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能否缓解特朗普之“窘”?

朱长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继签署“与台湾交往法”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又主动挑起中美贸易之争,接连对华出手,从大的方面而言固然有打压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打压“人民币结算石油期货”进程,把持争霸“世界贸易主导权”和“世界货币结算权”,遏制中国过快过速发展等考量,但于小处着眼,有无为身陷多宗丑闻之中的自己转移公众视线、解套减压之嫌?只有特朗普自己才心知肚明。

特朗普上台以来,恶心事接二连三袭来,犹如噩梦缠身、鬼魅附体,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通俄门”愈演愈烈


“通俄门”事件在特朗普上台后波澜不断、逐步发酵升级,拷问着特朗普执政的合理性。为此特朗普竞选总干事马纳福、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等先后接受司法调查;特朗普女婿、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小特朗普等人多次就此事在国会作证。

去年12月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公开承认在涉俄调查中向FBI作伪证,“通俄门”事件取得重大突破。近两个月来,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司法部长塞申斯都接受了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的约谈问话,内容直指特朗普。

特朗普核心幕僚——白宫通讯主任希克斯2月27日在国会闭门听证会上,承认在涉及特朗普的问题上曾说过“无伤大雅的谎言”。目前因“通俄门”已有16名特朗普政府官员接受了调查。特朗普前竞选总干事马纳福已被起诉,3名涉嫌受查的“川普人马”:前国安助理弗林、前竞选副总干事盖兹、前外交顾问帕帕多普洛斯都已认罪,并转为证人。

通俄案调查现已近尾声,接近扯上特朗普的最后阶段。正当此时,3月19日英国媒体又爆出猛料,英国商业运营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曾受雇于特朗普竞选团队,通过其获取的超过5000万个Facebook用户的私人信息,提供工具辨别这些用户的性格,从而推送广告影响这些美国选举人的行为。该公司现已受到突袭式调查。

媒体也够让特朗普不省心的了,不怕特朗普事多。3月22日,美国媒体又放料,经过调查,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近2万封邮件泄漏事件的幕后黑手已经查明,黑客是一名俄罗斯人,而且还隶属于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

图:ICO调查人员现身“剑桥分析”办公室

剑桥分析创始人亚历山大·尼克斯  视频截图

性丑闻官司雪上加霜


就在“通俄门”调查仍在进行之时,特朗普性丑闻又如“井喷式”曝光,接连升级为法庭纠纷。年初,特朗普被曝其私人律师曾在大选前向成人片女星克里福德支付了13万美元的封口费,以避免其公开讨论与特朗普的性关系。

克里福德签署的声明

艳星没走又迎来花花公子模特。3月20日,《花花公子》杂志前模特凯伦·麦克道格对美国媒体公司提起诉讼,要求终止双方签订的一份“保密协议”,保留对外公开早年与特朗普“情史”的权利。麦克道格是继色情片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之后,第二位试图“打破沉默”的特朗普婚外恋当事人。

就在同一天,另一桩涉及特朗普的性骚扰丑闻也出现新进展。纽约州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的请求,特朗普要求中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节目《学徒》参赛选手泽尔沃斯所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

《学徒》是一档由特朗普总统担任制作人的节目。泽尔沃斯主张称,2007年,在特朗普大厦和贝弗利酒店中,特朗普曾强行亲吻自己并袭胸。泽尔沃斯发表此番言论后,特朗普总统指责其为“谎话精”,她立刻对特朗普提起诉讼,表示名誉受损。

目前特朗普本人已分别卷入三桩涉及婚外情和性骚扰的官司,令白宫面临巨大的公关和法律挑战。日前,美国前副总统、参议院前议长约瑟夫·拜登对特朗普对女性的“歧视”深表气愤,称:“如果回到高中,我会把特朗普叫到健身房后面暴打一顿。” 2006年的特朗普和麦克道尔

家务事又添新堵。近日,美国媒体又爆料,因婚内与模特调情,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的妻子瓦妮萨已经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起离婚申请,两人将结束近13年的婚姻。这可真应验了中国那句老话,有其父必有其子。

特朗普夫妇提起离婚申请

执政团队“众叛亲离”


如果用“断崖式的崩塌”“止都止不住”来形容特朗普执政团队的人员流失一点都不为过。远的不说,最近除了国务卿蒂勒森、国安顾问麦马斯特被炒和首席经济顾问科恩辞职外,白宫还有其他官员密集变动:特朗普私人助理麦恩提3月12日突然被炒、特朗普亲信兼第四任联络室主任希克斯2月28日辞职、特朗普幕僚秘书波特因家暴被赶出白宫、总统女婿库许纳被撤销接触最高机密的安全许可。

被传可能被炒的还有:住房及都市发展部长卡森、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舒肯、内政部长辛基和司法部长塞辛斯。《纽约时报》最新爆料,特朗普计划炒塞辛斯,以现任环保署长普鲁特接任,并要普鲁特接任司法部长后,开除特别检察官穆勒。

白宫人事变动是常态,但频密变动却反映特朗普并非如他自吹自擂那样管理无敌。据新闻网站Axios援引白宫助理的话说:“白宫是世上最毒的职场;这里人人自危,今日不知明日事,不知自己会否突然被炒。”特朗普治下的白宫,显然没有领导、没有方向、没有信任,也没有希望。

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

国事家事、大事小事没有一件省心事,件件直往特朗普心窝里捅。

官场既江湖,出来混,欠帐总是要还的,特朗普也不会有例外。由于深陷多起“旧情绯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中美贸易战对轰”时,就专门把头条版面留给了花花公子模特;就在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对中国输美新产品征收关税的总统备忘录后,“潇洒”地从新闻发布会上离去之际,现场的记者仍然穷追不舍、不忘追问一句,总统先生“想去特别检察官穆勒那里作证吗?”怎么还?拭目以待吧!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