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士”从科幻走进现实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美国特种兵司令部想通过食品添加剂和药物,扩大人的潜能,培养“超级战士”。这类研究早已开始。昨天的“科幻”,今天可能成为现实。

体育教练和理疗师在培育“超人”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美国特种兵司令部要比他们走得更远。他们要想办法提高士兵的痛阈,降低创伤率,加快体力恢复,提高复杂条件下的战斗力。但是他们发现,用道义、精神和训练等“非物质”因素提高特种兵战力,潜能几近耗尽。在现代战争中,军人要在高空和水下,在长期缺乏食品和饮水的条件下作战。尽管人类在继续进化,但无法以军事环境需要的高速度进化。

DARPA的神秘使命


怎么能让士兵在不具备复杂的生命保障系统的情况下,在水下潜伏数小时,依然体力充沛,一有需要就可以完成作战使命?

特种兵司令部寄希望于高效食品添加剂和药物,至于这种方法是否对人体有害,那是医学科学家的研究对象了。

乍一看,“培养超级战士”,不像是五角大楼核心部门透出的信息,倒像是上世纪80年代好莱坞科幻片的情节。当时常见的情节是,通过心理暗示和增加肾上腺素分泌,让美国警察在暴徒面前变得无比坚定、超级神勇,哪怕缺胳膊断腿也能完成任务。

事后才知道,好莱坞许多大片不仅出自五角大楼的授意和指导,而且干脆就是美国国防部的订货。这不是指《拯救大兵林恩》之类的宣传片,而是把美国军界工业界集团的超前设计搬上银幕。这不是公关产品,而是放出试探气球,观察社会反应。

美国国防部远景研究规划局(DARPA)就是管这项工作的。1958年成立这个局,是因为苏联人造卫星上天,美国需要恢复在军事和科技上领先于世界的信心。该局欢迎任何出格的幻想,甚至给设计“永动机”和“时光倒流机”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发放科研经费。对该局一年30亿美元的预算来说,给“神经病天才”发经费,不啻九牛一毛。

该局员工仅250名,一半是技术专家。他们为了评估社会网络的效用,曾在美国放飞数只气象探测气球,宣布谁能迅速找到气球并在社会网络上公布,就可获得4万美元奖金。他们一连两次在研制超级处理器方面创造纪录。

你有当特工的天赋吗?


一名称职的特工应能迅速记住大量信息。情报部门为培养特工的记忆能力,不惜使用超极限手段。例如,让待培特工与导师和音频师单独待在一见屋内,用不同语言不断播放内容毫无联系的句子:“我今天要买两盒牛奶”“球队86:79获胜”“唐纳德兄弟公司建造干船坞”“风速每秒7米”“用123千赫兹频率播音”“啊,我忘了跟邻居说金毛犬的事啦”……随后一起喝咖啡,海阔天空神聊,又是海量信息。三小时后导师问:邻居的狗是什么品种?你要买几盒牛奶?播音频率多少?赢球的比分多少?到第五天,你的脑子就成了一锅浆糊……

据说视觉记忆的训练要容易一些,方法大同小异。难点在于把注意力从大脑容易记住的事物上转移到特殊细节上。常人看见一辆汽车,先注意颜色和品牌,特工首先要记住车号。一般人看文章,会记住个别句子,特工要记住内容。久而久之,特工形成一种“职业病”,哪怕不带着任务,也会按职业习惯,“看清、听见并记住周围的一切”:咖啡馆里邻桌的谈话内容、迎面而来的几十辆汽车号牌、行人服饰细节、对话者的语言特点……

2015年9月,该局宣布已经成功完成实验,把刺激高等神经活动的电极植入活人大脑。被植入电极的特工的大脑记忆能力顿时大幅提升,不仅能记住和诠释诸多信号,还能熟背好几页单子上的物品名目。

 

体质改造和思想改造同样重要


为了培育“超级战士”,DARPA在人体改造方面曾走过两条彼此排斥的路径。

第一条是由美国醉心于高科技武器的总趋势决定的,让战士全身披挂各种新发明,从导航仪和红外仪到“智能防弹背心。后来发现,这是一条死路,因为披挂装备的重量受限于战士的体力。

DARPA只好走第二条路——研制“外骨架”,也就是把人装进机器人来操纵机器人,变成好莱坞大片中的“变形侠”。美国最近宣布,经过五年改进,所谓“易操控战术进攻服” (TALOS)已经大功告成。它由800个构建组成,制造和操控都非常复杂,但毕竟是有史以来第一件高技术战袍。至于需要多少年月才能达到工业生产阶段,实战前景如何,都在未定之天。

在这些研究中,最成问题的是化学和生物制剂。这些研究的目的是刺激人类自然进化未能发挥出的潜质。体育医学和药物学能增大肌群,但是,反兴奋剂运动限制了这些制剂的军事研究和运用。现在的研究方向是发挥“超能”。人本来具备抑制呼吸长期潜伏水下的能力、在高山缺氧的情况下急剧加快新陈代谢的能力,但这些能力在进化过程中退化了。刺激人体制氧能力并非神话,但会产生不良后果。急剧加快新陈代谢会迅速形成血栓,还会出现潜水员病。

DAPRA研究无禁区。说不定今后真的会出现具备半机器人“外骨架”的、大脑植入“记忆电极”的、能接通“脸书”的两栖人。这并非违背科学的“超感人”“扑翼人”,而是现代科技水平完全可以达到的工艺过程。你可以嘲笑好莱坞制片人的荒诞,但军事科学家对此不会掉以轻心。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