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实力提高快,美军对此焦虑深

11月7日,绍伊古大将主持召开了俄罗斯国防部部务会,总结自2012年11月其出任国防部长以来俄军建设取得的成绩。绍伊古本人、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从不同角度细数了五年来俄军的变化与进步。对于俄军实力的迅速提高,西方国家军方特别是美国军方,醋意大发,除了吃惊,还很焦虑。

 一、数数俄军五年之变


2012年11月以来这五年:

武器装备更新幅度大。供给部队最新武器装备、建立其使用基础设施、培训专业技术人员、研制必要的物质训练器材和建造公寓房设施同步展开,使部队现代化武器装备率同2012年相比提高了3倍。至2021年前俄军现代化武器的装备率将达到70%及以上。“鉴于世界形势发生的变化,将保持武装力量发展的势头。从而到2021年前完成军队面临的提高战斗能力的各项任务。首先,保持训练有素兵员的补充率不低于95%。现代化武器的装备率至少达到70%,而完好率不低于90%”(格拉西莫夫语)。

战略威慑力大幅增强。在各战略方向上建立起可以自给自足的部队集群。战略威慑力量可靠地防备着针对俄罗斯及其盟国发动的侵略。转型过程中,俄军获得了:装备新式武器装备、具有战斗力的团、旅和师;协调的军事指挥机构;训练有素、随时准备应战的兵员。军队支柱之一 ——俄罗斯战略核力量的74%装备有现代化武器。“陆基、空基和海基战略核力量的现代化武器比重达到74%”,“在受到国际军备控制条约限制情况下”,这“为提升战略核力量战斗力质量水平奠定了基础”。

大力增强太空监控能力。过去五年,发射了55枚军用航天器,加强了对美国弹道导弹发射区域的监控。发射了统一空间系统航天装置,“加强了对北美大陆和国外潜艇巡逻海域、弹道导弹发射区的监控”。“加强在轨航天器部署,发射了55颗军用航天装置,研制出新的‘安加拉’航天火箭系统,可保障把各类有效载荷送入俄境内上空的近地轨道”。这一系统继续发展下去“将可实现对全球弹道导弹发射区的持续监测”。

叙利亚经验助推战斗力提升。俄军正积极借鉴叙利亚经验,掌握作战行动与部队使用的新方式方法。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在部队得到广泛装备,提高了火力杀伤的射程与精度, “改变了遏制敌人对俄发动侵略的方法”。此外,密集使用精确制导杀伤武器已成为俄军各种作战行动的组成部分。在战术层面,俄军部队研究出并正在掌握对敌人实施远程火力杀伤、使用侦察打击和侦察射击网络的新方法。在装备远程精确制导武器方面实现了真正突破。

新武器装备的列装、精确制导武器专业分队的组建,从真正意义上建立起精确制导武器部队集群,它能够使用导弹打击4000公里以内距离的目标。此外,加强了精确制导武器部队集群在波罗的海、巴伦支海、黑海和地中海的存在。

积极进行技术换装。海军接收150多艘舰船,作战能力提高30%。海军航空兵接收了60余架飞机。“博列伊”战略核潜艇开始列装海军战略核力量,启动了性能更好的 “博列伊-B”型战略核潜艇的研制工作。同2012年相比,可使用新型巡航导弹的飞机数量提高了10倍多,现代化战略轰炸机的比重提高了53%,达到75.7%。

启动恢复生产图-160M轰炸机工作,着手研制远程航空兵未来航空系统。按计划正在实施对图-160M和图-95МС战略轰炸机的升级改造,将“在这两款飞机安装功率更大的发动机,机载无线电电子设备改装国产元器件,扩大使用杀伤武器的范围”。空降兵作战能力提高30%,列装了497部(件)新式空降战车、自行火炮装置与伞降系统。陆军接收了1万多部(件)先进武器装备,包括300辆坦克和装甲战车。10个导弹旅换装了新式“伊斯坎德尔-М”战役战术导弹系统,它既能作为弹道导弹、又可作为巡航导弹实施发射。陆军防空兵接收了1200部防空导弹系统。

住房保障难题得到根本缓解。这是多年来俄军建设的一个老大难问题。俄国防部领导将之视为除武器装备建设外又一重点关注对象。几乎消除了军事基础设施建设历史积压所有问题,建设速度提高了11倍。“每年平均有3000个建筑设施投入使用,总面积超过200万平米。”

重新调整军事院校布局。考虑到装备更新的规模和速度,重新调整了对军事教育体系的立场。使高等军事院校网络与干部需求相称,各院校重新转隶相应军种总司令、兵种司令,一批院校恢复为独立的教育机构,进一步发展军事学院。

总之,过去五年,俄军紧密围绕提高战斗力开展建设,促进发展。“并且把主要精力用以保持战略核力量和常规部队的高度战斗准备、加强空天防御系统的梯次配置体系以及完善指挥系统”(格拉西莫夫语)。

二、俄军声望大幅提高


 

五年来,军队战斗力显著增强。“(采取的)与军队建设与发展相关的系列措施、(组织的)战役与战斗训练质量与规模、(展开的)叙利亚成功作战行动,显著提高了军队的声望”(绍伊古语)。俄军变化得到国内92%的民众肯定,“这是整个社会调查历史上最高的数据”。根据俄罗斯独立的社会学调查数据,64%的俄罗斯人认为,在军队服役是“青年人最好的生活体验”。自2012年以来,俄社会对军队工作的认可度持续提高,而持否定态度的则在下降,从31%下降到7%。

三、美军方对俄军事实力骤增突感不适


 

有意思的是,就在俄国防部召开部务会的当天,俄政府机关报《俄罗斯报》有一篇报道,主标题为《五角大楼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俄罗斯军事实力的急剧增长》、副标题为《西方媒体报道,俄罗斯军事实力突然增长引起美国焦虑》。

文章称,根据法国“情报在线”报道,五角大楼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俄罗斯日益增长的活跃军事活动。对此,美国开始了秘密的军备竞赛,应对所谓的来自俄罗斯与中国的“战略威胁”。特别是美方正试图通过中介机构获取俄罗斯和中国的航空无线电电子系统,打算把它们安装到在演习中扮演假想敌的飞机上。

此外,美国期望获取俄罗斯在防空领域的技术。五角大楼对俄罗斯S-400 保障的空域禁飞令感到不安,希望如有某个盟国采购这一系统的话,能够分享研究其使用经验。在美军主持的一次盟军协调会上,驻欧洲美军司令本·霍奇斯宣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出人意料。

而瑞典军队参谋长卡尔·埃涅尔布莱克松将军则认为,西方国家更倾向于低强度的冲突,因此,美方已失去主动性,无暇对俄军在国外的快速行动作出反应。法国“情报在线”认为,俄军的行动迅速把美国逼入了角落,限制了他们的机动自由,此外,俄军在“西方-2017”演习期间展示出的军事实力,也令美军领导层出了“一身冷汗”。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