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四两拨千斤”使土耳其疏美亲俄

闫晓东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军控和裁军协会理事

叙利亚问题的实质是美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在中东地区争夺势力范围。作为美国的盟友、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由于其紧邻叙利亚的重要地理位置和较强的军事实力,它的外交走向成为俄美之间的重要筹码。从国家属性看,它本应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支持国。然而,去年普京的一个远见卓识的外交举措,将土耳其的外交态度引向“逆转”。新年伊始,土耳其向美国支持的位于叙利亚北部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发动军事打击,显示出“疏美亲俄”的态度,折射出普京“四两拨千斤”的外交战略结出“硕果”。

 (一)


土耳其领土面积约为中国的8%,人口是中国的6%,称不上是大国,但在复杂的中东地区,由于它的武装力量(包括警察部队)有近100万人,在北约中仅次于美国,超过英、法、德等欧洲强国,战力在中东地区仅次于以色列,算是地区一霸。

2017年年底,俄罗斯开始从叙利亚撤军,标志着持续近七年的叙利亚战乱迎来了和平的曙光。但是,在叙利亚打击恐怖势力中处于被动的美国,不甘心处于俄罗斯的下风,它趁着“反恐”话题仍可利用之际,将亲美的库尔德武装力量组织起来。

1月14日,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宣布,将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共同组建一支3万人的“边境安全部队”,及时向库尔德武装人员提供培训,并派出4900辆货车和约2000架飞机,向库尔德武装运送包括防空导弹在内的各种武器。

虽然美国声称“组建这支部队,旨在为那些流离失所、重返废墟家园的人们加强安全保障”,但是国际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美国布下的“棋子”,为下一步与俄罗斯继续争夺对叙利亚局势的影响做准备,是对俄罗斯目前主导的叙利亚政治进程的明显阻碍。

美国的军事意图强烈激励了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建国、独立梦”,招致俄罗斯和土耳其的不满。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明确表示,美国此举将导致叙利亚分裂。土耳其斥责美国策划的库尔德人合流,威胁到土耳其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指责美国建立这支“边境安全部队”,没有征询过土耳其的意见,美国方面破坏了其“不再为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的承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烈抨击美国,“这个被我们称为盟友的国家(美国),不顾我们的反对、警告和善意建议,执意要在我们的边界上建立一支‘恐怖主义军队’,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其建成之前扼杀这股恐怖力量”。

土耳其和俄罗斯经过2天的磋商,得到了俄罗斯的默许之后,1月20号开始,出动F-16战斗机,对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的阿夫林(Afrin)地区(原为俄罗斯控制区)发动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空袭了“边境安全部队”的军事观察点和燃料库等目标,并凭借其强大的空中优势,随后出动300多辆德制豹2系列坦克,陆地打击库尔德武装。国际舆论认为,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有力地帮助了俄罗斯,削弱了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控制能力。

  (二)


在这之前,土耳其“疏美、亲俄”的外交走向还突出地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在经贸领域,因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土俄关系一度恶化。2016年夏季,在美欧一致对俄实施外交孤立、经济制裁俄罗斯的背景下,土耳其与俄关系恢复了正常,两国元首热情互访,友好合作重启,曾经中断的土俄双方合作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年供气总量可达630亿立方米),恢复了正常运作。该项目可将俄罗斯的天然气经黑海海底输往土耳其,部分线路可输往东南欧国家,为俄天然气进军欧洲市场铺平道路,这对俄罗斯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在军事领域,去年4月正当俄罗斯与北约紧张关系白热化之际,土耳其作为北约的重要成员国,不顾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反对,筹划从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对此,美国参议员本•卡丁要求美国政府评估,土耳其此项交易会对北约整体安全构成怎样的影响。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彼得•帕维尔警告说,如果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购买俄罗斯防空系统,将面临“必要的后果”,其中包括将使土耳其被排除在北约盟国统一的防空系统之外。

埃尔多安面对美国和北约的警告根本不屑,他抱怨说,西方的武器价格太贵,土耳其要寻找替代品。去年12月30日,土耳其最终决定花费总额25亿美元,从俄罗斯购买四个营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两国已经达成协议并签署了合同,土耳其为此已支付了第一笔款项。

 (三)


土耳其之所以“疏美、亲俄”,其原因很简单:利益的驱使,而普京精准地抓住了争取土耳其向俄靠拢的时间节点。

2015年11月,正当俄美在叙利亚激烈博弈之时,土耳其充当了美国“马前卒”的角色,击落了一架在叙利亚执行任务的俄罗斯战机,致使一名飞行员牺牲。面对勇于“战斗民族”俄罗斯,美国都要有所收敛,而土耳其竟然敢于对其冒犯,世人普遍猜测俄方会严厉报复土耳其,为后者捏一把汗。然而,俄罗斯随后采取了包括禁止从土进口农产品在内的经济制裁之后,就此收手。

2016年7月间,俄罗斯获得土耳其反对派将对总统埃尔多安发动军事政变的消息后,普京不计土耳其击落俄战机之仇,命有关部门将这一情报告诉了埃尔多安,使埃迅速平息了军事政变,避免了灭顶之灾。随后埃认为此次未遂政变和流亡在美国的土耳其宗教人物居伦有关,多次要求美国引渡居伦,但美国以证据不全为由拒绝了埃的要求。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办公室主任威尔克森曾公开称,美国中情局局长布伦南直接插手了这场军变。为此,埃尔多安认定美国使用的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一定程度参与了这次未遂军事政变,背后有美国的授意。

这次未遂政变成了土耳其与俄美关系变化的分水岭。在决定埃尔多安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美国险些致他一命,而俄罗斯救他一命。事后埃尔多安专访俄罗斯,向普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土俄两国进入了友好发展时期。与此同时,作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则和美国关系趋冷。最近土耳其向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发动军事打击,主观上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完整统一,客观上便是对俄罗斯的知恩图报之举。

土耳其“疏美亲俄”的变化,显示了普京作为战略家的外交才干。他用一条重要信息的“四两”,拨动了在中东地区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土耳其向自己靠拢,撕裂了北约,同时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闫晓东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