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天航母”梦想难掩其致命军事“软肋”

杨民青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副社长、新华社《世界军事》杂志总编辑

曾被热评的美国新军事变革以后,美国虽然曾一度登上军事一超独霸的地位,但是,很快将自身极度依赖空间基础设施的保障和支持的“软肋”暴露于世,这使得那些具有空间攻击能力的国家,可对其进行“点穴”式攻击,在非对称战争中赢得主动权。为此,多年来,美国寄希望打造“空天航母”,阻退空间战略对手,但是,从根本上说,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梦想而已。

从作战武器和指挥方式上说,美国新军事变革前后的最大的不同是,精确制导武器成为新军事变革后的主战兵器,由空间设施支持自动化指挥成为作战中枢,从而形成了实时、快捷、精确的作战方式。

当今美军的自动化指挥系统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赛其”半自动化防空系统,即:美军早期的指挥自动化系统,后来经过发展,于上世纪70年代初,建成战略C4I系统──也称美国全球军事指挥控制系统。

这一系统由战略预警系统、通信系统和各级指挥中心的自动数据处理系统组成,因此,具有较高的快速反应能力,保障美国国家指挥当局在平时和战时对全球部队实施不间断的指挥。根据“空地一体战”的特点,美军还提出了包括机动控制、火力支援、防空、情报/电子战、战斗勤务支援等5个功能领域的战术C4I系统的概念,分布于天上地下的自动数据处理,全部依赖于由卫星等组成的空间基础设施支持和保障。

以精确制导武器为代表的高科技武器在海湾战争中一经问世,可谓震惊世界,尤其是各国的军事研究界。其实,当时的多国部队的精确制导武器只占所用武器的10%左右,严格地说,并非真正意义的现代高科技战争,但是,这些初露头角的武器却实现了“发现即摧毁”的神话,这的确是人类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实施的作战,分为空中战役和地面战役,其中,空中战役包括:战略性空袭、夺取科威特战区制空权和为地面进攻做好战场准备。在空袭之初,美国的卫星侦察,及时和准确地保障其集束炸弹摧毁伊拉克车队。

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多为部队空军,集中各种作战飞机,平均日出动量达2000至3000架次。据统计,至地面进攻时,在科威特战区的伊拉克军队中,至少有54万人伤亡,其比率到达25%以上,其中,重装备损失达30至45%左右。

海湾战争开战的11天以后,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已完全掌握制空权,随后,空中行动的重点转入科威特战区。多国部队共出动飞机近10万架次,投弹9万吨,发射288枚战斧巡航导弹和35枚空射巡航导弹,使用一系列最新式飞机和各种精确制导武器,对选定目标实施多方向、多波次、高强度的持续空袭,极大削弱了伊拉克军队的指挥能力、战争潜力和战略反击能力,为多国部队发起地面进攻创造了条件。此场战争的武器和打法,在很长时间以后,令世人瞠目截舌。

不过,令人更加称奇的现代战争是事过8年后的科索沃战争。在北约空袭南联盟的战争中,以精确制导武器为代表的高技术武器已经达到了100%,成为真正的主战武器。当时,人们看到,无论是从游弋在亚得里亚海的航空母舰,还是到幽灵般掠过长空的隐形战机,美军为首的一批又一批高技术武器粉墨登台,科索沃完全成了新武器的试验场。

在空间支持和保障力量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使用航天武器的规模,达到空前地步。据悉,北约共用了50多颗卫星,直接参加军事行动,为其各种战斗行动提供保障。其中,有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2颗雷达成像军事侦察卫星、3颗传送图像和数据的卫星,而另外3颗轻型卫星也加入了情报保障行列。

除侦察卫星外,北约还动用了大量的气象卫星,包括美国空军军事气象卫星、4颗观测海洋和大气的气象卫星和2颗欧洲气象卫星。美国全球卫星系统的24个航天器以及各种通讯和数据卫星也在为打击南联盟的军事行动提供信息支援。事实上,南联盟上空已经被北约大批军事卫星密织起一张太空数据网。

