续相当长时间,经济增长对能源生产的拉动作用短时间里难以显现,必然导致国际能源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难以改变。

但是,由此断言“低油价时代已经到来”未免有些主观:世界经济不会长时间低迷不振;多数发展中国家仍然处于“煤炭时代”,主要发达国家要完全弃用煤电也将是十几、几十年以后的事情,相当长时间里油气仍将是人类的主导能源;新能源开发技术进步是个缓慢过程,其规模性替代石油需要在十几、几十年之后。

因此,我国的能源产业的发展,应当在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进步、降低开发和炼化成本,以及能源效率提高、煤炭清洁利用等方面做出重点努力,争取走在世界油气产业新发展的前列。

二、新能源产业蓬勃发展,正在引领一场新的能源革命,但是相当长时间里可再生清洁能源难以成为人类的“主导能源”

尽管国际油气价格持续低迷,但是可再生清洁能源开发却在逆势增长。尽管新能源规模性替代石油需要相当长时间,但是其对维护人类能源安全的作用日益凸显。

这主要是因为:在世界新一轮产业革命中占据新能源开发制高点成为世界主要大国的战略追求,投入不断加大;先进材料技术、计算技术、储能技术以及能源互联网、分布式能源发展迅速,为新能源的开发利用提供了重要支撑;抑制全球气候变化的巨大压力,成为新能源开发的重大促动因素。

但是,由于世界经济形势对新能源开发的拉动作用有限,新能源开发成本短时间里难以大幅度降低、竞争力难以大幅提升,储能技术研发明显滞后,新能源规模性利用需要规模性改造基础设施、投入巨大,因此在相当长时间里可再生清洁能源难以成为人类的“主导能源”。

这就要求,我国能源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必须确保作为“主导能源”的石油天然气保持增量发展,另一方面必须为几十年后的能源安全提前进行布局,下大力开发可再生清洁能源,争取成为新能源革命的“领头雁”。重点是在传统能源增效减排和清洁利用、新能源开发利用、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和“绿色生产方式”等方面占据世界制高点。

三、石油美元的霸权地位发生动摇,但是美元霸权及金融炒作仍将是影响国际石油市场的重大因素

石油美元是美国聚敛世界财富、操控国际油价、影响国际能源秩序的重要工具。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式崛起、世界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动,石油美元的霸权地位发生动摇。一些重要油气生产国在国际油气交易中扩大本币或者其他货币结算的趋势不断加强,美元的霸权地位动摇,成为影响国际能源秩序的重要因素。

与此同时必须认识到,与世界经济实力对比变化及国际能源秩序调整是个缓慢过程有关,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里,石油美元仍将会维持一定的强势地位,其汇率变动仍将会对国际油价产生重要影响,美国仍能够以此手段操控国际石油市场、掠夺世界财富。

以美国为主的金融资本的投机炒作,是放大国际油价供需失衡、导致国际油市剧烈波动的重要因素。与能源需求持续不振密切相关,金融炒家近年炒作国际油价的动力下降,其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减小。但是,由于发达国家对金融炒作的监管宣示远远未能落到实处,一旦供需基本面趋于平衡,投机资本杀回国际油市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抑制金融大鳄炒作国际油价产生的负面影响,仍将是必须直面的重大课题。

我国能源产业的发展,必须充分考虑国际金融因素的影响,充分利用“战略买家”的重要地位,增大国际石油交易的话语权和定价权,联手新兴国家制止投机资本对国际油价的炒作,扩大国际石油交易的人民币份额。

四、地缘政治事件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出现“反规律”现象,但是两者的相互作用仍将是全球能源安全的重大影响因素

地缘政治事件特别是发生在世界油气主要产区或者与重要油气生产国直接相关的地缘政治事件,往往会拉抬国际油价上扬。加之投机资本趁机兴风作浪,国际油价往往会非理性暴涨。

但是,自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以来,尽管与油气主产地相关的地缘政治事件频频发生,但是国际油价不仅很少上扬,有时甚至会继续下跌。对这种“反规律”现象的解释各种各样,但是依笔者浅见,供需基本面严重失衡、地缘政治事件及其可能引发的金融炒作不足以改变国际油价低迷大趋势的共识性判断,很可能是主要抑制因素。因此,一旦供需接近平衡,地缘政治事件对油价波动的放大作用仍然可能再现。

能源具有突出的战略资源属性,其与国际政治、国际安全相互关联、相互作用的基本规律不可能改变。我国能源产业的发展,绝对不应因地缘政治事件对国际油价冲击一时下降而低估其影响重新增强的可能。我国对外能源合作特别是“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必须切实考虑相关地缘政治问题。

五、国际能源秩序进入重要变革期,但是公正合理的新型能源秩序的形成尚需相当长的时日

构建以能源生产国、消费国、过境国利益平衡、共同安全为基本诉求,以全球能源合作安全、共同安全、可持续安全为核心目标的新型国际能源秩序,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共同追求。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是其主要建构力量,这种力量日渐增强、加速凝聚,推动国际能源秩序进入重要变革期。

但是,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新型国际能源秩序的构建与整个新型国际秩序的构建相一致,必然会遇到重重阻力。新旧势力围绕国际能源秩序的博弈将会持续,凝聚新兴力量、推动国际能源秩序构建任重道远。

我国能源产业的发展,特别是能源国际合作,应当切实考虑如何为构建新型国际能源秩序做出更多的大国贡献,如何通过大国作为谋求更大的能源利益。

六、中国对全球能源产业、能源秩序的影响显著增强,但是相当长时间里仍然难以成为国际能源规则的主要制定者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既是能源消费大国也是能源生产大国。尽管能效不断提高,但是由于经济持续增长、能源需求旺盛,相当长时间里中国仍将占据全球能源“战略买家”的重要地位。

中国所倡导的能够体现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有利于全球能源生产和供应稳定及各国共同能源安全的新型国际能源秩序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响应,中国理念、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同。中国在国际能源关系中的地位持续增强,对国际能源秩序的影响力持续增大。中国的大国作用日益凸显,越来越成为国际能源领域的重要“玩家”。

在此情况下,我国能源产业的发展,必须充分考虑如何为我国大国地位、大国影响力的增强做出更具实质意义的贡献。与此同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相当长时间里国际格局包括国际能源格局仍将是西强东弱,争取国际能源规则制定权仍将是包括我国在内的新兴国家的艰巨任务。

考虑到全球能源变革的上述趋势,中国能源产业的发展,既应着眼于中国崛起对能源供给的刚性需求,在维护本国能源安全方面做出具有前瞻性的战略安排,亦应着眼于作为新兴大国对全球能源共同安全必须承担的大国责任,争取为新型国际能源秩序的构建做出“负责任大国”的贡献。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海运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