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哈尼连任反映出伊朗人民期盼改革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伊朗内政部5月20日宣布,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在19日的大选中,以57%的得票率高票胜出,成功连任,成为第12届伊朗总统。分析人士认为,鲁哈尼未来四年的新任期不会轻松,其执政前途将是荆棘满地,挑战重重。

民意期盼改革是鲁哈尼连任主因


今年的伊朗总统选举,是伊朗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又一次殊死较量。以温和和务实著称的资深政治家鲁哈尼,代表改革派阵营参选。凭借以往四年的政绩和选民的支持,力压保守派代表、伊朗宗教界新秀莱希,成功连任。鲁哈尼的连任,表达伊朗绝大多数选民对其第一任期执政的认可,同时也凸显了伊朗人民对继续走“与世界接触”的道路、发展伊朗经济的渴望。

鲁哈尼属伊朗的温和保守派。2013年6月,时年64岁的鲁哈尼,参加了总统选举。在竞选中,他高举“审慎和希望”旗帜,得到了选民的认可,一举获胜,同年8月宣誓就职。当时的伊朗,经过保守派代表艾哈迈迪-内贾德政府的8年执政,与西方国家的关系非常紧张,伊核问题谈判不见突破,长期的国际制裁也使国内经济困难重重。

鲁哈尼甫一上台,便在外交上努力谋求与西方缓和关系。他提出“寻求与世界建立一种建设性关系”的新理念,向西方释放缓和信号。他积极同奥巴马政府进行沟通,促成了伊美在断交30多年之后的首次直接对话。在其第一任期,他始终致力于与国际社会展开对话,改善伊朗与西方大国的关系,为伊朗迎来了相对宽松的国际环境。

在鲁哈尼4年的总统生涯中,最大政绩应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签署。2015年7月,他的外交努力终于结出硕果,伊朗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伊核问题六国达成历史性的伊核全面协议。随着2016年1月伊核协议正式生效和执行,一些西方国家开始逐渐解除对伊相关制裁。鲁哈尼随后展开外访,签下大批商业订单。在国内,鲁哈尼在抑制通胀、稳定汇率方面做出积极努力,使低迷的伊朗经济出现了一丝复苏的曙光。伊朗人民看到了希望。

鲁哈尼的执政成绩得到了伊朗民众的广泛认可,这从2016年2月的议会选举可见一斑。在这次议会选举中,由改革派和温和保守派组成的联盟获得83席,超过保守派的78席,一举打破了保守派长期垄断议会的局面。

据报道,由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偏袒等原因,在此次大选前的民调中,鲁哈尼的优势并不明显。他与其竞争对手莱希,差别不是很大。加之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选前的不利表态,鲁哈尼的胜选,其实也是有惊无险。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就在大选前不久,哈梅内伊曾连续对鲁哈尼的言论提出批评。针对鲁哈尼试图吸引外资的想法,哈梅内伊表示,“候选人应该承诺不要盯着国外”。而在几天之后,哈梅内伊又对鲁哈尼有关伊核协议的言论提出直接批评。鲁哈尼称其对西方的缓和政策使得战争威胁消退,而哈梅内伊在推特上则针锋相对地表示:“是人民在政治舞台上的存在,从这个国家消除了战争的阴影。”

分析人士注意到,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从来都没有看好过伊核全面协议。该协议达成后,他虽然对谈判团队表示感谢,但始终未对协议表示明确支持。2015年8月17日他曾明确表示,近期达成的核协议绝不会为美国势力渗透伊朗铺路。2016年1月19日,哈梅内伊在写给鲁哈尼的一封信中再次表示,在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被美国“欺骗了”。

相反,同属保守派的哈梅内伊却称赞鲁哈尼的主要竞争对手、保守派代表莱希“值得信任、经验丰富”。

手握伊朗政治和宗教大权的最高精神领袖倾向性十分明显的表态,对大选的影响可想而知。不过,对于伊朗这种“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大选,最高领袖的言论最终并未对选举结果产生绝对影响。尽管哈梅内伊对莱希关爱有加,但莱希还是败在了鲁哈尼手下,而且双方得票率之比是悬殊的57%对38.5% 。

