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长生:金正恩放低身段释放善意究竟为哪般?

朱长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新年伊始,除了伊朗多地骚乱外,可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可以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元旦贺词更令世人关注与轰动的事情了。金正恩出人意料、破例亲自向韩国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采取组派代表团等所需措施”、双方“也可以紧急会谈”,以便商议参加即将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

一通同族同宗是一家的“亲情牌”打出,马上得到韩国的呼应。双方又是重新开通板门店电话沟通联系、又是商定举行高级别会谈。形势急转直下,让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金正恩放低身段、亲自向韩国释放善意究竟唱的是哪出戏?

一、核武能力确乎达到了足以拥核自重的程度


成为核国家是朝鲜对抗美国“敌视政策”、维护政权生存的既定战略。从金日成到金正日再到金正恩,朝在经济十分困难、外部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坚持不懈发展核武器,自2006年以来先后进行6次核试,核当量不断增大,从最初的800吨TNT到目前的10.8±4.8万吨TNT(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测定)(另有估计4.3万吨TNT), 日本认为最近1次核试验比上次威力大约10倍,韩国认为比上次威力大9.8倍。

同时,朝鲜还多次进行弹道导弹试射,使运载手段不断完善,运载能力逐步提高。尤其是2017年11月试射的“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朝鲜声称打击范围可覆盖美国本土全境。

“各种核弹运载工具的试射与超强力热核武器的试爆,从而顺利地、成功地实现我们的总的志向和战略目标,我们共和国终于拥有了任何力量用任何方法都无法撤除的强有力的、可靠的战争遏制力。”

“我国的核武力足以粉碎和应付美国任何形式的核讹诈,是压制美国不敢冒险玩火的强大遏制力。美国绝不敢向我和我国发动战争。”

“美国必须明白,美国本土全境已进入我们的核攻击射程内,核按钮始终放在我办公室办公桌上,这并不是威胁,而是事实。”(金正恩新年贺词语)核威慑能力的大幅提高,使金正恩自感有本钱、有资本同美国抗衡,更有自信、有底气来同文在寅谈缓和、谈合作、统一,在北南关系和朝鲜半岛事务上占居更大的主动、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二、发展经济重要性上升


一手抓核武发展、一手抓经济建设是金正恩时代朝鲜奉行的内部政策。2013年3月底,朝鲜劳动党中央全会决定“实行经济建设和核武力建设并进路线”。4月初,朝鲜内阁便召开扩大会议部署任务。2016年5月,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正式通过了这一路线。

然而,几年下来,是一手硬、一手软。核武发展是“一枝独秀”,那也是“全体人民”长期“勒紧腰带”盼来的,冒着“威胁生存的制裁、封锁和生活困难”“绝对支持和大力推动”的结果。尽管朝鲜政府也采取了多项改革措施,试图盘活市场,也小有成效,但终究由于基础差、底子薄,加之天灾人祸(发展核武耗资甚至,与经济建设难以并行不悖)、外界不断加大的制裁封锁,外来投资、技术、人才进不去,经济发展严重滞后。

央视记者去年到朝鲜采访就感受到,国际制裁下的朝鲜国内汽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断供与价格飞涨,金正恩元旦贺词仅提到去年水果获得丰收,粮食与其他农产品情况只字未提,困难可想而知。

在“实现了完备国家核武力历史大业”之后,该把主要精力用在经济建设上了,无疑经济工作将成为朝鲜劳动党、政府新年度的重中之重与首要关注。而要发展经济既需要营造一个好的朝鲜半岛环境,又需要突破国际制裁与封锁,韩国便是这一破局的突破口。

三、统一思想、凝聚共识任务重


金正恩新年贺词中还有一个关键词,反复强调全党全体人民的“团结”问题,间接说明了维护稳定对朝鲜执政者的重要性,即便不能说是迫在眉睫,那也绝对是当务之急。金正恩指出,“政治思想威力”是朝鲜第一国力,要求进一步加强全党在组织思想上的团结,“所有党组织绝不要容许一切与党的思想背道而驰的杂牌思想和双重纪律,要千方百计地加强全党以党中央委员会为核心的一心团结”“要让全体军队和人民从思想意志上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在任何逆境中也都与我们党同生死共命运。

党、群众团体组织和政权机关要让一切工作趋向和服从于加强一心团结”。维护国内社会稳定,可以说是除经济建设之外的又一压倒性课题与任务。金正恩执政后、特别是过去两年,借劳动党第七次党代会、七届二中全会和党支部委员长大会之机,对党政军系统进行了组织整饬与清洗,其力度与频度可以说是罕见的,核心层人员进进出出、换来换去,一大批前朝老臣纷纷或离去、或落马,新人也不断或换岗或肃清,已呈常态之势,岂不人人自危?

韩国当局表示,过去一年,朝鲜共有15人,包括4名军人逃往韩国,比2016年增加了3倍。应该说,这是朝鲜社会稳定性的一个缩影。而主动缓和北南关系无疑对金正恩形象是个加分的选项,并更有助于集中全力努力实现社会稳定团结。

四、打破朝鲜半岛对峙僵局的重要尝试


同时,也应该看到,这也是金正恩对韩国总统呼声的正式回应,是对国际社会期盼的顺应。韩国十分看重即将在其境内举行的冬奥会,一心要把平昌冬奥会办成“和平冬奥”,而能否如其所愿,朝鲜态度是关键。因此,文在寅多次呼吁朝鲜能够参加冬奥会,并通过国际奥委会出面做朝鲜的工作,还把这作为一项出访任务,恳请对方也能帮助说服朝鲜参赛。

此外,还提出了同朝方“无条件对话”的建议,并表示可考虑推迟韩美联合军演。去年12月中旬联合国副秘书长费尔特曼访问朝鲜时也表示“平昌冬奥会是摆脱当前局面的一系列转机之一”,希望朝鲜接受联合国提出的参加冬奥会的意见。对朝鲜而言,这又何尝不是打破朝鲜半岛对峙僵局的最佳时机呢?是以金正恩放出了这一试探气球,而韩国也借机迅速作出反应,给足了金正恩的面子。

中国、俄罗斯与国际社会应该做的就是顺势而为,因势利导,趋利避害,警惕有人从中作梗,给予这种势力以道义谴责,甚至尽可能的打击。同时,更加关注朝鲜的民生与社会稳定问题、关注朝鲜对联合国制裁的承受度,在联合国制裁框架之外,尽可能对朝鲜施以经济、人道主义援助,坚决反对在联合国制裁之外搞单独、追加制裁。

我们衷心希望:2018,好运朝鲜!平安朝鲜半岛!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