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眼中的世界——那就是一个“角斗场”

你想象不到,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世界观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在特朗普的眼里,当今世界仍然就是一个“角斗场”,远非“命运共同体”。在特朗普看来,为了利益而竞争、博弈、乃至拼杀,是这个世界上国家生存的基本原则。上个世纪西方强国“弱肉强食”的外交行动,在特朗普时期又要开始显露出来。

2017年5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和总统的高级经济顾问加里·科恩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阐述了特朗普的外交原则。文章说:“世界不是一个‘全球共同体’,而是各国、各个非政府行为体和企业参与并相互竞争以从中渔利的角斗场。我们没有否认国际事务的这一本性,而是直面这种本性。”

特朗普如何“直面这种本性”?那就是美国的外交比以往更加横行霸道,损人利己,动不动就用武力威胁其他国家,毫无信誉可言。一年来,特朗普在外交上的所作所为,充分证实了他把世界视为角斗场的世界观。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因特朗普的外交行动而受到严重破坏,世界形势出现更为复杂和动荡不安的局面。

一,“强权就是公理”言论再次沉渣泛起


美国《华尔街日报》2017年12月19日发表了美国哈得孙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瑟·赫尔曼的一篇文章。文章说,特朗普明白,拯救世界的不是美国的理想主义,“而是美国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文章还特别强调:在当今世界,“意识形态不再重要,但强权至关重要——而大国将不可避免地主宰小国。在这个新时代中,强权必然成为公理。”

特朗普上台之后,一手抓经济,一手抓强军,要“使美国重新强大起来”。在外交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以追逐利益为其本性,一切行动都是为了谋求美国利益,并且要使美国获得的利益最大化。特朗普奉行的外交原则是通过实力谋利益:在经济利益面前,盟友关系是第二位的;不利于美国的利益,是可以进行武力威胁和动武的;为了经贸利益,是可以与对手进行谈判和交易的;美国得到的好处不多,各种国际条约和区域协定是可以随意撕毁的。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的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前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12月20日在《纽约时报》网站上发表文章说:特朗普认为,“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美国要想成为赢家,必须以牺牲别人为代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共同利益,没有国际社会, 只有美国的价值观。

二,特朗普的霸道外交使世界无序可循


特朗普在外交上的霸道行径处处可见。去年4月,特朗普无视国际法,毫无顾忌地向叙利亚军事基地发射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赤裸裸地侵犯一个国家的主权。6月,他丝毫不顾国家信誉,在其前任奥巴马总统刚刚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美古关系上开倒车,限制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禁止美国公司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有生意往来,继续执行奥巴马政府取消的对古经济制裁。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不再讲意识形态的特朗普,宣称他对古巴实行的新政是因为古巴不自由,没有民主。他甚至暗示要推翻古巴现政府。

7月,美国政府宣布对委内瑞拉总统及其13名政府官员实施经济制裁,8月,特朗普声称要对不听话的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10月,特朗普威胁要退出和废除中美俄英法德六国与伊朗长达九年谈判达成的核协议,遭到包括其盟国英法德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坚决反对。12月,联合国举行大会讨论美国提出的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议案,投票前,身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竟然发出恐吓和威胁,他说要盯着大家投票,谁不投票支持美国谁就要付出代价,美国将会取消对这些国家的经济援助。投票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立即表示要对反对美国提案的国家采取报复行动。美国的做法完全是个无赖,毫无公理可言。在朝鲜问题上,半年多来,特朗普声称要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的威胁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在上台第三天就毫不犹豫地宣布退出12国谈判多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并对已经实施多年的《北美由贸易协定》重新进行谈判,毫不理会协议中其他成员国的利益和感受。更有甚者,6月1日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声称美国将开始就“重新加入或谈判一个全新的更有利于美国的协议进行谈判”。《巴黎协定》上有包括美国在内的190多个国家签了字,它是一项联合国框架下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协议,然而,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说退出就退出,毫无信誉可言,其霸道作风可见一斑。除了美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表示愿意重新进行全球气候问题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此批评美国“背叛了世界”。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指责特朗普把美国变成了“流氓国家”。

特朗普之所以要废除多边贸易协定,是因为他认为多边贸易协定要照顾到其他国家的利益,而双边贸易谈判对美国最为有利。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去年8月在解释特朗普为何退出TPP时说,总统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他认为“相对于多边谈判,双边谈判对美国更有利”。《巴黎协定》对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是一个非常重要和必要的协定,但是特朗普认为,它妨碍了美国煤炭和石油工业的发展,因此必须优先考虑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的外交原则中,为了利益,信誉是次要的;对于其他国家的利益、全球共同的利益,那不在特朗普考虑的范围之内。当今世界形势因特朗普的霸道外交而出现无序状态。

