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难解:北约围堵步步紧逼?

张征东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国际部编辑室主任,新华社日内瓦及布鲁塞尔分社首席记者,欧洲总分社社长

普京再次赢得俄总统大选,新任期仍将面临着一个老问题:如何应对北约对俄罗斯的战略围堵?

北约:围堵俄罗斯步步为营


近几年来,美国和欧洲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博弈愈演愈烈,相互军事威慑轮番升级。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美国推行全球霸权工具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为适应与俄罗斯军事对抗的需要,正在对其全球战略进行调整。

今年2月14日,北约国防部长会议批准改革北约指挥架构,决定组建北约两个新司令部:一个为新大西洋联合司令部,负责从北美到欧洲的海上运输安全;另一个是欧洲后勤支援司令部,负责北约军队在欧洲境内的快速部署。

这次针对俄罗斯的指挥架构改革,主要目标是把集体防御的重点重新放回到欧洲,加强东部战线前沿军力快速部署,为对付俄所采取的重要战略举措。

实际上,冷战结束近30年来。北约总体上实行的是扩张战略,全球扩张野心不断膨胀。这种扩张政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理论上,制定了三个“新战略概念”,确定全球“危机管理”理论,进行战略职能转型,使北约由一个防御性军事组织演变为一个进攻性军事集团;二是在行动上,通过扩大势力范围,军事指挥机构调整,突破传统防区,对外进行多次战争行动,检验北约战略转型的可行性。

北约前秘书长拉斯姆森在解释北约2010年制定的新战略概念时表示,北约的“领土防卫含义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北约安全的“主要威胁不是来自欧洲内部,而是来自欧洲外部”。因此,北约今后的军事行动将是全球性的。

为实现全球扩张,北约除在欧洲介入波黑内战、发动科索沃战争外,还突破欧洲-大西洋防区,先后介入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后三场战争使北约全球扩张野心严重受挫,尤其阿富汗战争把北约置入“拖不起、打不赢”战争泥潭,至今难以脱身。北约把指挥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当作它进行全球扩张的“远征作战试验”,但这个“试验”显然是失败的。

当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时,北约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克里米亚被俄吞并而束手无策,难以采取有效的军事行动。

乌危机把北约与俄关系由“新型伙伴关系”变为“战略对手”,是北约战略扩张的必然结果。北约在实施东扩过程中,对俄采取了战略欺骗手段,用与俄建立伙伴关系进行安抚。从1999年到2017年,北约先后进行了四次东扩,成员国从当时的16国扩大为目前的29国,涵盖了大多数欧洲国家。

北约通过东扩,在欧洲东部筑起了北起波罗的海、中间经中东欧、南连黑海,直至土耳其的战略防线,极大挤压了俄战略空间,形成了对俄围堵态势。

然而,北约并未收手,仍在继续策划东扩,把拉拢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作为继续东扩的重点。乌、格乃俄西南方向与北约的缓冲区,俄的战略屏障,对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俄总统普京曾多次严厉警告,北约东扩是在欧洲“制造更危险的新柏林墙”。俄于2008年8月出兵首先“惩罚”了格。2014年初乌危机爆发,俄采取异乎寻常的行动吞并克里米亚,北约与俄关系再次恶化。

乌危机是冷战后欧洲安全格局发生根本变化的转折点,加剧了欧美俄在欧洲的地缘政治博弈。在这场大博弈中,北约首当其冲,被置于了美与俄军事对抗的前沿。北约与俄相互调兵遣将,大规模军演轮番上演,对抗烈度不断升温。

尽管北约一再声称它“不希望与俄进行新冷战,但双方剑拔弩张对抗,激烈程度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冷战时期。为加强与俄的对抗,北约采取的战略举措主要有:

一是在军事理论上确定俄是北约的主要“对手和威胁”,作为威慑和防御的重点。乌危机爆发后不久,北约宣布“俄已不再是一个伙伴,而是一个对手”。北约认定“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行动是对整个欧洲自由与和平面临的根本挑战”,并表示北约“决心捍卫成员国共同安全、繁荣、自由和价值观,通过集体防御保障成员国的安全”。

2016年7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华沙峰会上明确表示,“俄罗斯已经不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战略合作关系”。华沙峰会决定,对俄采取“威慑”与“对话”政策,重启了与俄对话机制,以增加透明度,避免战略误判。

