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危机:西方国家挥之不去的梦魇

张征东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国际部编辑室主任,新华社日内瓦及布鲁塞尔分社首席记者,欧洲总分社社长

今年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相继颁布旨在阻止非法移民和难民进入美国的“建墙令”和入境限制令,在世界范围内掀起轩然大波,引起巨大争议;与此同时,在大西洋彼岸,被难民危机搞得焦头烂额的欧洲,正在实施用以拦阻难民潮冲击的各种招数,试图摆脱难民危机的困扰。

2016年5月4日,在约旦与叙利亚边境的哈达拉特边防哨卡附近,叙利亚难民等待前往难民营。

当前发生的这场难民危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人道主义灾难。追根溯源,这场大灾难之所以如此严重,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其他地区制造“颜色革命”,推行新干涉主义政策密切相关,美欧对难民灾难的产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成为美欧挥之不去的梦魇。

一、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

这场难民危机涉及人数之多、影响之严重、持续时间之长,在历史上前所未有。据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球因自然灾害和战乱造成的流离失所者达到6530万人,其中难民超过1610万人。

据估计,目前难民总数已超过1700万人,多数来自战乱冲突地区。其中,难民最多的国家主要有:叙利亚难民超过490万人,阿富汗难民270万人,索马里难民110万人。

难民基本分为战争难民和天灾难民两大类,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中东地区长期战乱不止,许多国家政局动荡,宗教和政治派别冲突不断,致使经济凋零、民不聊生,数以百万计的平民被迫踏上逃避战乱的不归路。事实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的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战争,以及支持一些国家的反对派,正是产生战争难民灾难的罪魁祸首。

非洲难民主要源自于一些国家内部战乱、部族冲突和仇杀,以及由于贫穷落后,难以抵御严重自然灾害而发生的饥荒。非洲难民多数来自于中非和东非的苏丹、刚果(金)、布隆迪、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等国。

在中东和非洲庞大的难民大军中,绝大多数逃亡到本地区邻国避难,使邻国承受巨大压力。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2月,土耳其接收的叙利亚难民达250万人,黎巴嫩超过100万人,约旦超过63万人;乌干达和肯尼亚接纳了大量非洲国家的难民。另外,部分难民则冒着生命危险,长途跋涉,逃到异国他乡寻求生路。由于欧洲地理上与中东、非洲毗邻,历史上曾是前宗主国,中东、非洲难民大多冒险选择到欧洲作为避难地。在偷渡过程中,经常发生难民船翻沉,造成大批难民在海中遇难的惨剧。据联合国难民署公布的数字,2016年是难民在地中海遇难人数最多的一年,超过5000人,使近3年来难民遇难人数超过12000人。

二、美欧难辞其咎

众所周知,当前的难民潮始自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此后,随着中东北非地区局势的持续动荡和恶化,难民危机愈演愈烈,成为困扰国际社会的难题。美欧在这当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有案可查。

美国等西方国家为推销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价值观,惯用伎俩是利用“颜色革命”实现颠覆他国政权的目的。美欧在“阿拉伯之春”中所作所为,也不例外。6年多过去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美欧的干涉政策给中东地区带来了混乱局面和人道主义灾难。

有证据表明,“阿拉伯之春”的幕后策划者就是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2013年出版的《阿拉伯革命:不为人知的一面》一书,由法国人埃里克·徳奈塞任主编,来自法国、比利时、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8个国家23位学者合著,以翔实的材料揭露了美国是如何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策划“阿拉伯之春”的真相。

中东北非局势动荡,固然与内部矛盾激化有关,但外部干涉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动乱发生后,西方国家对有关国家内政进行赤裸裸的干涉,公开支持反对派的暴力行动,为动乱推波助澜,甚至采用战争手段推翻他们排斥的政权。美欧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涉所产生的灾难后果,就是最好的例证。

利比亚本是非洲的“首富”,其前领导人卡扎菲,曾是西方招安的“样板”,法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的座上宾。但利比亚内战爆发后,在美国主导策划下,北约滥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由法英带头对利发动了长达数月的空袭战争,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但战争造成了近百万人流离失所,国内政局陷入长期动荡,各武装派别混战至今不止。

