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嘉平:半岛南北关系修好之路依然悠长

朝韩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重启高层对话,达成多项共识,半岛危机迎来转折点。但双方对话基础薄弱,诉求目的存有差异,且受外因掣肘,后续对话充满变数。处在转暖期的朝韩要冲出阴霾,走出“寒冷冬天”,绝非一夕之功。

一、朝鲜坚持发展核导,半岛注定永无宁日


平昌冬奥会为南北握手言和带来契机,但无法改变核导问题现状。朝鲜誓不弃核,坚持核导发展不动摇,必致半岛危机频发,朝韩难以逃出对抗的黑洞。

首先,核武发展已不可逆转。金正恩积极推进“核经并进”战略,把核武开发作为基本国策写进了宪法。朝鲜《劳动新闻》1月9日称,美国对朝制裁施压政策已然失败,朝鲜已经成为“拥核力量”。

朝鲜一直谋求国际社会承认其“拥核国”地位。未来即使相关国家继续宣称不承认、不接受朝鲜有核国家地位,继续坚持半岛无核化主张,朝鲜也不会放弃核武器,成为事实上的有核国家。未来朝韩无论怎么谈,这一条朝鲜不会改变,铁了心要搞核武装。

其次,发展核武信念更坚定。朝鲜举全国之力发展核武器,就是为了自保生存,巩固政权。伊朗核框架协议被美国弃如敝履,引起金正恩高度警觉。对朝鲜来说,“拥核”才是硬道理。

朝鲜绝不会做无核丢“命”的萨达姆,更不会做弃核也丢“命”的卡扎菲。针对美国执意靠实力解决半岛问题的意图,金正恩在元旦贺词中,要求核武研究机构和火箭工业部门快马加鞭,大量生产已证实其威力和信赖性的核弹头和弹道火箭,并加以实战部署。还要针对敌人核战争阴谋活动,始终保持能即时实施核反击的备战状态。

二、美朝难有破冰之举,制约朝韩关系改善


半岛问题,说到底是朝美矛盾。朝韩关系能否实现根本好转,关键取决于朝美关系改善。朝鲜弃核与美朝和谈无望,将使朝韩未来对话陷入困境且充满变数。

其一,预设前提对话难以开启。特朗普上台后,将朝视作美国“首要安全威胁”,采取“极限施压”政策,再次将朝列入支恐名单,朝美矛盾愈加深重,对话大门越关越紧。特朗普多次表示,愿和金正恩展开有条件对话。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日前表示,美朝谈判立场未变,朝鲜首先必须停止核试验。这等于堵死了谈判之路。从当前情况看,朝美对话条件极不成熟,谈判时机遥不可期,这无疑给朝韩两国后续对话和降低半岛对抗态势蒙上了阴影。

其二,朝美难在核问题上妥协。美国坚持将朝美关系改善与解决朝核问题挂钩。美国“鹰派”人物黑莉1月2日放话,朝鲜可以同任何国家展开对话,但如果没有成功促成朝鲜放弃和销毁所有核武器,美国就不会认真对待和承认有关对话。俄罗斯政治调研中心专家罗曼·洛博夫认为,对朝保持高压,逼迫放弃核导计划是华盛顿对朝政策的基本要素,但这对已经实际拥核的朝鲜而言几乎是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未来朝美围绕朝核问题的斗争将更趋激烈。

其三,美国对朝制裁不断加码。美国正在绕开联合国,寻求对朝实施更大范围、更加严酷、更见成效的制裁措施。1月16日,美国纠集20国外长,在加拿大温哥华召开所谓“朝鲜半岛安全稳定外长会议”,决定继续对朝保持最大限度施压,防止朝借半岛局势转暖之际逃避国际制裁。1月24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朝新一轮制裁,对涉嫌支持朝鲜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9家公司、16名个人和6艘船舶进行追加制裁。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第8次对朝进行单边制裁,使曙光初露的半岛局势再次陷入迷雾。

三、朝韩矛盾根深蒂固,相互防范缺乏信任


朝韩要想使对话态势能够延续到平昌冬奥会之后,除了在对话中培育信任和积累共识外,还面临来自美国的干扰和破坏,双方关系能否获得实质性改善仍是未知数。

第一,美国干扰掣肘朝韩对话。倘若没有美国同意的事实上的“双暂停”,朝韩高层对话难以实现。朝美对话前,韩国总统文在寅向特朗普承诺,说服朝鲜与美对话。由此看出,朝韩改善关系的金钥匙在美国手里。美国务院和白宫都强调,在朝鲜明确做出弃核努力前,朝韩无论开展什么形式对话,美国都“不会当真”。下一步,韩国将与美保持步调一致,按照美国的旨意调整对朝政策,继续压朝弃核。美国这样泼冷水、使绊子,必然增加朝韩修好的难度。

第二,朝鲜难从韩国获取实惠。2017年,联合国安理会接连通过对朝制裁案,朝外汇收入减少,经济发展缓慢,百姓苦不堪言,就连公职人员也是怨声载道,执政当局倍感压力和不安。金正恩旋风般刮起“冬奥外交”,最重要诉求就是恢复经济合作,获得实际利益,包括允许朝鲜输出服装、开城工业园复工、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等,以缓解国际制裁的压力。但文在寅政府碍于安理会制裁决议、美日韩联合追加制裁以及美国“极限施压”政策等,可操作空间极其有限。朝鲜如达不到目的,有可能主动退出会谈。

第三,朝韩矛盾分歧难以化解。朝韩两国长期敌对,积怨太深,信任度极低。韩国《朝鲜日报》等媒体怀疑朝鲜对韩示好动机,提醒政府“朝韩会谈目标是无核化,不能中了朝鲜离间之计”。在朝核问题上,文在寅表示,与朝对话不是为了改善南北关系,而是为“朝鲜无核化”提供对话平台。半岛无核化是韩国绝对不会让步的立场。韩方首席代表、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也表示,尽管会谈达成协议,但韩方仍将同国际社会合作促朝弃核。这些言论遭到朝方极度不满,难免会削弱双方政治对话基础。

朝韩与我相邻,半岛局势演变事关我安全环境和战略利益。南北实现和解,有助于缓解我在朝核问题上的外交压力,增大我在半岛问题上的运筹空间。反之,则严重危害我战略安全和国家利益。我们乐见朝韩对话能持续健康向前推进,更要关注阳光过后的走势。

– END –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刘嘉平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