二是对军事指挥机构重新进行调整,提高在欧洲快速应对危机的能力。冷战结束后,北约为适应其战略职能转型,曾对军事指挥机构进行大幅精简。随着近几年来欧洲地缘形势的恶化,北约在东欧地区的波罗的海3国以及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与俄接壤的国家,新设立了8个地区指挥控制中心,以加强指挥驻扎在这些国家的北约军队快速行动能力。

2017年11月,北约防长会同意就军事指挥机构进行调整,以加强北约军队和物资的海上运输安全,并确保北约部队和装备在欧洲跨境快速部署。北约今年2月做出新建两个司令部的决定,就是指挥机构调整的组成部分。

三是制定针对俄的“战备行动计划”,加强前沿军力部署,频繁进行军演,增强威慑能力。北约的防御重点放在欧洲东部和南部两个方向,在东部主要集中在波罗的海、波兰和黑海3个地区。

根据威尔士峰会制定的“战备行动计划”,北约决定在快反部队基础上组建一支由多国组成的旅级规模的“矛尖”特遣部队(Spearhead),部署到波罗的海3国和波兰。到2017年底,营建制的4支部队组建完成,分别部署到了相关国家。这4支部队统一由设在波兰东北部的北约多国部队司令部指挥。

北约华沙峰会再次提出增强针对俄的军事部署,并扩大快反部队规模至4万人。美国向波兰增派了一个装甲作战旅。2017年10月,北约在罗组建一支约4000人的北约多国部队。此前,美国首批约千人携带重装备的部队已进驻罗康斯坦察军事基地。

此外,北约加大了对乌克兰军事援助,提高其与俄对抗的能力。除派军事顾问,举行联合军演外,美国还决定向乌提供反坦克导弹。

四是部署北约导弹防御系统,以削弱俄战略核导弹威慑力。美国的欧洲导弹防御系统是它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布加勒斯特峰会决定, 把美国在欧洲的反导系统纳入北约未来建立的整个反导系统框架内。

2016年5月,北约宣布,美国在罗德韦塞卢空军基地建立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建成投入战斗执勤;正在波建立的反导系统将于2018年完成。美国此前已完成在西班牙部署海基“宙斯盾”反导系统。

此外,2017年11月和今年2月,美国政府分别批准,向波兰和非北约的瑞典出售“爱国者-3型”导弹防空系统,以增强在波罗的海地区与俄军事对抗的能力。美国还正与罗马尼亚洽谈出售“爱国者”导弹合同。

五是增加军费开支,更新武器装备,为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备战。美国一直在敦促欧洲盟国增加军费,分担防务费用。成员国承诺,到2024年把各自的军费增加到占GDP的2%。

斯托尔滕贝格在今年2月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成员国中2014年军费预算达到占GDP2%标准的只有3个国家,今年可望达到8个,到2024年希望至少有15个成员国达标。他强调,“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地缘问题”。为保护欧洲安全,美国携带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装备又回到欧洲。

斯托尔滕贝格在发言中公开警告欧盟,搞欧洲防务不要试图“替代北约”。他表示,现实是欧盟自己不能保护欧洲,非欧盟的北约国家(包括英国脱欧后)担负了北约军费的80%,在欧洲防务中发挥着根本作用。

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认为,美俄互相不信任程度“不能更糟”,双方开战风险达到冷战结束以来最高点。

欧洲国家显然不愿看到北约与俄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美国重回欧洲,加剧北约与俄的紧张,对欧洲是祸是福,恐怕连欧洲人也没搞明白。

普京应对北约围堵见招拆招


面对北约步步紧逼的围堵,俄罗斯已经作出了一些初步回应。

尽管北约一再声称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不是针对俄,但俄认定它的目的就是削弱其核战略威慑力,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俄军方表示,将采取换装、研制新型导弹系统应对美国的反导系统。

目前,俄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可具备核打击能力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和“S-400”反导系统,以及部署在克里米亚的“S-400”反导系统,已经进入战斗值班。

今年3月1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亮出了可突破美反导系统的数种高精尖核导弹,以显示俄核威慑力。

普京开启新任期后,也一定会有一些新动作。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张征东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