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信:“财大气粗”美国贫富差距竟创全球之最!

徐长银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总经理,常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不仅仅是当代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而且在全球出现蔓延之势。联合国有关机构以及一些国家的研究组织和媒体,对贫富差距加剧的问题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俄罗斯媒体指出,贫富差距加剧的“趋势往往导致革命和世界战争”,这在“新的2018年将表现出来”。

一、笑话:最富裕的国家(美国)不平等现象最严重


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去年12月率领团队,对美国的4个州及首都华盛顿进行了为期15天的实地考察。联合国12月15日公布的调查报告说,美国贫困和不平等现象的普遍性“令人震惊”,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正在迅速成为一个不平等现象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梦正在迅速变成美国幻梦”。

美国人口普查局去年9月公布的最新官方统计数据表明,美国有4000多万人生活在贫困之中。联合国考察报告认为,在这些贫困人口中,有近半人口,即1850万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的状况下,他们的家庭收入不到贫困线的一半。他们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美元,也无法享受卫生、住房、教育和医疗等基本服务。他们是找不到工作的人,是用完了5年救济限制的人,是没有资格申请任何其他项目的人,是可能居住在偏远地区的人。

联合国报告还指出,1981年美国最顶层1%的成年人平均收入是底层50%的成年人收入的27倍,而今天达到了81倍;极端贫困人口几乎是20年前的两倍。

菲利普•奥尔斯顿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研究全球各国贫困和人权问题的独立人权问题专家。他说,他在调查美国贫困状况后发现,美国沃尔玛超市的全职员工,工资竟不足以糊口,还需要额外领取政府食品救济劵维持家庭生活。奥尔斯顿还说:“没有哪个发达国家像美国这样,有这么多选民被剥夺公民权,愿意去投票站投票的贫困公民是这么少,而普通选民最终对政治结果的影响力又是这么小。”

奥尔斯顿指出,美国政治人物和媒体大肆宣传“富人勤奋、富有企业家精神、爱国,是经济成功的驱动者。穷人是浪费者、失败者和骗子”,这“与事实相矛盾”。他说:“我不禁要问,在这些政治人物中,有多少人到访过贫民区,更不要说与那儿的居民交谈了。”

他还说:“在美国,穷人中不仅有黑人或拉美裔,还有白人、亚裔和其他多个有色人群。” 奥尔斯顿还表示担心,特朗普的税改计划“将大大加剧最富有的1%美国人与最贫穷的50%美国人之间已经非常严重的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现象”。

美国一个智囊机构去年11月份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美国最富有的三个人——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沃伦•巴菲特——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按财富程度划分的后半部分美国人口即1.6亿人的财富总和。这3位富翁的财富共达2485亿美元。这个机构的研究报告发现,荣登《福布斯》美国富豪400强的亿万富翁们拥有的财富总计为2.68万亿美元,相当于从美国底层算起的2.04亿人口财富的总和。

这份研究报告说,美国的亿万富翁阶层正在以有记录以来最快的速度与其他阶层拉开差距,“100多年来,我们还从未见到财富和权力集中度达到如此极端的水平”。报告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将使80%的税改好处落到1%的富人手中,从而“加剧当前的贫富悬殊程度”,使美国的“财富不平等的情况愈演愈烈”。

今年2月27日公布的由美国民主党前参议员弗雷德•哈里斯参与主编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现在的贫困人口比50年前多得多,收入不均等现象也更严重,而且种族和民族不平等现象在加重,重新出现了住房和学校进行种族隔离的现象。比如从2000年到2015年,黑人住房自有率下降了6个百分点;1998年美国全国有44%的黑人学生进入白人占多数的学校学习,而今天只有20%。由于住房歧视,迫使黑人和拉美裔家庭搬到基本上只有少数族群的居民区。

二、贫富差距拉大的现象在全球蔓延


法国《世界报》去年12月15日报道了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14日公布的首份关于全球贫富差距的报告。这份报告是来自不同国家的100多名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调查的对象涉及近80个国家,涉及的时间段为1980年至2016年。

