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与仇恨交织的地方—中东

詹得雄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常务副总编、参编部副主任、新华社新德里分社社长

有那么一块不大的地方,却时时牵动亿万人的心,甚至会影响全世界的走向。那就是巴勒斯坦。每天,那里传来的消息让人不安、难过但又很无奈。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仇恨的枪弹中化为灰烬,让活着的人难过、惊恐和迷惘。在一次恐怖袭击之后,当地一位父亲望着可怖的现场对孩子说:“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等你长大了,还是这样。”

难道那里天生就是一块仇恨的土地吗?不,它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发源地或圣地。它是文明的摇篮、智慧的源泉和信徒心目中的天堂之门。

为了对那个地方有点真切的了解,10多年前我曾以一个普通旅游者的身份拜访过那里,至今记忆深刻,也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多了几分理解。

 

犹太人一哭难休


犹太人说,巴勒斯坦(古称迦南)这块地方,是他们难割难舍的故土,千百年来他们受苦受难,一想起、一看到耶路撒冷仅存的一堵圣殿石墙,他们就想哭,所以那墙被称为“哭墙”。

在犹太人的历史上,他们曾建过两个圣殿。第一个圣殿约建于公元前9世纪,是耶路撒冷的开拓者大卫王的儿子所罗门王建起来的。大卫王的形象大家也许不太陌生,他的事迹《圣经》有记载。那尊手握石块准备投掷的著名雕像,至今还陈列在罗马的博物馆里。

所罗门王也很著名,据说《圣经》里的《箴言》和《雅歌》出自于他的手笔。他建的圣殿巍峨壮丽,里面供奉着神圣的“约柜”——一个盛放刻有“十诫”石板的木箱。“十诫”是什么呢?这牵涉到犹太人最神圣的传说:

犹太人的始祖叫亚伯拉罕,据说他是上帝耶和华的使者,奉命在人间传教。他带着子孙从美索不达米亚来到迦南。传到他孙子雅各的时候,由于饥馑,雅各带着12个儿子迁移到埃及尼罗河三角洲以东的戈申定居。他们在那里受了400年的奴役,忍无可忍,在摩西领导下返回故土,走了40年,艰苦备尝。

在西奈的沙漠里,摩西接受了上帝的“十诫”,即十条戒律,对犹太人的行为作了规范。作为回报,上帝便让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里,到美好宽阔流着奶和蜜的地方(迦南)”,据说就这样成了上帝挑选出来肩负传经布道使命的民族。

后来,犹太人的国家被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异族灭亡,人民被掠到巴比伦做奴隶。再后来,波斯人征服该地,被流放的一部分犹太人渐渐回归。在此后的400年里,犹太人建起了第二圣殿,据说比上一个还要雄伟壮丽。可惜到了公元135年,征服者罗马人又依自己的习俗,把耶路撒冷用“一对公牛犁为平地”,圣殿只剩下西墙的一部分,即今天的哭墙。犹太人再次被迫流散到世界各地。

当我来到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哭墙前时,看见许多身穿黑袍、头戴圆顶小帽的犹太人,手捧《圣经》,上身前后微微摇晃着祈祷,念念有词。听不清也听不懂他们在向上帝和祖先诉说着什么,但你知道他们想说什么。

 

基督教苦中降临


罗马帝国统治下的犹太人总在盼望有神灵来解救他们,因此一些“先知”便应运而生。他们预言将来上帝会来解救大家,但大家一定要行善积德。例如一则箴言说:

“学着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

基督教便是在这种气氛中诞生的。耶路撒冷南面不远的伯利恒是耶稣的出生地。我参观了圣母玛利亚生下耶稣的那个地窖。在地窖之上现在建起了一个一分为三的大教堂,三部分分别属于希腊正教、亚美尼亚正教和天主教。

那天我看见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在肃穆的气氛中祷告,教堂里静悄悄。

耶稣实际上是一位宗教改革家。他受到犹太教主流的排斥,并被出卖给了罗马统治者,终于被处死。在耶路撒冷,离哭墙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黑色圆顶的巨大的基督教堂。在那里,我看见许多信徒跪在一块石板前,拿胸前的十字架在上面放一放,又吻一吻,再小心地挂好。那块石板,据说是耶稣在十字架上遇难被放下后躺过的地方,因此十分神圣。

从1099年到1291年,欧洲基督教会发动了几次十字军东征,他们的口号是把圣地从异教徒手中解救出来。他们不但屠杀穆斯林,也屠杀犹太人。1099年7月,在历时5周的围城之后,第一支十字军武士夺取了耶路撒冷。非基督教徒多数被杀。犹太人被围困在教堂里,虽拼死防守,最终还是落得被烧死和卖为奴隶的下场。

基督教虽然从犹太教里分了出去,而且结下了仇恨,但仍然信仰同一个上帝,一直共享着《圣经》的《旧约》部分。谁能否认,它们之间不存在着某种感情联系?

