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里的梵蒂冈

夏林

新华社高级编辑,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新华社原副总编辑

夏林 的文章 (查看全部)

只有登上梵蒂冈圣彼得教堂顶端的塔楼,才能看清巴洛克艺术之父贝尔尼尼主持建造的柱廊广场全貌。这个位于圣城中心的广场可容纳30万教众,椭圆形的柱廊像两只敞开的巨大臂弯,使远道来的朝圣者顿生被紧紧拥抱的温暖感。

为了能俯瞰整个广场,我乘电梯来到教堂的穹顶层,又徒步沿仅容一人侧身通过的狭窄楼梯盘旋而上,共攀爬相当于20层楼高的312级台阶后,方登临塔顶,如愿以偿地拍下这张全景照片。

柱廊广场全貌

 

图为圣彼得教堂前的石柱走廊。走廊上檐,矗立着140位由信仰殉道者、贞女、修士组成的高3.2米的圣人雕像。石柱共284根,每根高16米,分列四排,对称围出一个椭圆形的空间,组成了世界上最优美的柱廊广场。

从教堂塔楼拍摄的有百年历史的梵蒂冈花园。

 

梵蒂冈国家政府大楼——圣座总务部俯瞰图。

教皇的威仪镌刻在教廷的墙壁上

游客刚刚步入圣彼得教堂大门,就会被这个前庭的气势所震撼,其间的宽大恢宏已堪比普通教堂的正殿。

图为圣彼得教堂圣殿。大理石地面上镶嵌的图案内容之一,是记述五洲四海各地教堂与梵蒂冈城的地理距离及其建筑体量的一组组数据。梵蒂冈国家虽小,圣彼得教堂却很大,迄今为止,这个罗马教皇驻地的教廷建筑规模,仍雄居世界第一。

梵蒂冈犹如欧洲大陆的故宫,收藏着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位于教堂主殿高29米的青铜镀金祭坛,就是大师贝尔尼尼的原作。

 

教堂侧厅陈列的米开朗基罗原作《哀悼基督》。从1498年开始,21岁的雕刻家用了两年时间才完成这一不朽之作。雕塑的用材是一整块卡拉腊大理石。

 

教堂主殿展示的藏品《耶稣复活》,拉斐尔真迹。

圣彼得教堂每天的游人和教众川流不息,最多时可容下六万人同时祈祷。

 

 

教堂里正在举行弥撒仪式。

教堂内壁上的雕塑栩栩如生。

 

就整体而言,其实圣彼得大教堂本身就是包括建筑艺术、雕塑艺术、绘画艺术在内的人类文明的无价瑰宝。

 

梵蒂冈博物馆和圣彼得教堂有长廊相连。这个历史悠久的博物馆和古罗马、古希腊文化的渊源颇深,是欧洲三大博物馆之一。图为典雅的艺术殿堂入口处。

 

天花板上处处浮雕,两侧壁龛目不暇接,脚下是不忍踩踏的拼花大理石……走在博物馆艺术长廊上,身临其境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述。

 

陈列在八角庭院的《拉奥孔群雕》可谓大有来头。1506年1月14日,这组群雕出土时引起了轰动,米开朗基罗闻讯后立即赶赴现场,并向教皇朱利奥二世力荐用重金买下这件珍品。6月1日雕塑作品运至梵蒂冈之际,罗马城钟声齐鸣,全城都沉浸在节日般欢乐的气氛中。这组群雕,激发了大批艺术家争相模仿的创作热情,米开朗基罗更是对其情有独钟,从中汲取了创作灵感。

 

挂毯走廊上巨幅作品的局部。

 

浮雕图片摄自安东尼.卡诺瓦的《斯图亚特陵墓》,作品位于教堂侧殿。

 

坚硬冰冷的大理石一旦雕成人体,就似乎拥有了肌肤的质感、弹性和温度。

 

 

琳琅满目的古罗马文物。展厅尽头的壁龛内放置的作品《梅菜阿格洛》,被视为罗马最美的雕塑之一,由教皇克莱门特十四世纪时购置,当年就享有盛誉。

这组浮雕图案优美,立体感强,在展厅内数以千计的展品中似乎藉藉无名,我仍格外喜欢。

 

画廊里的这幅大画前参观的人流摩肩接踵,总有举着小旗的导游在驻足讲解。这就是梵蒂冈博物馆收藏的拉斐尔真迹《雅典学院》。

 

圣彼得教堂美丽的穹顶,是米开朗基罗受教皇之托主持设计的。

出入梵蒂冈的城门,很多人都没有留意到头顶上的塑像,不知道这两尊石雕正是大名鼎鼎的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他们的心血,他们的激情,他们的才华,他们的生命,已经永远和这座圣城不可分割地融为一体。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夏林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