利比亚长期是非洲难民偷渡欧洲的“跳板”,当局无力掌控局势,为“蛇头”敲诈难民,组织难民偷渡,大发不义之财提供了机会。“蛇头”为牟利,难民船严重超载,正是地中海连续发生沉船悲剧的原因。

美欧对叙利亚的干涉后果更为严重。叙利亚发生骚乱后,美欧视为推翻巴沙尔政权的机会,公开支持反对派暴力行动,向叙当局施加政治和外交压力,不断加大制裁力度,逼迫巴沙尔下台。欧盟还召开首脑会议做出决定,要求巴沙尔立即辞职,并宣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为争取自由、尊严、民主而进行的战斗”。

美欧的干涉加剧了叙利亚国内矛盾和冲突,内战已持续了6年多,而这期间“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乘机肆虐,使局势更加复杂,严重威胁着地区安全和稳定。

叙利亚内战几乎摧毁了整个国家,给广大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上百万难民涌向欧洲。

然而,人们看到的却是美国和欧盟正收紧移民政策,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难民问题。

三、难民危机困局难解

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周内发布“建墙令”,即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以挡住来自拉美非法移民抢走美国人的“饭碗”,并声称建墙费用先由美方“垫付”,然后找墨方“报销”。随后,美国又出台了两项旨在加强边境管控,限制非法移民入境的细则,全面扩大驱逐移民的范围,加快驱逐流程。

“建墙令”重创美墨关系,引起了墨方的强烈不满,墨总统培尼亚取消了与特朗普的预期会晤。美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随后访墨,修补美墨紧张关系,但并未消除双方在非法移民问题上的矛盾分歧。

实际上,美国的非法移民多数来自拉美,接纳的中东非洲难民数量很少。即便如此,还是对其千方百计阻拦。1月27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未来90天内,禁止伊朗、伊拉克、叙利亚、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7个伊斯兰国家公民入境美国,另外暂停原有的难民接纳项目120天等措施,这就是入境限制令。

入境限制令在全球引起巨大争议,不仅在美国内遭到强烈抗议和抵制,而且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质疑和批评。伊朗等国甚至采取反制措施,宣布限制美国公民入境。美国的盟国多有微词,表达了强烈不满。法国总统奥朗德批评限制令是“孤立主义”,称欧洲必须做出“坚决回应”。

相较于美国,欧盟对待难民的态度相对“宽松”,接纳了大量中东北非难民。但是,随着难民潮愈演愈烈,2015年上百万难民涌进欧洲,使欧盟不堪重负,经历了近年来最严重的危机。欧盟同样收紧了移民政策,采取加强边境管控、增大海上巡逻、拦截难民船、实施难民分摊安置计划,以及与土耳其签订难民“交换”协议等各种招数应对,最大限度地减少入境难民的数量,但至今未摆脱难民危机的困扰。

进入欧洲的难民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巴尔干通道,即在土耳其的难民偷渡爱琴海,抵达西巴尔干的希腊、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马其顿等国,然后途经匈牙利、奥地利等国,进入德国、瑞典等国。2015年,经这条通道入欧难民约80万人。为阻挡汹涌的难民潮,有关国家采取封锁边界、修筑隔离墙和铁丝网等办法。

去年3月达成的欧土难民协议主要目标是切断巴尔干通道,让难民留在土耳其境内难民营。条件是,欧盟答应向土耳其提供60亿欧元援助、免签证、启动土耳其入盟谈判等要求。协议实施后,入欧难民数量大幅减少,难民被迫寻找其他路径。

另一条通道是地中海中部通道,集中在利比亚的非洲难民乘船横渡地中海中部,抵达意大利、马耳他等欧盟国家,最后进入西欧。巴尔干通道受到拦阻后,通过这条通道的难民数量大幅增加。

难民危机冲击着欧洲社会的各个层面。首先,造成了欧盟内部的严重矛盾和分歧,难以实行共同移民政策;其次,撕裂了欧洲社会,反移民情绪大增,尤其连续发生恐怖袭击增加了民众对大量难民涌入的安全忧虑;最后,助长了民粹主义思潮蔓延,极右翼势力趁机崛起,影响政局的稳定。

无论美国还是欧盟,解决难民问题的政策和措施治标不治本,缺乏对难民产生根源的深刻反思。如果美欧不改变对中东的干涉政策,动荡、战乱就会不止,难民危机就难以根本解决。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张征东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