三, 特朗普我行我素,毫无民主可言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去年11月13日发表了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的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喜欢独裁超过了民主,在特朗普看来,“理想的政体就是领导人可以随心所欲”。

在国际上,特朗普欣赏的是铁腕领导人。沃尔特的文章说,世界进入2017年,“独裁似乎又流行起来”,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对上述这种流行趋势“基本上是溢美之词”。

沃尔特认为,特朗普的行为完全背离了美国以往的做法,哪怕是打着一个民主的幌子都不要了。沃尔特在文章中说:“诚然,美国在支持民主方面往往前后不一,而且一旦有重要战略问题频临险境,就极其殷勤地与独裁者和暴君结盟。然而,承认在核心政治价值观及其他利益之间权衡取舍,而且有时支持后者,这是一回事;完全摈弃我们的理想,忙不迭地赞扬那些天天践踏这些理想的人,那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文章指出:“这样做也是非常糟糕的战略,因为它挥霍了我们过去的宝贵外交财产,即坚信美国实际上坚持原则而不是赤裸裸的自我利益,即使实际表现达不到自我宣称的理想。” 沃尔特的文章表明,特朗普连美国虚假的民主外衣也不要了,在特朗普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利益。

在国内,特朗普在其美国政府班子中奉行的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做法。去年5月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被解职,就是因为科米不听从特朗普的指示停止调查“通俄门”事件;8月,在竞选中为特朗普胜选立下汗马功劳的总统首席顾问斯蒂芬·班农被踢出了白宫,两人在一些政策问题上出现了间隙是其重要原因;11月初,特朗普对国务院工作人员不支持他的工作议程感到“不快”,他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他是决定美国外交政策“唯一重要的人”,对于国务卿蒂勒森是否会继续干下去,他表示“我们看吧,我不知道”。在特朗普任职的第一年里,有15名政府高级官员被替换或被解职。这在过去的美国新政府中是不多见的。

四,特朗普的利已主义使其盟友彷徨,纷纷寻找出路


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的口号对其盟友国家来说,就是要求它们:要听美国的话,不要占美国的便宜,要多承担联盟义务,减少美国的负担。特朗普的利已主义使美国盟友不知所措,美国靠不住了,它们正在纷纷寻找新的出路。

去年5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访问欧洲,他没有按照惯例谈北约的重要性,而首先提出来的是:北约“28个成员国中有23个国家未支付他们应支付的费用,有些国家有大笔款项未付,这对美国纳税人来说是不公平的”。特朗普命令式地宣布说,北约成员国必须提高它们的防务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否则美国不会无条件为欧洲安全提供保障。

欧洲媒体报道说,特朗普的欧洲之行令欧洲盟友“感到愤怒和失望”。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28日回国后表示,欧洲“必须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欧洲可以依赖别人的日子“在 某种程度上已经结束”。 包括美国媒体在内的西方媒体纷纷发表文章,呼吁欧盟“到了摆脱美国霸权”的时候了,“欧洲必须走自己的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7月份报道说,美国两个最亲密的盟友德国和加拿大领导人公开表示应当掌握自己的命运,“其他国家不再依赖美国的指导,也不再(普遍地)支持美国的政策倡议,他们对美国的能力失去了信心,他们将自己保护自己,作出自己的安排。他们会相互达成协议,还有可能与被美国视为敌人的国家达成协议”。美国的盟友离心倾向开始显现。

在美军驻扎日本和韩国问题上,特朗普表示这两个国家应该承担美国驻军更多费用,如果它们不增加承担的费用,美国就“撤军”,“我们为它们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特朗普提出要重新构建美国与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国家的盟友关系,要把钱花在美国自己身上,不能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去年11月,特朗普访问日本和韩国时,首先提出的是要这两个国家大量增加购买美国的军事武器。据韩国媒体报道说,自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以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过多次通话,特朗普每次与文在寅通话时,都直言不讳地要求韩方购买美国的最新武器。特朗普除了借口朝鲜威胁之外,对美韩贸易逆差一直表示不满,并称其责任主要在韩方。在特朗普的施压下,日本首相安倍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都表示了积极配合的姿态。

12月8日欧盟和日本宣布达成了一项庞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即《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法新社报道说,一旦这个协定完成所有程序得到双方的批准,就将出现一个有着6亿人口和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30%的经济区。这是日本与欧盟撇开美国达成的一项有史以来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日本首相安倍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当天在布鲁塞尔发表的声明说:这向世界传递出一个明确信息,即欧盟和日本致力于保持世界经济在自由、开放和公正的市场中发展,抵制保护主义的诱惑。法新社报道说,这“明显是向美国总统特朗普传递出的信息”。

美国《华盛顿邮报》去年在一篇报道中说,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越来越像“美国独行”。德国《焦点》周刊认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口号事实上终结了美国的主导地位,并标志着美国统治时代的结束。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