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缺钱,又怕钱“咬手”,欧洲要改改对华心态了

沈孝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国际部法文编辑室主任、《新华每日电讯》报编辑中心副主任兼国际版主编,新华社巴黎总分社社长

欧洲一向以”不差钱”自居,但自打债务危机以来却一直缺钱,各国企业目前都在到处寻找投资商大举融资 以便实现重振。中国当前正是资本走出去的高潮,这原本是中欧经济合作的最佳机遇,然而,欧洲几个大国却纷纷发出了“限制中资”的明确信息。一方面“钱紧”,另一方面又怕“钱咬手” ,欧洲人的矛盾心态暴露无遗。现在是他们彻底改变心态的时候了。

德法意三国联合行动


早在今年2月中旬,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政府就联名致函欧盟委员会,要求欧盟为各成员国政府能够“干预国有控股的直接投资”提供法律依据。信函指出,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应当拥有更多手段,有权审查个别收购案并在适当情况下否决它”;引发争议的是那些“不公平的交易,因为他们依赖国有资金或旨在有针对性地大规模收购重要技术”。

《金融时报》评论指出,德、法、意这三个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公布的这封信件,实际上是呼呼欧盟“授予它们对中国资本高技术收购交易的否决权”,并要求欧盟制定更严厉的法规来“防止高技术企业落入中国之手”。

在6月中旬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上,限制中资进入欧洲再一次成为热门话题。法国新总统马克龙第一次参加欧盟峰会,他在峰会上提出了在欧洲建立“外资监控机制”的倡议,各国领导人就此进行了讨论,但由于存在分歧,因此会议没有做出结论。会议决定将这一倡议提交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提出具体方案。

容克对建立“外资监控机制”表示支持,他认为,欧洲是“一个开放的欧洲,而不是被贱卖的欧洲”。据欧盟内部人士介绍,各国领导人同意对第三国的战略性投资进行“分析”,而不是全面进行“筛选”,而且还必须“充分尊重个成员国的能力”。

西希葡VS德法意


德、法、意等国的主张并没有得到欧盟内的一致认可。马克龙的建议遭到了众多南欧国家的反对和质疑,其中包括西班牙、希腊和葡萄牙等国。这些国家担心这一计划一旦实施将可能限制它们接受中国资本,而引进中国资本对这些国家的经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此外,这些国家还担心欧洲大国可能通过这种限制性立法来控制本国的经济政策。在欧盟内部存在明显争论的情况下,欧盟峰会没有就此作出决定,而把对这一提议的讨论无限期地推迟。

德国《经济周刊》6月29日引述默克尔的话说,“欧洲必须努力抵御它(中国)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同声同气应对中国”。她说,虽然中国和欧洲的经济有越来越多的交织之处,但是,战略性产业和政府采购项目仍旧是争论的焦点。

默克尔还提到了德国芯片制造商的投资项目,她说:“如果中国等国家想买一家在获得巨额补贴建立起来的企业,我们就不得不做出反应。”在谈到如何对这类企业进行界定的问题时,她认为,“或可通过将一些工业定义为对欧洲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来处理外资进入的问题”。

德国在引进中国资本方面是持保留态度最明显的国家。去年10月份,德国经济部制定了《欧盟层面投资审核建议要点》,目的是帮助德国高科技企业避免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国企或半国企的“不受欢迎的”收购行为。据媒体披露,这份文件提到欧盟和各成员国政府对非欧盟国家投资者收购欧盟企业的广泛禁止权,如果收购方在公司所占股权超过25%,从而成为拥有否决权的少数派,各国政府将可以禁止收购。

德国对中资收购直接干预


最近,德国政府对几个中资收购项目采取了直接干预的做法。去年年初,中国企业美的并购德国机器人制造企业库卡公司,曾引起德国政府高官的公开反对,经过长时间调查后,德国经济部终于在去年8月为库卡并购案放行。去年5月中国福建宏芯基金收购陷入亏损的德国半导体设备供应商爱思强公司,9月份德国经济部已经批准这一项目,但是一个半月后突然收回成命,对这一项目进行重新审查。据悉,德国政府改变主意的原因是,美国情报机关告知德国,这一收购计划涉及军用和安全技术。此外,德国经济部还拒绝了中企提出就收购德国照明巨头欧司朗公司出具无异议证明的申请。

当前这股限制中资进入欧企的浪潮,是在中国投资欧洲持续猛增的情况下出现的。据西班牙《国家报》去年10月援引埃萨德商学院的研究报告提供的数字,2015年中国对欧盟的投资增长55%,达到288亿欧元,是2013年的3倍。2016年中国投资总额将创新纪录,达到303亿欧元,中国在欧盟的资本存量将达918亿欧元。这份报告还公布了中资在欧盟各国分布情况:英国接纳中资最多,为200亿欧元,意大利为138亿欧元,法国为97亿欧元、爱尔兰为70亿欧元、德国为68亿欧元、葡萄牙为66亿欧元。

这份报告还指出,中国是世界上第三大投资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的增长速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预计到2023年中国或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投资国。

 

“限制中资”将是长期困扰因素


欧洲当前在限制中资进入问题上大做文章并不是偶然的。今年举行的中欧领导人19次会议上,欧盟继续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为此,双方未能发表联合公报。在欧盟峰会上,各成员国一致反对中国产品向欧洲倾销,坚持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由此可以看出,欧盟在对华问题上依然顽固坚持原有立场,没有丝毫转变和松动。

欧洲对中资进入持质疑态度并非偶然,主要原因是:

一、地域歧视。一般而言,欧洲并不排斥外资,美国自不待言,就是中东阿拉伯的投资也颇受欢迎,沙特、黎巴嫩的大投资商都是法国政府的坐上宾。但是,欧洲对亚洲的资本进入有抵触,上世纪80年代法国对日本和韩国的并购案都加以限制,担心亚洲生产方式引入国内。现在对中资的质疑实际上是这种地域歧视观念的延续。

二、中国恐惧症。对于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飞跃发展极不适应,过去欧洲以施舍者自居,现在被中国超越过去,心理极度不平衡,对中资的进入极为恐惧,担心欧洲都被中国收买了。舆论对此也大肆炒作,对政府也构成压力。政府限制中资也有面对社会舆论压力的考虑。一些国家内部反对党以“中国资本进入将危害国家主权”为借口抨击执政党,甚至组织游行示威等抗议活动,形成不小的反华浪潮,给政府造成巨大压力,这也迫使有关国家政府在审批中资并购案时犹豫不决、横生枝节。类似事件在法国发生过多起,最终不得不取消或者调整并购项目规模,使得双方均受损失。

三、担心尖端科技外流。尖端科技是欧洲的看家宝,尖端科技一旦丧失,欧洲将失去竞争优势,很难在世界立足。因此,像德国这些科技大国十分担忧中国通过企业兼并获取其尖端科技,最终败给中国。因此,德国政府一方面积极推动同中国的经济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又对投资合作十分警惕,并且在欧盟中率先对中资进入采取立法和行政限制措施的国家。这正是其矛盾心态的体现。

由此可见,欧洲“限制中资”既有现实考虑,也有历史和社会背景。但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欧不断深化经贸合作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中资进入欧洲也是相互有利的大趋势。因此,欧洲只要放平心态,务实理性地看待中资进入问题,通过双方协商谈判,而不是采取保护主义的单边行动,那么,这个问题完全能够得到妥善解决,达到双赢的结果。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孝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