 

伊斯兰圣石情结


到了七世纪初,伊斯兰教横空出世,诞生地在现在沙特阿拉伯的麦加。在短短的两百年后,他们就走出阿拉伯半岛,建立了一个大帝国,版图囊括巴勒斯坦地区,一直到大西洋沿岸。那么,在麦加北面的耶路撒冷为什么成了伊斯兰教的第三圣地呢?据传公元621年7月27日前夜,穆罕默德由天使带领,乘神骑从麦加的禁寺飞到了耶路撒冷的远寺,并从那里升上天国。《古兰经》里是这么说的:

“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真主在远寺降福,以便向他的仆人昭示自己的一部分迹象。真主确是聪明,确是聪明。”

这里说的远寺就是建在哭墙近旁的阿克萨清真寺。阿克萨清真寺实际上包括一个建筑群,里面还有一个圆顶清真寺,因为这个圆顶是贴金的,所以又叫金顶清真寺,十分耀眼,所以我们在电视或图片上一眼就能看到它。它还有一个名称叫“岩石清真寺”,因为里面有一块巨石,据称是穆罕默德踩着它“登宵”的地方。我曾进到这个寺内,见到了金色大圆顶正下方的这块石头。我沿木栏绕岩石走了一圈,见到木栏一侧有石梯可下,便走了下去,亲身接触到了这块圣石。在我旁边,一位从头到脚用白袍罩住的信徒,正跪在圣石前祈祷,气氛十分肃穆沉郁。

你到了这里,就会理解为什么穆斯林绝不会答应放弃这个地方,因为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是寄托他们心灵、表达他们信仰、舒展他们心结的神圣之所。

经常见到一些文字材料说岩石清真寺位于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上,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犹太人称那个地方为圣殿山,是因为古圣殿曾建在那里。穆斯林称那里是阿克萨清真寺,而基督徒称那里是耶稣受难地。世界上还能找到让这三个宗教圣地“挤”在一起的另一个地方吗?这究竟是神灵们的安排还是历史的偶然?

 

乱局正未有穷期


地处欧亚非三大陆要冲的巴勒斯坦不仅是一块先知频出的地方,也是战乱频仍之地,它的黄土下不知埋着多少白骨和冤魂。如今,悲剧远没有谢幕。

从1517年到1917年,奥斯曼帝国统治了这块地方。1917年12月英国军队进入耶路撒冷。时间流转到了1922年7月,当时的国际联盟委托英国治理巴勒斯坦。英国把这块地方的四分之三建立了现在的约旦,还有四分之一的地方怎么办呢?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第二届大会以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181号决议——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规定在那里建立阿拉伯国和犹太国,圣城耶路撒冷(176平方公里)为国际共管城市。犹太人接受了,但阿拉伯人不同意。理由是:占当地人口三分之二的120多万阿拉伯人只得到43%的土地(11203平方公里),而仅60万的犹太人却得到57%的土地(14942平方公里),而且占的都是沿海肥沃地带。

穆斯林认为这是基督教徒为主的西方偏袒犹太人的结果。于是,一次又一次的中东战争爆发了,结果是以色列占领的土地越来越多,而巴勒斯坦人既不可能真正建国,也解决不了背井离乡的众多难民问题。更使穆斯林气愤难平的是,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发动了一场先发制人的战争,占领了本来由约旦治理的东耶路撒冷,即圣地所在地,使穆斯林不但在身体上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受到了难以忍受的一击。怎么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巴勒斯坦人曾经希望用武装斗争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但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难以奏效。著名的领袖阿拉法特在上世纪80年代把斗争的重点放到合法斗争上,开始了和谈。但是,他的主张并不能代表所有的巴勒斯坦人。到80年代末,在被占领土上形成了两大反以力量:一支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主流派,简称“法塔赫”;另一支是持激进思想的穆斯林兄弟会创建的“伊斯兰抵抗运动”,简称“哈马斯”。

鉴于巴勒斯坦人的艰难处境和以色列的强硬态度,哈马斯的影响有渐渐超过法塔赫的趋势。在2006年的巴勒斯坦议会选举中,哈马斯的议席明显超过法塔赫。这一对本来是兄弟的组织,结果最近闹得兵戎相见,形成了哈马斯占据加沙地区、法塔赫占领约旦河西岸的可悲局面。需要解释几句的是:在最新的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中,巴勒斯坦国的国土包括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两部分。现在巴勒斯坦国实际上还没有真正成立,兄弟之间却闹了起来,使中东和平的前景更加复杂化了。

乱局正未有穷期。人人都举着宗教的旗帜。我忽发奇想:假如三个宗教的先知亚伯拉罕、耶稣和穆罕默德聚首耶路撒冷,开一个三教峰会,以他们的超常智慧,会做出何种决定呢?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詹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