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伊斯兰国”前景可期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2016年,中东反恐形势频传利好消息。嚣张一时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其老巢遭遇沉重打击,末日虽尚未来临,但已渐渐日暮途穷。国际社会打击“伊斯兰国”前景可期。

“伊斯兰国”由盛转衰

过去几年“伊斯兰国”曾盛极一时。2014年6月,“伊斯兰国”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宣布在横跨叙伊边境的广大区域建立一个伊斯兰教国家,拥立巴格达迪为“哈里发”(国家领导人),号召全世界穆斯林向其效忠。

不过,2015年秋季以来,该极端组织渐渐陷入人、财窘境。随着俄罗斯和国际联盟空袭力度加大,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政府军地面打击的加强,“伊斯兰国”武装控制的地盘大幅缩水,战斗减员日趋严重。据估计,截至目前,该极端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控制的地盘失去了至少80%,人力、财力锐减,陷入窘境。这一极端组织已没有能力再自称为“国”了。

2015年9月30日,俄罗斯空天部队开始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进行空袭。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在挽救巴沙尔政权的同时,沉重打击了“伊斯兰国”武装力量,并成功阻断该组织的境内物资保障和从境外获得补给及增援的途径。此外,随着叙政府军在俄空袭配合下由守转攻,“伊斯兰国”武装完全丧失了在叙利亚战场的主动权。

俄罗斯频频得手,并明显占领中东反恐制高点。在这一刺激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也加大了在伊拉克境内的空袭力度。从媒体报道看,与俄罗斯重点打击机构和设施不同,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更侧重消灭“伊斯兰国”领导层。据美国媒体报道,截至目前至少有100多名“伊斯兰国”各级头目被美军击毙。“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战场的情况也同样不佳,其控制的北部战略重镇提克里特、费卢杰等许多城镇相继失守。

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受叙伊两大战场不断失利所迫,“伊斯兰国”正在改变战略,从固守地盘向大力开展恐袭转变。今年初“伊斯兰国”相继在法国巴黎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制造了两起重大爆炸案,同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疯狂制造爆炸事件。据有关统计,仅今年第一季度,“伊斯兰国”就在伊叙发动了近900次袭击活动,导致两千多人丧生。

今年5月,伊拉克就经历了“血腥一周”。11日,“伊斯兰国”在巴格达什叶派穆斯林集聚区萨德尔城制造了汽车连环炸弹袭击,造成94人死亡,百余人受伤;13日,巴格达北部城镇拜莱德又遭恐袭,造成至少16人死亡,近30人受伤。频发的恐怖袭击造成大量无辜平民和伊拉克武装人员丧生。另据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的统计数字,仅在今年3月伊拉克境内发生的暴力冲突和恐怖袭击,就造成至少1119人死亡、1561人受伤。

叙利亚境内也是爆炸声不断,主要恐袭事件也都是“伊斯兰国”所为。据叙利亚通讯社报道,5月23日,叙利亚西北部沿海城市塔尔图斯和杰卜莱相继发生连环爆炸,造成130多名平民死亡。这是巴沙尔家乡的这两座城市首遭恐袭,“伊斯兰国”宣布对事件负责。值得指出的是,塔尔图斯有俄罗斯海军基地,杰卜莱附近有俄罗斯空军基地,战略地位不言而喻。

如果说在西方等域外国家制造恐袭是为了宣示存在、扩大影响,那么“伊斯兰国”在自己“窝边”大搞恐袭,显然是为了报复伊叙政府军及其盟友。这一战略调整从反面佐证了该组织在伊叙两国战场上的失利,也是折射其在伊叙两国走向衰败的重要信号。

反恐战役进展顺利

目前,在伊叙大地上,正在进行的两场打击“伊斯兰国”战役,分别是“摩苏尔收复战”和“拉卡解放战”。摩苏尔是“伊斯兰国”宣布“建国”并占领两年多的伊拉克北方重镇,拉卡是被“伊斯兰国”定为“首都”的叙利亚中北部城市。这两场战役关系到“伊斯兰国”的生死存亡。“伊斯兰国”一旦失去这两座城市,在伊叙地区将无藏身之地。

继伊拉克政府军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回费卢杰、拉马迪和提克里特等重镇后,10月17日凌晨,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开打“摩苏尔收复战”。与极端分子战斗的主力部队是伊拉克安全部队,辅以库尔德武装、支持政府的伊拉克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约有3万士兵和民兵参加战斗。战役初期,伊拉克联军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的空中配合下,从东西南北四面发动进攻,一路高歌猛进。不过,进入第四周后,随着巷战的逐渐展开,战事日趋胶着。极端组织布防的路边炸弹、狙击手,以及大量平民“人体盾牌”,给伊联军的进攻制造了不少困难。不过,估计逾8000名极端组织战斗人员已减员过半。据军事专家估计,政府军取胜只是时间问题。

“拉卡解放战”打响于11月6日凌晨。随着“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战场上的节节败退,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开始把打击目标转向叙利亚境内。参加“拉卡解放战”的主力部队是叙利亚民主军,其核心是得到美国训练和资助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这支部队曾在叙利亚北部地区重创“伊斯兰国”武装。

据估计,拉卡战役可能比摩苏尔战役难打。其一,参战人员不是极端分子的对手,准备也不够充分。其二,在摩苏尔最终失手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残余势力必将设法逃往其最后一个大本营,负隅顽抗,拉卡反恐压力会骤增。其三,可能遭遇土耳其的掣肘。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武装为主力的此次战役有所忌惮,担心库尔德人一旦在此役中取胜乃至实现在叙自治,势必会激励土境内为库尔德独立而战的库尔德工人党,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拉卡解放战”要在短时期内取得实质性进展难度较大。

中东反恐任重道远

虽然“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大势已去,甚至被迫放弃建立“哈里发国”的梦想,但仍有垂死挣扎的气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随着在伊叙地区节节败退,“伊斯兰国”已将触角伸向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周边地区和世界各地。而且,由于反恐力量的庞杂,缺乏统一指挥和相互协调,即使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的残余也不难找到立足之地。况且“伊斯兰国”倡导的极端思想可能将长期存在。“伊斯兰国”待机复活或以其他形式出现并非没有可能。

国际社会必须清醒地看到,反恐必须标本兼治。只要中东地区恐怖主义生存土壤不被铲除,“伊斯兰国”就难以彻底消灭。中东反恐任重道远。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