这份调查报告指出,几乎全球所有地区的贫富差距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都在加剧,20世纪80年代以来,处于全球顶端的1%的最富阶层,收入增长占总增长的27%,而处于收入低端的50%的最穷阶层收入增长只有12%,处于中间的阶层——主要是西方的中产阶级——在1980年至2016年间收入增长几乎为零。

贫富差距不仅体现在收入方面,还反映在个人财富方面,大部分国家个人财富差距都在拉大,尤其是美国,从1980年至2014年,美国1%的最富阶层占有的国民财富比例从22%增加到39%。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收入在前10%的最富阶层,他们的收入占国内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欧洲为37%,北美为47%,印度和巴西均为55%。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今年2月2日发表文章说,亚洲的贫富差距是世界上最大的,如,印度尼西亚最富有的4个人拥有比该国最穷的1亿人还要多的财富;越南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最富有的一个越南人一天所挣的收入比最穷的人10年所挣的收入还要多。

世界银行去年12月4日公布的一份报告称,许多东亚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正在迅速拉大,并处于较高水平。世界银行认为,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城市化进程与劳动密集型工厂的消失,很可能再次把数百万人推到贫困线以下。

三、贫富差距拉大的趋势往往导致革命和世界战争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2017年12月29日发表文章说,2017年富人发财了,而穷人以令人害怕的速度破产。据彭博社公布的最新全球富豪500强名单,资本寡头们的资产在去年一年里增加了1万多亿美元,其中最富有的4个人的财富目前占全球人类个人资产的一半,因为全球有35亿成年人个人的资产不到1万美元。俄罗斯《观点报》的文章说:“这种趋势往往导致革命和世界战争,况且资本主义显然正在回归‘野蛮’状态——伴随腐败和公然无耻的剥削。”

全球最大富翁是美国互联网巨头亚马逊集团的掌门人杰夫•贝索斯。他拥有的财富多达近1000亿美元,其中340亿美元是2017年赚的。据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数据,亚马逊集团在欧盟的年收入为199亿美元,但向欧盟交的税只有1500万美元,税率不到0.1%。不仅如此,这个“大型企业靠的是微薄薪水和对劳动者基本权利的破坏”来积累大量财富。

据报道,亚马逊集团在英国的企业给工人发的是最低工资,这使得工人承担不起在工厂附件租房的费用,许多人只好在工厂外面的大街上搭帐篷或用睡袋过夜,因为上班迟到了将会被解雇。

英国媒体记者对亚马逊集团的包装车间进行多次暗访发现,一个工人一小时要包装120个至200个包裹,这种劳动强度迫使工人只能在车间吃饭,跑着去卫生间,未完成任务者要被罚款,罚款两次后将被解雇,害怕失去工作岗位的工人们拒绝必要的就医,经常在工作岗位上睡着了或者晕倒,结果是被救护车送走。

欧洲的首富是拥有770亿美元的西班牙人阿曼奥·奥尔特加,他在孟加拉等东南亚国家设立的服装生产工厂,工作条件之差“极其可怕”,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不足70美元。法国大富翁伯纳德·阿诺特的身价为600亿美元,他在罗马尼亚设厂仿制意大利的名牌包和皮鞋,他付给工人的月工资为133欧元,但一双名牌鞋运到欧洲的销售价是800欧元。伯纳德·阿诺特的不体面行为广为人知,但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法国前任总统萨科齐所能做的也就是拒绝与这位亿万富翁握手。

俄罗斯《观点报》的文章指出,由于多数世界媒体的老板都属于世界富豪500强名单上的人,这些媒体更多报道的是“富豪们为人类带来怎样的进步和繁荣,却对侵犯工人权利、民众总体贫困化和寡头夺取政治权力只字不提。现代企业所有者不是将我们带入人工智能和进步人道主义的王国,而是令世界重返野蛮资本主义时代”。

文章还说,历史学家们一致同意,当今的局势使人们想起20世纪初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导致世界大战、一连串的革命和经济大萧条,那么“如今这将导致什么,新的2018年将表现出来”。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徐长银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