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的五大看点和五大变数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2017年的中东局势,可以概括为“多事之秋,热点纷呈”。展望新的一年,似可简言为“悬疑多多,乱局依旧”。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继续在各方博弈中重塑。

2017年中东局势五大看点


第一,美俄博弈俄罗斯占优

(一)俄罗斯重返中东成绩斐然

1,帮助巴沙尔政权稳住阵脚:

2011年中东剧变发生后,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沙特、卡塔尔和土耳其等地区强国的支持和资助下,叙利亚反对派势不可挡,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岌岌可危。2015年9月30日,普京应巴沙尔请求,下令出动空天部队,直接介入叙内战,稳住了巴沙尔政权的阵脚。同时,也强化了俄在叙军事存在。

2,在叙利亚问题上话语权提升:

俄罗斯协同土耳其和伊朗,于今年1月创立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机制,促成叙四个“冲突降级区”的设立,为巩固内战停火奠定坚实基础。11月22日,俄、土、伊三国总统在俄索契会晤,共绘叙政治进程蓝图。俄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一再凸显。相形之下,美国仅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了阿斯塔纳和会,并缺席了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的一些重要安排。

(二)美国中东主导权日渐式微

1,反制俄重返中东成果寥寥:

俄罗斯的重返,对美国中东利益构成了威胁。坚守“美国第一”信条的特朗普自然要予以反制。在利雅得召开50多个国家参加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美国峰会”,试图拼凑“中东版北约”;制造“断交风波”,孤立与伊朗日益走近的卡塔尔;推动沙特“反腐风暴”;谋划美、沙、以三国“中东轴心”;等等。然而,这些阻止中东格局利俄变化的措施,并未收到显效。

2,中东盟友离心倾向日增:

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与俄鲜有交集的沙特国王萨勒曼到访莫斯科,就是这一变化的重要标志之一。近年来,沙特认为美缺乏远见和反复无常,沙特有必要与俄展开协作。通过这次历史性访问,沙俄关系似乎一夜之间从“宿敌”变成了“哥们”。近年来出现离心倾向的,还有土耳其、卡塔尔、以色列等美国的中东传统盟友,它们也越来越看重俄罗斯。

 

第二,地区大国争锋越演越烈

(一)沙伊争雄力度不减

黎巴嫩总理异国辞职凸显沙伊博弈。11月4日,访问沙特的哈里里在利雅得宣布辞职,并指责黎“真主党”和伊朗在黎巴嫩和阿拉伯世界煽动仇恨。哈里里选择在沙特辞职,其背景显然与沙伊地区争雄有关。

沙伊争雄的主要平台还是也门内战。众所周知,沙特力挺也门合法政府,伊朗则是胡塞武装的后台。相对平静的也门内战,进入11月以来再度升温。11月4日,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国际机场发射一枚弹道导弹。虽然事件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引发了沙方的震怒。这次导弹袭击虽不是第一次,但却是胡赛武装发射导弹精度和效率最高的一次。11月底到12月初,胡赛武装和前总统萨利赫的同盟反目并发生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12月4日,萨利赫因倒向沙特的迹象败露而被胡塞武装杀死。

沙伊是中东地区最大的两个国家,也是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不共戴天的宿敌。分析认为,即将继位的32岁的默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是一位雄心勃勃的沙特新一代强人;而取得连任的伊朗总统鲁哈尼,也是一位有远大抱负的强势人物。似可预见,未来沙伊之间的博弈必定越演越烈。

(二)以色列、土耳其也不干示弱

以色列也加入了与伊朗的地区争锋。伊朗也是以色列的死敌,以色列念念不忘伊朗“灭以”狂言,更不愿看到伊朗及其盟友真主党在叙的军事存在。以色列不时对叙境内真主党军事目标进行狂轰滥炸,除了打击巴沙尔政权,更重要的还是遏制伊朗在叙的军事存在。

土耳其参与博弈的地盘是叙北部地区。2016年8月起,土军发起代号为“幼发拉底河盾牌”的行动,越界进入叙北部,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名,防止当地库尔德人势力扩张。土总统埃尔多安多次放言,决不允许叙北部“出现一个新国家”。

 

第三,极端组织在伊叙行将覆灭

2017年中东反恐取得决定性胜利。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叙地区濒临覆灭。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2月9日宣布,政府军已收复“伊斯兰国”在伊控制的所有领土;在叙参战的俄军方也在7日发表声明称,叙利亚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居民点或地区处在“伊斯兰国”控制之下。目前,除了深度融合在叙反对派武装之中的“征服阵线”部分战斗人员外,绝大多数极端分子已被赶出伊拉克和叙利亚,三年多的伊叙反恐战争基本画上句号。根据普京指示,俄罗斯已于12月11日开始从叙撤军。不过,应该指出的是,极端组织虽在伊叙失去领地,但全球恐怖主义威胁依然严峻。

第四,库尔德问题提上日程

随着伊拉克库区公投举行和叙利亚库尔德人自治可能性彰显,沉寂多年的库尔德问题提上了中东事务的议事日程。

9月2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不顾中央政府、周边国家的反对以及联合国的劝阻,悍然举行独立公投。公投以92.73%的支持率获得通过,显示了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强烈愿望。不过,库区政府由于多种原因未敢宣布独立。相反,诸多负面影响让库区主席巴尔扎尼品尝到一意孤行的苦果,不得不萌生退意。

