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松内紧——俄罗斯传媒管理之道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此文系作者1月20日在华语智库第二届论坛上的发言

管理传媒,各国有各国的高招。

美国的传媒管理相当精明。法律禁止政府从事新闻和媒体,因此美国所有的报刊和电视台都是私人办的,唯一的例外是美国之音,那是美国国务院办的,但是法律不允许它在美国本土广播,在美国听不到美国之音。

美国的说法是:政府办媒体,会向人民发布对政府有利的信息,妨碍人民对政府的批评和判断。

美国的传媒也批评政府,但这是“小骂大帮忙”。绝大多数传媒能够“自觉地”为美国利益服务。既然媒体觉悟那么高,政府何必出钱出人、费心费力办媒体、管媒体!

俄罗斯也相当精明,传媒管理,外松内紧。

俄罗斯约有两万种报刊,一千家电视台,几十家通讯社。媒体大多被国家掌控,多数电视台由国家或国有公司控股。70%的电子传媒、20%的全国性报刊和80%的地方报刊,为国家所有。

叶利钦时期,传媒不受控制,处于独立地位。当时国家政策和高层人事都由寡头控制,遑论传媒。媒体敢讽刺叶利钦,但不敢批评后台老板。例如,当时的独立电视台唯老板别列佐夫斯基之命是从。

2000年普京主政以来,吸取苏联媒体管理从“全面专政”到后期“全面失控”、戈尔巴乔夫“传媒丧国”、“叶利钦受制于传媒”的教训,通过民主和法制手段,巧妙而严格地控制传媒,为我所用。

俄罗斯管控传媒,有的是办法。

处理好传媒的所有制问题


苏联时期,传媒归国家所有,由政府统一管理。现在,俄罗斯的传媒模式很有本国特色,兼顾“政治正确”与市场原则。从所有制看,俄罗斯传媒以国家传媒为主,社会团体传媒和私有企业传媒(包括极少数外国传媒)为辅。

传媒与当局的关系发生根本变化。苏联时期,政府与传媒是上下级、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现在,关系是多样化的,当局既可通过控股、参股、创办与合办等形式主导传媒,也可借助法律行政手段规范传媒。

政府参与传媒的创办和管理,主要通过以下几种方式:

1.政府创办独资传媒公司,管理和控制部分传媒。“今日俄罗斯”传媒公司是国有的,全俄广播电视公司控制“俄视”电视台、“文化电视台”和“灯塔”电台,还有各地区的国家电视台。《俄罗斯报》是联邦政府机关报,《红星报》是国防部机关报。

2.通过国有企业控制传媒。例如,国家控制的天然气工业公司控制着“独立电视台”和“莫斯科回声”电台,俄罗斯统一能源公司控制着“Ren-TV”电视台。

3.通过政府控股的联合公司控制传媒。例如,国家占有俄罗斯“公共电视台”(ORT)51%的股份。

4.通过亲政府的组织和个人控制传媒。例如,中心电视台(ССЦ)受亲政府的“系统联合公司”操控,《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曾由普京好友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控制。

传媒开放


一是所有制开放。1991年起,俄罗斯全面开放传媒市场,包括外国资本在内,各种资本原则上都可以自由进入传媒业。2000年,联邦议会通过《传媒法修正案》,规定外资在俄罗斯传媒的股份中占比不得超过50%。

俄罗斯传媒不搞全面私有化,而是实现商业化。大部分传媒要自谋出路、自负盈亏。例如,俄英双语的《外交家》月刊原先由俄罗斯外交部主管和拨款,后来改为拨款和自筹资金各占一半,2014年,要求全部自筹资金,主编无能为力,出了近200期的《外交家》就只好停刊。

二是内容开放。传媒可以批评政府,批评普京。俄罗斯还专门办了个“外国传媒”网站,发表世界各国报刊材料的俄文译文,包括批评普京的材料。例如,2018年1月17日发表了《纽约时报》报道《哈萨克斯坦弃用俄文字母》、乌克兰报刊综述《该把克里米亚还给乌克兰了》、瑞典报纸文章《普京入侵乌克兰》。

柔性控制


1991年《俄罗斯新闻传媒法》出台,出版和新闻审查彻底结束。只要不触动国家安全、政治安全和道德底线,传媒基本上是自由的。

当局精力有限,对媒体的管控应该抓重点,首先抓受众面最广的电视和电子传媒。至于报刊,种类繁多,读者不多,管他干嘛!

普京主政后,推出宏扬俄罗斯思想、加强强国意识、崇尚社会团结的治国主张,提出“媒体为国家利益服务”的理念,间接控制舆论和传媒。

俄罗斯对传媒既给自由,又不放纵。从某种程度上说,俄罗斯的新闻审查仍然存在。但是,这种审查只限于舆论导向的控制,对传媒的内容和质量却不作任何审查。

当局对媒体的查禁不再采用直接手段,而是依法采用间接方式:

1.行政干预。例如,利用消防局、税务局和质检所,不厌其烦地频频审查政府厌恶的媒体。即使查出无关紧要的小问题,也郑重其事地走司法程序,让媒体疲于奔命,无奈之下只好关门大吉。

2.法律管制。利用广播电视许可证发放制度和竞争上岗制度,吊销“不听话”媒体的执照,或终止其播出权。也可以通过指控媒体诽谤政府官员名誉和尊严,迫使媒体就范。

3.经济施压。政府可以通过停止补贴施加压力,迫使地方媒体服从。

4.利用国家垄断传媒基础工业之便利,予以掣肘。例如,国家可以通过其垄断了的印刷业,随时让不听话的报刊无法发声。

普京强调媒体为国家服务,但也强调民主制度和依法管理媒体。政府、投资者、新闻出版机构和从业人员、社会受众同主流意识之间的关系日渐理顺。

网络监控


俄罗斯信息产业发展迅猛,域名数量位居全球第五,网民超过7000万,是欧洲第一网络大国。

调查显示,近半数网民倾向于相信社交网络的信息,而不是政府发布的信息。为了夺回话语权,政府加大在新兴媒体上发布信息的力度,消除民众的不信任感。总理梅德韦杰夫拥有脸谱和推特网的个人主页,外交部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建立主页,还和部分驻外使馆一起在推特网上建立多种语言的公共主页。

未成年人网络安全,是政府关注的重点。俄罗斯约有900万18岁以下的网民,2/3的儿童上网没有任何监管保护措施,未成年人所访问的网站中有四成以上是不良网站。2010年底,俄罗斯颁布《保护青少年免受对其健康和发展有害的信息干扰法》,各大网站强制分级,网吧强制安装有害信息过滤系统。

2016年7月,俄罗斯颁布《网站黑名单法》,限制网络传播非法内容。网站如果传播淫秽、鼓励自杀或自残、毒品等内容,会被主管部门纳入黑名单并关闭;如果传播少儿不宜内容,会面临法院的裁决。

监管部门对各大论坛的帖子和网民留言实行24小时监控,通过技术手段及时甄别,避免网络谣言扩散。

2016年12月5日,普京批准新的《信息安全理念》,确定保证信息安全的目标和任务。国家要支持本国信息产业,实现进口替代,保证民族精神复兴,抵御对传统精神道义价值观的攻击,保护信息基础设施,应对他国和恐怖分子的袭击,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网络招募。

信息安全事关国家安全,优先于个人自由。美俄都在打“混合战争”,不仅用军事手段,还用经济、政治、外交和信息等手段对付敌手。国家对互联网的调控将成为监控信息领域、保证社会稳定的重要方式。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