 

新任期困难重重面临挑战更严峻


将于今年8月开始的第二总统任期,鲁哈尼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执政或会更加艰难。分析人士认为,挑战主要来自两大方面:一是国际和地区环境恶化,二是国内保守派的掣肘和经济发展乏力。

第一,鲁哈尼将面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挑战,伊朗所处的国际环境可能会更加险恶。5月19日,就在伊朗大选的同一天,特朗普开启了上任后首次外访——中东之行。据分析,施压和遏制伊朗,应该是特朗普此次中东之行的主要使命之一。特朗普欲打造以沙特为中心的“中东版北约”。其矛头所指,除了“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便是在中东事务中影响力逐渐上升的伊朗了。一向对伊核全面协议说“不”的特朗普,对伊朗现政权也从无好感。

据美国常驻联合国特使黑莉对媒体透露,特朗普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三大要务,即推翻巴沙尔政权、消灭“伊斯兰国”和将伊朗势力赶出叙利亚。随同特朗普访问沙特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20日在与沙特外交大臣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希望鲁哈尼在第二任期结束伊朗弹道导弹项目,并结束“恐怖主义网络”。蒂勒森还明确指出,美国将加大力度打击伊朗在叙利亚和也门的势力。他还直言不讳地说,与沙特签署的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目的就是要帮助沙特应对“伊朗有害的影响力”。

特朗普在沙特逗留期间,还召开了伊朗被排除在外的有50多个国家首脑出席的“美国-中东国家峰会”。特朗普在峰会上指责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导致地区动荡。他呼吁与会各国合作,孤立伊朗。很显然,特朗普政府会继续在核问题和导弹问题以及“危害中东的行为上”对伊朗保持压力。

在国际环境恶化的同时,地区环境也必将进一步险恶。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老对头沙特和以色列的反伊朗言行将更有底气。沙特国王萨勒曼在“美国-中东国家峰会”上致辞时就公开说,伊朗是全球恐怖主义的先锋。地区环境的突然恶化,必将会使深陷叙利亚和也门两大内战的伊朗面临更大困难。

第二,国内问题的挑战,也会进一步加剧。首先,国内保守派会借国际挑战之机和暂时出现的困难,兴风作浪,制约鲁哈尼改革政策的顺利实施。鲁哈尼和保守派几乎在所有领域都有严重分歧,保守派、尤其是强硬保守派,控制着伊朗很多权力机构,包括司法系统、伊斯兰革命卫队等。伊朗革命卫队不仅是军事机构,其权力还存在于经济等领域,伊朗不少大型企业都是革命卫队把持。鲁哈尼的改革越是深入,就越会触及他们的利益,其抵制和掣肘也是可以想象的。

其次,经济发展的乏善可陈仍然是鲁哈尼执政的一大短板。伊核全面协议的达成,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伊朗的孤立处境,伊朗的经济发展也随之出现了一线曙光。然而,由于美国和部分西方国家从中作梗,国际经济制裁并未全面解除,伊核全面协议的签署也未能惠及伊朗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过去4年中,伊朗经济尚未得到大幅改善,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备受期待的数十亿美元外国投资至今没有到位。如果此种情况在新的任期内不能迅速改观,无疑会令民众失望,从而失去选民的支持。

分析人士认为,与上一届大选相比,鲁哈尼此次得票率更高,以较大优势胜出,这或许能让鲁哈尼在第二任期内有相对更大的空间来推行其对内改革和对外接触的政策。但是,国际和地区环境的恶化以及经济发展的长期滞后,必将给鲁哈尼的新任期带来诸多不利。当然,人们也应该相信鲁哈尼的应对能力和决心。鲁哈尼在胜选后发表电视讲话时说,伊朗人想要和平,并与外界结下友谊。但伊朗不会接受任何威胁和羞辱。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