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换届”将如何影响对美朝关系?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韩国第19届总统选举结果揭晓,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获胜并“火速”就任总统。文在寅曾担任前总统卢武铉幕僚长。作为韩国进步阵营(左派)的代表,他在对外政策上与保守阵营(右派)的代表李明博、朴槿惠有很多不同。如果文在寅上台执政,其对外政策可能呈现不同风格和特点。

对美国:维持韩美同盟,但要争取韩国更多独立性和利益

文在寅4月24日通过其代表拜访美驻韩使馆临时代办时表示,“不管韩国下届政府是谁,韩美同盟都会像现在这样成为韩国外交、安保的根基。如果我(文在寅)当选总统,将从各方面进一步努力扩大和加强韩美同盟”。文在寅还表示,如果当选总统“将尽早举行韩美首脑会谈,最晚也要在7月在德国举行G20峰会时举行双边首脑会谈”。

这是文在寅对美国的基本态度——维持和加强韩美同盟关系。但是,他认为韩国也“应该学会如何对美国说不”。也就是说,美国是韩国最重要的盟国,但也不能事事都听美国的,要以巧妙的方法对美国说“不”,既维护韩美同盟关系,又维护韩国的利益。

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军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文在寅从一开始就反对在韩部署“萨德”。他认为朴槿惠政府决定部署“萨德”没有经过国会批准,没有充分考虑民众意见,也没有进行足够的外交努力争取中俄的理解,因此“萨德问题的最终决定应留给下届政府处理”。文在寅至今仍坚持这一立场,并称他“已经有通过外交方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腹案”,但没有透露“腹案”是什么。

不过,文在寅或许不得不吞下“萨德”的“苦果”。如果美国坚持要韩国支付10亿美元费用,文在寅可能会与美国发生一场争执,对韩美关系将产生一定影响。

文在寅对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推迟收回韩国军队战时作战指挥权也颇有意见。他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与美国谈判,以尽早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文在寅之所以在此问题上态度坚定,一是因为此事关系到韩国主权;二是因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是前总统卢武铉执政时与美国谈判达成的协议。作为卢武铉政策的继承人,他的这种态度不难理解。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对朝动武的舆论一时四起。文在寅4月10日在脸谱发文说,“我郑重声明,在没有韩国同意的情况下,在半岛绝对不能采取军事行动。我将拼着性命阻止在半岛发生战争”。可见,在涉及韩国重大利益问题上,文在寅不会轻易让步。

对朝鲜:主张对话,坚持无核化

文在寅对朝鲜持温和态度,主张南北对话,缓和紧张局势。他曾在回答韩国记者提出的“如果当选总统,是先访问华盛顿还是平壤”的问题时毫不犹豫地说“先访问平壤”。这一回答曾引起韩国政坛的很大争论。这也可见南北关系在文在寅心目中的地位。

文在寅还有意举行韩朝首脑会谈。4月19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南北首脑会谈能够有助于解决朝核问题,我将愿意会见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但是,我不会为了会谈而会谈。只有在能够取得可观的结果,如朝鲜冻结核计划,或采取无核化措施时,才会会见金正恩”。

在韩朝关系上,文在寅持“南北对话和无核化并行不悖”的立场。他主张南北对话、重启开城工业园区、搞活韩朝媒体及社会文化交流。他说,如果朝核问题解决进程顺利,他有意打造横跨“三八线”的半岛经济带,并争取将停战协定转为和平协定。他承诺在当选总统后,推动渐进统一,首先谋求韩朝市场一体化。

在朝核问题上,文在寅认为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推行的“分阶段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法“依然有效”。他说,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推行的对朝封锁政策和奥巴马政府推行的“战略忍耐”政策“完全失败了”。他在4月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无核化问题上,“最终的目标是把朝鲜拉到谈判桌上来。要说服朝鲜首先冻结核计划,停止核导试验,最终实现朝鲜无核化”。

面对当前的局势,文在寅在4月27日“强烈警告朝鲜不要进行第六次核试验”。他说,如果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韩国)下届政府将在很长时间不可能举行南北对话,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的重启都将变得非常困难”,“如果朝鲜继续进行核挑衅,韩美两国应实行更强有力的制裁。这是必然的”。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