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想借“奥运外交”为朝美对话搭桥,谈何容易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朝鲜半岛今年以来围绕平昌冬奥会呈现一派和缓景象。此前尖锐对抗的朝鲜和韩国自1月9日达成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协议后,双方进行了一系列互动,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率团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及相关活动。

韩国喜出望外事出有因


按照朝鲜宪法,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代表国家”,相当于“国家元首”。在朝鲜领导人的排名中,金永南位列第二。韩国对朝鲜派出如此高级别的代表团出席冬奥会开幕式喜出望外,欢欣鼓舞。青瓦台发言人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金永南是朝鲜宪法上的国家元首,在以往访韩的朝鲜人士中级别最高。

这是金永南首次访韩,体现了朝鲜希望改善韩朝关系和奥运圆满成功的意愿,展现了朝鲜认真的、富有诚意的姿态”。韩国作为此次冬奥会东道主“将热情接待朝鲜高级代表团”,并“将做好举行高级官员间对话和沟通的准备”。

韩国如此喜出望外事出有因,一是朝鲜派出如此高级别代表团出席冬奥会开幕式,给足了韩国面子;二是金永南不在韩国去年实行的对朝单边制裁的名单之中,省却了韩国的许多麻烦;三是作为韩国谋划多年的一件大事,平昌冬奥会将因朝鲜的参加而变得更加安全,更加和平,更加圆满,成为文在寅政府的一大业绩;四是由于金永南的到访,韩朝关系进一步改善,半岛局势更趋缓和有了更多的机会和保障。这正是韩国一直竭力邀请朝鲜参加冬奥会的主要动机之一。

韩国媒体分析说,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冬奥会开幕式等多边活动场合“不期遇见”金永南,两国领导人见面是大概率的事情,而经过双方协商,举行单独的会见和会谈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若举行这样的会见或会谈,对持续推进韩朝对话大有好处。

 “奥运外交”的重点是为朝美对话搭桥


韩国外交部2日说,在冬奥会期间,文在寅将开展一场“冬奥外交”,与14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谈和会晤,其中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这场“冬奥外交”中,韩国最看重的是为朝鲜和美国搭桥,促成朝美对话。

文在寅2月2日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通话中开始着手推动朝美对话。他在通话中委婉地表达了希望美国借助冬奥会与朝鲜对话的意愿。他说,“希望南北对话和关系改善的动力能够持续下去,为半岛和平作出贡献。而彭斯副总统访韩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转机”。据韩媒报道,2月8日,文在寅将借与彭斯共进晚餐之时“强调朝美借奥运之机进行接触的重要性”,并“争取在各国高官出席的欢迎晚宴上安排彭斯与朝鲜高官见面”。

青瓦台高级官员解读说,“朝鲜和美国的高级官员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如果双方能够会面,将成为朝美对话的始发点”。言下之意是要求美国不要放弃这次“绝好的机会”,借冬奥会的多边舞台“发出考虑朝美对话的信号”。

不过,特朗普对文在寅的“委婉提议”并未作出回应。青瓦台高官也对彭斯是否会见金永南持悲观看法。这位高官说,彭斯对朝美对话持消极态度,主张对朝制裁施压,因此,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朝美对话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不大。

朝韩对话延伸为朝美对话谈何容易


把朝韩对话延伸为朝美对话一直是文在寅政府的设想和努力目标。朝韩对话能否延伸为朝美对话,则取决于多种因素。

第一,朝韩对话能否持续下去并取得实质性成果。今年来的朝韩对话总体呈平稳状态,但也暴露出一些弱点:

一、朝韩在对话目标上不同,朝鲜希望缓和南北军事紧张状态,停止韩美军演,实现和解合作,打破制裁;韩国希望通过改善南北关系促使朝鲜回到有关核问题的谈判桌上,消除朝鲜核导对自身的安全威胁。

二、朝鲜强调“我们民族之间”解决问题,排除“外来势力”;韩国强调与国际社会,尤其是与美国合作解决问题,韩美同盟不能因南北关系改善而受到削弱和损害。

三、朝鲜强调制裁与对话不能并行;韩国强调不能因对话而放松制裁,文在寅1月10日表示“暂不考虑单独放松对朝制裁”。

四、朝鲜要求韩国管控舆论,尤其是保守媒体的反朝言论;韩国强调“言论自由”,不可能也做不到言论一律。朝鲜取消双方达成协议的在金刚山举行联合文艺演出,就是因为韩国右派媒体的说三道四。

五、朝韩交流合作受到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的限制,韩国不敢也不能放开手脚开展南北交流合作。文在寅表示,韩方“将在对朝制裁问题上与国际社会保持步调一致”。