值得注意的是,库尔德人在叙利亚成功显示了自己的存在。以库尔德人为主体的叙反对派“叙利亚民主军”借助反恐战占领了拉卡市及周边地区。似可预见,在叙未来的领土和权力分配中,这支库尔德力量必将获得一席之地。叙利亚库尔德人效仿伊拉克库区的模式实行自治的可能性彰显。

 

第五,巴以问题重回国际视野

12月6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美驻以使馆由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计划。这是继今年7月圣殿山事件之后,被边缘化的巴以问题重回国际视野。

特朗普的话音刚落,便引起了巴勒斯坦以及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强烈反对,国际社会也纷纷表示谴责。联合国安理会紧急开会对美国的决定予以谴责,阿盟外长会要求特朗普收回成命,伊斯兰合作组织峰会则宣布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宣布12月8日为“愤怒的一天”,将成为一次大起义的开端;巴总统顾问沙阿斯11日对记者说,美国方面彻底摧毁了中东和平进程,巴政府不会参与美国提出的解决巴以争端的任何进程,也不会同意美国政府在解决巴以争端中扮演任何角色。连日来,巴以冲突事件不断。

2018年中东形势五大悬疑


第一,叙利亚政治进程能否取得突破

目前,有三大机制在推动叙政治进程:日内瓦和谈、阿斯塔纳和会和拟议中的索契对话会。由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和谈进程,已经持续了近6个年头,但至今未能实现直接和谈。12月8日重启的第八轮和谈,反对派虽然终于组成了统一的代表团,但在和谈形式和议题上仍未取得突破。反对派在会前发表的声明中重提曾一度被淡化的“巴沙尔必须下台”口号,引起了叙政府强烈不满,代表团推迟一天赴会,和谈最终无果而终。

阿斯塔纳和会进程,经过六轮谈判促成了四个“冲突降级区”的设立,为维持内战停火和政治进程打下了坚实基础。俄罗斯提议的叙政府和反对派索契对话会,原定11月18日启动,但因故推迟举行。这两个机制,将成为日内瓦和谈进程的重要补充。

分析人士注意到,巴沙尔去留依然是叙政治进程的关键问题。不过,随着巴沙尔政权在叙战场上由衰转盛,反对派再坚持“巴沙尔必须下台”的要求似乎已不太现实。不过,叙政治进程可能会因此久拖。

 

第二,萨利赫之死是否会致也门内战升温

萨利赫是因向沙特倒戈的迹象暴露而被胡塞武装杀害,沙特显然不会坐视不管。事发后,沙特领导的阿拉伯联军立即空袭胡塞武装目标,正在沙特避难的也门总统哈迪也表示向忠于萨利赫的部队伸出援手。未来事态如何发展,沙特和伊朗如何介入将成关键。

 

第三,极端组织会否卷土重来

“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两大极端组织在伊叙濒临覆灭,已是不争的事实。不过,“伊斯兰国”武装并未被完全剿灭,有的还在伊叙边远地区负隅顽抗。据最新消息,12月13日,“伊斯兰国”小股武装又重新占领叙边境地区并袭击叙士兵,导致至少17人死亡,20多人受伤。此外,为数众多的战斗人员已转移到埃及、利比亚、也门等伊叙周边国家以及非洲和东南亚等地,扩张分支并向欧美和亚洲等地遣返人员制造恐袭。尚未被消灭的“征服阵线”大批战斗人员仍然深度融合在反对派武装之中,参与打击政府军的战斗。因此,值得警惕的是,极端分子“人还在,心不死”,随着俄罗斯撤军和中东乱局升级,随时可能乘机卷土重来。

 

第四,库尔德问题如何演变

随着伊拉克库区公投举行和叙库尔德人成功显示存在,库尔德问题已经提上议事日程。目前尤为现实的问题是,库尔德人已在叙占领了一定地盘,并且得到了美国等大国的支持,他们在叙实现自治的条件已经成熟。如果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有了两个自治区,必将会大大刺激库尔德人的独立建国梦。库尔德问题的未来演变,存在变数。

 

第五,耶路撒冷事件如何继续发酵

耶路撒冷事件必将继续发酵。特朗普的表态一旦落实,就意味着巴以和平进程被完全葬送,美国也将失去巴以和谈调解人的资格,巴以重回和谈几无可能。和平进程的丧失,必将加剧巴以对峙。当然,由于以色列的实力远在巴勒斯坦之上,巴方的反制难成气候。不过,巴勒斯坦人的反以情绪会更加高涨,新的巴以对峙和恶性事件,会让以色列人更无安全感。另外,国际上要求特朗普收回成命的呼声日高,这位有改口习惯的美国总统是否会收回成命,也是个未知数。

分析人士认为,五大悬疑存变数。各方围绕五大悬疑的博弈,无疑将决定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重塑。似可预判,未来一年中东局势的关键词,依然是“多事之秋”、“热点纷呈”、“乱局依旧”。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