从空中力量看,北约在空袭一开始,就集中了460架先进作战飞机对付南联盟空军的170架老旧作战飞机,后来,更是增加到1200架,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有绝对的优势,是所谓“第四代”航空兵器与“第二代”航空兵器的较量。

美国空军中最先进的B-2隐形战略轰炸机、B-1远程战略轰炸机以及F-117隐形战斗轰炸机全部投入战场。特别是价值22亿美元的B-2隐形轰炸机首次投入实战,格外引人注目。据美国军方透露,这种世界上最昂贵的隐形战略轰炸机是从美国本土的怀特明空军基地起飞,经过4次空中加油到达作战区域的。

北约的大规模空中作战之所以能够顺利进行,正是因为它完全掌握着制天权、基本上掌握着制空权和战场制信息权,并且,形成了信息与火力一体化的作战系统。北约多次增调EA-6B电子干扰战机和能发射“哈姆”反辐射导弹的战斗机,就是为了夺取制信息权。而精确制导武器,靠的是预侦察获取的目标信息和投射过程中以实时信息进行导航、定位和主动寻向的。

有专家认为,科索沃战争是现代战争的成功版本,再次证实现代战争不再是传统的陆、海、空三位一体的战争,而是陆、海、空、天、电一体的多元空间的战争,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迅猛发展,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战争成为未来战争的主导形式。

有专家认为,科索沃战争以及其后发生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是新型的信息化战争,以精确制导武器为代表的武器是信息化武器,美军是现代信息化军队的蓝本与典范,建设信息化部队是未来军队的发展方向。基于从空间基础设施支持和保障获得的经验,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更加强调打造更加先进、更加庞大、更加系统的先进武器。

在伊拉克战争前后,美军在总结所谓新军事变革经验后,甚至曾经提出打造“超级武器系统”,即:尽可能地将空基、海基、陆基以及单兵武器,全部纳入由空间设施支持和保障的大系统中,从而不仅实现“单向透明”,而且,实现“防区外发现和摧毁”。

美军的上述新经验和新概念,基础和根本的保障是空间基础设施,也就是说,这种体系越庞大、越先进、越快捷、越智能,就越加依赖于空间设施。美军在打造所谓的这种军事超级系统指挥体系和超级武器体系的同时,其实已经发现其自身存在的脆弱性危险性——空间保障既是维系美国作为超级军事强国的支点,也是维系其致命弱点。

在现代战争中,对拥有卫星的一方迅速取得战争的胜利起到了很大的辅助和保障作用。但是,未来,太空系统将面临从防御敌方攻击到应对迅速变化的技术和支援需求等各种挑战。由于卫星自身的脆弱性以及缺乏反应能力,使其难于应对未来的挑战。

正因为这样,多年来,美国越加重视空间建设对军事的保障作用,越加担忧绝对领先的空间地位受到任何挑战。为此,美国不断制订和修改空间战略,组建空间试验室和空间试验部队,不断强化空间作战部队。美国防部计划于2050年前,部署至少3艘“空天航母”,组建巡天舰队等。

早在2006年,深陷伊拉克战争及阿富汗战争泥潭的布什政府就公布了《美国国家空间政策》战略报告。报告强调美国享有空间绝对自由行动权,有权不让“敌国”进入空间,支持美国在月球、火星以及以外的探测活动,以及为提高空间能力而部署空间武器,拒绝签署任何限制美国空间发展的国际协议。

不过,与美国的初衷相悖,美国新的空间政策存在新的隐患,美国相关的空间建设计划,使本来就存在困难的经济雪上加霜,财政负担不堪重负,特别是重返月球计划等不仅耗资巨大,而且,其中的研究载人飞船的“星座工程”远远落后于预期。

同时,美国引发的空间军事化,必然促使全球空间武器化步伐加快,空间轨道资源出现紧缺,空间碎片有可能产生“雪崩效应”。2008年,美国遭遇金融危机打击,美国政府的空间政策难以为继。2010年6 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布了新版《美国国家太空政策》提出,在保障美国绝对空间优势的前提下,为适应不断削减的国防经费,将调整美国空间战略,转变为以开发低成本太空项目提高空间资产的生存能力,依靠小型私人企业和同盟力量的防守态势,并通过制造舆论、限制技术等各种手段,保持其在空间的领先地位。