在朝韩对话方面,韩国如果不能摆脱美国和国内保守势力的掣肘,不能对朝鲜的“诚意”提供相应的回报,对话就很难持续,也就不能取得相应成果,更谈不上延伸为朝美对话。

第二,朝鲜是否暂停或冻结核导试验及卫星发射。朝鲜虽然宣布完成了核武建设“历史大业”,政策重心转向致力于经济建设,今年以来强调核导问题的言论也少了许多,但并没有改变拥核路线,也没有宣布暂停核导试验或冻结核导计划。

坚持拥核,获得“有核国家”地位已经成为朝鲜坚定不移的“国策”和“自保”手段。伊拉克、利比亚事态给了朝鲜不可磨灭的教训,特朗普政府试图废除伊核协议又给了朝鲜深刻的警醒。核导试验是朝鲜手中的一张牌,在形势需要时随时可以使用。而发射卫星则是朝鲜的另一张牌,且“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朝鲜的对美政策已经从过去的“先和平,后弃核”改变为“在拥核基础上谋和平”。这与美国的“先弃核,后和平”大相径庭。如果朝鲜不在核导问题上有所调整,至少宣布暂停或冻结核导计划,朝韩对话就很难持续下去,把朝韩对话延伸为朝美对话就只能是一种难以付诸实施的美好愿望。

第三,美国能否松动高压政策。美国支持朝韩对话,只不过是为了韩国能顺利举办平昌冬奥会,而并不认为朝韩对话能解决朝核导问题,反而认为朝韩对话是美国对朝高强度施压的结果。特朗普把朝韩对话归功于自己,文在寅则“感谢”美国的“努力”。

美国一方面表示支持朝韩对话,同意推迟韩美联合军演,另一方面却保持着对朝“极限施压”,且动作频频:

一是特朗普在1月30日的国情咨文中称朝鲜核导“很快就会威胁到我们的家园”,表示要“发起一场运动,施加最大的压力”,强调“不会重犯过去那些让我们深陷危险的错误”。美国防部长马蒂斯1月26日在与韩国防长宋永武会谈时告诫称,“不能因南北对话而放松对朝制裁施压”。

二是调遣“卡尔?7?4文森”号航母等在冬奥会开幕之际到半岛周边海域,名为“保证冬奥会安全”,实为向朝鲜施压,同时加强了在韩国及周边地区循环部署战略武器的措施,并在冬奥会开幕前的2月1日举行美韩“销毁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演练,宣布在冬奥会结束后将按预定计划举行“关键决心”和“秃鹫”联合军演。

三是在温哥华召集主要由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出兵国参加的“20国外长会议”,要求与会国加强对朝制裁,进行海上封锁,并强调(与朝鲜)对话的前提是朝鲜必须停止“威胁活动”。

四是美国始终强调“所有选择都在桌面上”,没有放弃军事打击手段。美国防部长马蒂斯1月26日在与韩国防长宋永武会谈时表示,美国“虽然支持奥运对话,但是仅靠奥运对话不能解决无核化等重要问题”。他说,“金正恩政权是对全世界的威胁。我们的对应虽然以外交为主导,但要以军事选择作为后盾”。

美国一些媒体和专家学者近期大肆炒作对朝实行“流鼻血”战略(有限打击战略)。据报道,美国官方虽然否认制定过这一战略,但原本内定为美国驻韩大使的半岛问题资深专家车维德近期被取消提名资格,据称与其反对“流鼻血”战略有关。

五是再次祭起“人权”大旗。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谈到朝鲜问题时,用了很大篇幅列举了曾被朝鲜扣押的美国大学生死亡和一名“脱北者”的遭遇两个事例,来说明朝鲜政权“道德败坏”和“人权”问题的严重性。他称,“只需要看到朝鲜政权道德败坏的特性,就能够明白它对美国和我们的盟友造成的核威胁的本质”。同时,特朗普还邀请8名“脱北者”作客白宫,并声称“不知道冬奥会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美国的这些言行已经引起朝鲜强烈不满。朝鲜媒体近期不断发表评论和文章,谴责美国“竭力加强政治、军事威胁”,与当前半岛谋求缓和“背道而驰”,并认为半岛“表面上呈现对话、和平的气氛,实际上仍然核战争暗流涌动”,半岛形势“依然严峻”。

要想使“依然严峻”的半岛局势真正缓和下来,不仅需要朝韩对话,更需要朝美对话。而如果朝鲜、韩国和美国不调整、修改各自的政策,朝美对话只会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