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亚太战略 新瓶装老酒

王发恩

新华社译审,曾担任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新华社堪培拉分社首席记者,华盛顿分社社长

亚太战略一直是美国对外政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亚太战略在美对外大战略中始终处于优先位置。6月3日,美国防长马蒂斯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会议(即亚洲安全峰会)上的演讲,就是朗普就任总统后,美高官首次在重要国际场合向外界阐述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

亚太依然居于美国对外政策的优先位置


特朗普上台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被打入冷宫,留给外界一个要另起炉灶的假象。但特朗普不使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个政治术语仅仅是个表象,并不意味特朗普要对美国的亚太战略基础进行大手术。这是因为,经过数十年打磨、调整和完善,美国的亚太战略与其在亚太的利益是相契合的,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不可能因为政府的更迭而发生实质性变化。

马蒂斯清楚地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展示我们对亚太地区关系的重视,这是我们优先考虑的地区”。

其实,特朗普对亚太地区的重视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他的前任。特朗普入主白宫还不到两个星期,马蒂斯就衔命出访韩国和日本,对这两个亚洲关键盟国进行了一次安抚之旅。随后国务卿蒂勒森的首次出访也选择了亚洲,除了中国以外,其行程也包括了日本和韩国。接着,副总统彭斯的亚太之行,除访问了印尼和澳大利亚,再次造访了韩国和日本。

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和安全利益三大因素是美国如此重视亚洲的主要背景。地缘政治方面,中国的崛起已经开始动摇美国在亚洲的霸主地位和主导权,美国担心有朝一日被迫让位,而且这一担心已经在美国战略界和学界演变成了一种战略焦虑。从经济层面看,亚洲囊括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以及印度、韩国、印尼等新兴经济体,依然是当今世界经济最活跃、发展最强劲的地区。美国也一直认为,它的经济增长维系于亚洲。区域安全问题这几年尤为凸显,南海问题是其中之一,中美在南海的战略较量依然在继续,这一区域的稳定与和平依然很脆弱。总之,美国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认为这三个因素都与其政治经济安全利益相关联。所以,不论谁出任美国总统,都不会也不敢忽视亚洲对美国的重要性,特朗普也不例外。

亚太地区面临三大挑战


马蒂斯认为,亚太地区面临着三大挑战,依次排列为朝鲜、中国和恐怖主义。将恐怖主义列为亚太地区面临的挑战之一,则是特朗普政府的新意。大约去年这个时候,马蒂斯的前任卡特将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和恐怖主义视为全球范围面临的五大挑战。

随着特朗普明确宣布美国对朝“战略耐心”时代已经结束,朝核问题一下跃至美国亚太政治议程中的优先事项,很快升温成为亚太地区的热点。

马蒂斯说,“作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认为朝鲜的威胁是一种明确而迫在眉睫的危险。” 副总统彭斯在亚洲访问时也表明过类似立场。他说,朝鲜“是亚太和平与稳定最紧迫最危险的威胁”。

特朗普就任后不久迅疾炒热朝核问题,可以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一是美国军方以朝核威胁为由,加快了在韩国部署针对中国的“萨德”反导系统的步伐。第一套“萨德”反导系统尚未完全部署就绪,又有人在不久前举行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提议在韩国部署第二套“萨德”反导系统。日本也有人吵吵引进“萨德”。二是美国军方加紧了在东亚的军事活动和军事部署,尤其是战略力量的部署,以期打破这一地区军事力量的平衡。

美国把打击恐怖主义和防止恐怖主义在东南亚的蔓延视为亚太地区面临的一大挑战,是特朗普政府亚太战略的新要素。

马蒂斯说,暴力极端组织“正寻求在东南亚的发展。”他在提到发生在菲律宾棉兰老岛的恐怖袭击事件时向与会者传达了这一担忧。他认为,一旦恐怖主义在这一地区蔓延,亚太地区长期的安全与稳定就会被置于危险境地,进而会阻碍亚太地区经济活力的发展。

同盟关系依然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基础


面对亚太地区的这些挑战,美国怎么办?

马蒂斯开出的方子就是加强同盟关系和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他说,“我们的同盟(关系)仍然与21世纪的区域稳定有关”,同盟关系“为和平提供了途径,为那些拥有共同愿景的国家创造了经济增长的条件”。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亚洲盟国的重视一如既往。特朗普在国务卿蒂勒森的就职仪式上就说,加强和构建同盟关系,对“增强美国的战略利益和美国人民的安全”至关重要。如前所述,特朗普就任后不久,就派遣国防部长、国务卿和副总统出访了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以期延续和加固与盟国的关系。

同盟关系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基础,是美对外战略的重要支撑,是美国不可或缺的重要外交资源。而安全利益则是美国同盟关系的最大驱动因素。

除了双边和三边同盟关系,美国于2016年4月提出了构建同盟关系网络的概念。这个同盟关系网络包含三个层面:第一是三边机制,比如美日韩、美日澳、美日印等三边关系,目的是使其对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单个贡献最大化。第二是鼓励美国的同盟和伙伴国构建彼此相互关联的安全关系。比如2015年6月举行的日澳印三边会谈。第三是帮助创建一个互联的区域架构,比如东盟国防部长会议。

同盟和伙伴关系是美国自诩的外交优势,美国不会自动削弱甚至放弃这个优势,在中国综合实力处于上升阶段的时期,美国只会继续增强和提升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未来,可以预期特朗普政府在强化同盟关系方面仍会不遗余力,仍会继续利用和借力美国在亚洲的盟国和伙伴国为其谋求地缘政治优势和利益,尤其在与中国的竞合博弈中。

 

增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


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是美国历届政府始终不变的目标。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偏离这条轨迹。

军事力量是国家实力的重要象征和体现,是向外拓展的重要利器和支柱。马蒂斯说的直白明确:“军队的作用是为外交的成功创造条件”。换句话说,实力是外交的后盾。

为了维持其在亚太的存在,美国投入了庞大的军事资源。马蒂斯披露,美国目前已将60%的海军舰艇、55%的陆军和大约三分之二的海军陆战队部署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所属辖区。然而,根据美国海军2015年3月发布的《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报告,美国要到2020年才将海军大约60%的军舰和飞机驻扎在西太平洋地区。如此看来,美国已提前三年完成了这一部署。

综合来看,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框架基本未变,一些基础性要素,比如亚太仍然居于美国对外政策的优先位置、同盟关系依然是美国对外政策的战略基础、美国仍在强化其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以及认为中国对美国形成挑战等,都没有发生变化。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发恩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