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网络媒体对伊朗事件夸大炒作,多是胡说八道

顾正龙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担任新华社开罗分社、大马士革分社、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

2017年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发生民众抗议生活费用高涨的游行示威,接着很快蔓延到首都德黑兰和全国多个省份,民众对经济现状不满的抗议活动转变为反政府示威浪潮,一场在伊朗发生的由民生危机转化为政治危机的新闻事件很快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伊朗发生示威抗议浪潮的新闻事件竟一夜刷爆了发达的中国媒体,特别是热闹非凡的公众号自媒体的网络。有些媒体大肆炒作伊朗伊斯兰政权面临倒塌,还有说中东自2011年爆发“阿拉伯之春”后,现在又来了“德黑兰之春”等惊人之语,以此吸引网民眼球,增加点击量。

一位在国内的女士从网络上得知伊朗出事了,并有消息说伊朗断网了,她说:“我试着联系了在伊朗的我老公,倒把他吓一跳,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

另外,德黑兰大学的一位懂中文的学者告诉他的中国朋友:你们中国人怎么了,惟恐伊朗不乱?看到很多人的微信朋友圈和发言,其中不乏名牌大学的大学者的言论,真是觉得没有丝毫学者的严谨,听风信雨,以讹传讹,夸大事实,没有根据地揣测………

另有一位在德黑兰的中国人他说:“我也目击了游行活动,我也旁听了伊朗人对此次事件的议论,我也和几个出租车司机讨论过此次事件。坦白讲,事态远没有国内媒体说得那么吓人。我家孩子7岁多,3岁多 ,每天还是照常上学,我媳妇也每天单独去上波斯语课,我也每天都会在教学楼里听到路上的人们喊口号的声音,也在示威人群20米开外观看过学生是如何喊口号,警察是如何对付大学生………

通过国内媒体,网络的报道,我算是领会了什么叫不负责任,什么叫没有成本和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夸大事实。每个伊朗人都清楚,不可能发生什么质的变化:因为没有领导者,没有具体的方向和意识形态理论——“革命”理论,所以很多伊朗大学生都调侃的称此次抗议为“鸡蛋革命”,因为此事因抗议蛋炒饭价格飞涨而起……有个朋友问我说,国内都说已经血流成河了……”。

不过,也有不少网民留言认为:“不负责任的报道和炒作会误导民众,误导国家决策…… 。当然,鉴于伊朗国内多年来的经济形势和多年民众与政府之间积累的矛盾,伊朗多个城市发生一定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亦在情理之中。对于伊朗政府的社会控制力和国家政权的牢固基础,此类游行示威活动并不能引发更大规模的动荡,甚至颠覆政权或政权变色几率较小”。他们指出,“在没有充分了解实际情况下,判断还需谨慎”。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个网络推特的爱好者,他就伊朗抗议示威浪潮,在推特账户上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谴责伊朗政府长期以来压制人民,他说:“全世界都知道伊朗人们要求变革,除了美国的强大军事力量,伊朗的领导人最害怕的就是伊朗人民。” 特朗普的推文还说:“压制政权无法永远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伊朗人民将面临抉择。全世界都在看着!”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团队几乎兴高采烈地抓住这个机会,与伊朗抗议者站在一起。

但有分析认为,尽管这次特朗普摆出了强硬姿态,如今伊朗国内局势几乎没什么改变,这意味着虽然美国采取了新方法,但华盛顿对伊朗抗议活动的影响力依然很有限。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则于2017年12月31日晚间对全国民众发表讲话,称伊朗是个自由的国家,民众有权就社会议题发出声音,但不应破坏公共财产,不得非法集会,制造骚乱者将面临严惩。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巴赫拉姆·卡西米30日回应:“伊朗人民不会留意美国官员和特朗普先生毫无价值的机会主义言论。”

他说,美国连伊朗公民入境都禁止,就别假装关心伊朗人民的疾苦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分管首都治安的官员伊斯梅尔·库萨里准将说,德黑兰形势尽在掌控之中。他警告示威者,如果继续制造骚乱,将面临“国家的铁拳”。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解放报》今年1月1日引用国际危机研究组织专家阿里·瓦埃齐的话说:“这既非革命,也非政治运动,更像是伊朗人民对政治和经济停滞不前压抑良久的沮丧情绪的大爆发” 。该报似乎并不把伊朗抗议浪潮视为“世界末日的来临”。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1月2日趁机表示对伊朗的反政府示威活动进行声援,并表示将在未来几天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和日内瓦人权理事会就伊局势召开紧急会议,同时否认伊朗政府指控美国在背后策划的说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此回答记者提问时仅仅答称:“中方希望伊朗保持稳定,实现发展”。虽然话语不多,却很有力,堪称典范。因此,话多逞能并非好事,看网络新闻网民应该切记:拒绝妄议,审慎评论,媒体炒作有风险,谨防见风就是雨!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顾正龙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