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劝美国中情局长别再“误判”了

叶志雄

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原驻联合国首任记者。

2018年1月30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发表一篇采访报道,标题是:“美国中情局长(蓬佩奥)称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不亚于俄罗斯”。从报道引述的话看,何止是“不亚于”,应该是“更大威胁”,直白讲也就是“最大威胁”。而且,这已是他半年来第二次发表这样的“高论”了。

 一、从时机看动机


 

这两次谈话发表的时机令人玩味。去年7月26日他断言中国对美国是“最大威胁”时,正值美国参众两院、民主、共和两党以及美国媒体热议、热炒所谓“通俄门”的时候。他的谈话客观上无疑是“急救针”和“退烧药”。这次访谈的发表更“恰巧”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就任以来首次正式访华、深化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互利合作的前一天。他对BBC的此番访谈难道不是在“泼冷水”甚至“发警告”么!

再说,这次访谈又是在美国白宫和国防部连续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及《美国国防战略报告》之后不久。(据称美国参联会本月还将发布《美国核态势评估报告》。)这些报告明确将美国战略关注重点从国际恐怖主义转到“大国竞争”,而中俄则是“竞争对手”。蓬佩奥的访谈是否在为这些战略性文件作“点睛”之笔呢?

二、简单数字逻辑只会砸自己脚


 

蓬佩奥这次访谈论证中国是美国“最大威胁”的依据是:“中国对西方施加的秘密影响,同俄罗斯的颠覆活动一样令人不安”,而且中国人开展此类“秘密活动”的“影响要大得多。”

且不论他所谓中国“秘密影响”和“秘密活动”是何所指,耸人听闻却又毫无实据的含混之词,出自美国中情局长之口岂不离奇!

再说,媒体传播及文化影响等历来是美国引以为傲的“软实力”,怎么轮到中国那怕略有起色便成为十恶不赦的“秘密影响”和“秘密活动”!去年12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份报告中,还专门为此创造一个新词:“锐实力”,为的是同美国“软实力”有区别。这不又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吗?

不过,蓬佩奥却忘记了一个举世公认的事实:要讲世界“影响力”,目前美国仍属世界第一。美国诸如“阿拉伯之春”等“秘密活动”的惨痛后果,世人至今仍历历在目。那么,美国岂不理所当然是全世界“最大威胁”!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战略误判会酿成世界悲剧


 

正确的战略决策来源于正确的战略判断,而战略误判则会酿成严重恶果。1950年,如果不是朝方误判美国不会军事介入朝鲜半岛南北战争,如果不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和麦克阿瑟将军误判刚解放的新中国不会出兵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那么朝鲜战争的历史悲剧也许根本不会发生。

反之,正是因为毛主席、周恩来总理与尼克松总统及基辛格博士对当时世界战略态势演变,做出正确的战略判断,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才实现1971、72年中美关系长期僵局的突破,世界形势才发生有利于世界和平、有利于中美两国及两国人民的巨变。

四、战略误判会错失时机


中美关系曲折发展中有过不少战略误判因而错失时机的事。在中国解放战争接近全面胜利前夕,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并没有随同少数西方国家使节立即撤退,中共方面也已决定与他有“燕京情缘”的黄华同志(后任外长,副总理等)去拜会磋商未来中美关系。可惜,随后不久大使便被紧急召回,毛主席也就写下名篇《别了,司徒雷登》。

1954年,周恩来总理出席著名的日内瓦会议期间,打算同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握手接触,美方却刻意回避了。

1971年中美双方安排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并公布尼克松总统即将访华后,美国仍未正确判断出联合国大会(10月25日)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已水到渠成、势不可挡。(按照基辛格博士的说法是尼克松访华后才有可能。)因此,美方在26届联大仍然抛出所谓“重要问题”提案、“双重代表权”提案以及推迟表决等手法百般阻挠,直到GA2758号决议通过而被联合国内外引为笑谈。

 五、是误判还是蓄意“判”误?


 

这里不妨回顾一下中美关系发展史上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插曲。尼克松总统因水门事件下野后,1975年中美双方为维护关系改善的势头,商定由中方派出最大规模、最高规格的中国艺术团访美。

当时,全国各地100多位音乐舞蹈等艺术尖子(包括殷承宗、吴雁泽、朱逢博、刘德海等),集聚北京反复排练。笔者还就美国及中美关系作了介绍。然而“四人帮”头目江青却节外生枝,阻挠周恩来总理的精心安排。她利用手中权力,坚持增加“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曲目。解放台湾确是中国内政与权利,但在赴美演出中高唱“解放台湾”则是另一回事。这种国际交往常识江青不可能不明白,因此显然不属于战略误判,而是蓄意“判”误!结果行程告吹。

那么,蓬佩奥先生半年之内两次在敏感时刻高调渲染中国是美国“最大威胁”,究竟是战略误判还是蓄意“判”误呢?他本人最清楚。不过,误判属于战略思维失误,而蓄意“判”误则是居心叵测。但愿蓬佩奥先生属于前者,而不是蓄意误判、误导、添乱、帮倒忙!

 六、正确了解是正确判断的基础与前提


 

为了妖魔化中国、制造“中国最大威胁论”,蓬佩奥大肆夸张中国的世界影响力。其实,谁都清楚迄今仍是美国媒体主导着国际舆论阵地和话语权,并对世界正确了解中国产生负面影响。

早在1960’s初,笔者去伦敦远郊采访李约瑟博士(Joseph Needham)创建的英中了解协会研讨会。一位知识分子妇女郑重地问:中国现在有没有电灯还是点油灯?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李约瑟博士为该组织起名为“了解协会”而不是通常叫法“友好协会”。1970’s初,笔者去底特律福特汽车公司总部采访,工会朋友在座谈时问:听说中国(当时的)人民公社是“劳工营”(Labour Camp),男女老少都分开住是吗?听罢真令人感触良多。

笔者也采访过美国多所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所,会见过资深“中国通”费正清(Farebank)。他们的资料馆藏令人印象深刻(包括不少县志以及中国文革时期的大字报)。但厚古薄今则似乎是通病。

如今中美各层次的交流互访以及平民百姓的留学、旅游早已今非昔比。但是一个共识是:目前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超过美国人对当今中国的了解。

七、了解中国正当时


 

中美两大国曾经人为阻隔多年,再加上历史人文、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不同,相互了解、包容极为重要。1970’s起,笔者曾应邀访问过美国东南西北许多州。1978年中美建交谈判前夕,笔者也曾陪同美国高级新闻代表团(包括“中国通”罗德里克先生)去中国各地访问。应该说双方都得益匪浅。

1973年笔者曾登门拜访并邀请美国世界知名新闻专栏评论家李普曼(Walter Lippmann)访华。可惜当时他已84岁高龄,久病缠身未能成行,次年12月便不幸去世。

回想至此,笔者不禁突发奇想:如果蓬佩奥先生愿意拨冗访华,看来中方是会敞开大门的。除了亲眼目睹中国各方面飞速发展之外,他会看到京沪广深并不代表中国全貌,正像当年美国朋友常说纽约并不代表美国一样。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他还会看到中国对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真诚意向,看到中国人民对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期盼。

中美两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大发达国家,是世界两大经济体。中国人民在为振兴中华、圆“中国梦”而砥砺奋进。特朗普总统也一再宣称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则两利,斗则双输。固守零和博弈、冷战思维只会祸国殃民。何去何从,主动权在自己手中。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叶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