以《国家太空政策》为基础,美国国防部长和国家情报总监于2011年1月,公布了《国家安全太空战略》,这一战略“的目的是维持和提高”美国太空活动和太空能力所带来的“国家安全利益”。为完成《国家太空政策》列出的任务,《国家安全太空战略》建立了具体的目标以“加强太空稳定与安全;维持和提高战略性国家安全太空优势;扩大为美国国家安全提供支持的太空工业基础”。

2011年2月4日,美国发布的《国家安全与空间战略》报告,将空间态势感知和基础性情报作为优先发展任务,要求能提高发展、采购、生产、操作及维持空间能力。为此,美国政府开始推进“快速响应空间”计划,从技术发展和项目制定上,围绕首要任务部署计划,大力削减成本。

美国的“快速响应空间”计划,旨在能于几天或几小时内,把目标卫星发射入轨,或实现空间系统快速修复,主要由小型运载器、小卫星平台、机动快速发射设备等组成。小型运载器以低成本运载器为主,以满足低成本、长期贮存以及快速响应和发射的需要;小卫星平台主要发展能支持多种载荷的通用化、标准化战术平台。快速响应空间技术将大大减少卫星发射系统、小卫星平台和运营设备的研制成本和周期,能够快速实现卫星发射等任务。

早在2007年5月,美国国防部就在卡特兰空军基地设立了“快速响应空间”计划联合办公室,以加快推进快速响应空间进程,并相继启动实施了以“猎鹰”为代表的快速响应运载器、以战术卫星为代表的快速响应航天器等重要项目。后来,又提出了即插即用卫星概念,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快速响应装备卫星。

前总统奥巴马在提出全面禁止空间武器的同时,进一步强化“太空快速响应”能力的发展。2009年10月,美国《新闻周刊》登载关于即插即用卫星的文章,称美国国防部正在研发成本低廉、像洗碗机那么大的卫星。这样的卫星在几天甚至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由建造好的零件组装起来,被迅速“按需”发射。

据悉,美军的“太空快速响应作战”将实现如下军事航天能力:

一是拓展太空系统的应用范围,使空间系统具有更广泛的战术应用能力,快速提供针对战役和战术任务的战场情报、监视与侦察,部队移动中通信,气象监测,定位、导航等各种信息;

二是提高太空的战略应急能力,成为大型卫星系统战略能力的有力补充,在大型卫星系统受到攻击而失效时,“太空快速响应作战”系统可快速提供系统重建能力;

三是使空间系统更易于维持、更有效,并具有更强的生存能力,成为太空防御的新途径,有效提高关键太空系统在未来战争中的快速补充和恢复、重建能力;

四是计划拟采用标准化的卫星通用平台和模块化有效载荷及部件,通过快速组装和测试技术等,形成太空系统的快速研制和部署能力。

总之,在美国看来,未来,如果有了“太空快速响应作战”系统,支持美军现代化部队、现代化作战的基础便有了可靠的保障。其实,象任何武器发展规律一样,只要有了先进的盾,便会有更加强先进的矛。

正因为这样,2007年1月,中国用火箭击落报废卫星的试验,被美国称为中国欲打太空战,是极其严重挑战美国空间地位的行为。然而,在中国专家看到,中国的这次试验的意义,堪称当年研制成功原子弹。从那些至今,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在空间能力领域不断取得了一系列的新突破,有国外专家认为,当今,中国已经完全具有了新的空间技术能力,打破霸权国家在空间领域里的垄断。

对于伊拉克、前南联盟、阿富汗这样不具有空间军事能力的国家军队来说,新军事革命后的美军的确具有难以比拟的绝对空间优势,然而,对于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具有空间军事能力的国家和地区来说,美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将自己致命的弱点裸露给对方。

从理论上说,具备空间攻击能力的一方,即使不具备美军其他常规先进武器,也有可能通过有效的“空间点穴”式打击将其击溃,从而使美军众多依赖空间支持和保障的先进武器装备无法发挥效能。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杨民青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