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稳健复苏对世界经济其实是件好事

周世俭

清华大学教授,原驻美大使馆商务处一秘,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

美国经济经历了最严重的大衰退之后,从2010年开始复苏,到2016年历时7年,GDP年均增长2.05%,始终停留在温和复苏,没有回到3%以上的经济繁荣。2016年GDP的增长只有1.5%。

2017年初,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声言要给企业和中产阶级大幅度减税和准备放松对金融监管等刺激经济的措施,对经济的增长起了一些正面的影响,GDP的增长开始加速。一季度GDP增长1.2%,二季度增长3.1%,三季度增长3.2%,折算年增长率2.5%左右。四季度增量多少,还是个未知数。最近几年四季度的增长都不太高。2017年全年GDP的增长预测为2.5%左右,远高于上一年的1.5%。因此美国经济出现了稳健复苏。

 

一、美国经济稳健复苏


 

2017年12月13日,美联储对经济做出了较为乐观的预测: 2017年GDP增长2.5%,2018年增长2.5%,2019年增长2.1%,2020年增长1.8%。总之还达不到3%。2017年12月4日,OECD预测美国经济2017年增长2.4%,2018年增长2.8%。

美国经济尚未完全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投资者对实体经济信心不足,美联储为应对金融危机而采取的三批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共印出了3.963万亿美元的钞票,只有760亿美元进入了实体经济(本.伯南克语)。绝大部分的钞票进入了股市、债市和房市,造成了虚拟经济的繁荣。

2017年11月30日,道.琼斯突破了24000点,到达24272点,12月28日又攀升到24827点;纳斯达克指数到达6950点,离7000点只有一步之遥;标准普尔到达2687点,再创历史新高。2017年全年道指增长25%,纳指增长28%,标普增长19.4%。美国股市出现了泡沫,一旦破裂或大幅度下跌将对经济造成较大影响。股市的繁荣造成了严重的两级分化。低收入的人群在股市捡了点芝麻,而富翁们抱了个大西瓜。据美国《合众国际社》网站12月8日报道:目前美国1%的人口占有了全国40%的财富。20%的富人占有全国财富的90%。

美国的就业形势一分为二

据美国劳工部统计,失业率从2009年10月的10.2%到2016年11月降到了4.6%。这种统计方法遗漏了长期失业者和失去了信心而不去登记的人群,例如年龄超过45岁的人们一旦失去了工作就很难再就业。2017的失业率从1月份的4.8%到11月份降到4.1%。

就业形势就不那么乐观了。2017年1至11月新增就业208.9万人,月均18.99万人。尚不如2016年全年新增就业261万人,月均21.75万人,2008年6月就业率为67%,2016年6月仅为62.3%,2017年9月就业率仅为63.1%,远未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就业是民生的根本,大量失业人群的存在直接影响国内消费的增长。

由于广大劳动者收入增长缓慢,看不到经济繁荣的前景,老百姓有后顾之忧,致使居民储蓄率不断上升。2005至2006年经济繁荣期间,钱挣得多也花得快。储蓄率为负数。金融危机后,2008年储蓄率升为2.7%,2013年8月升为4.6%,2017年三月底升为5.9%。这意味着上万亿美元的钞票存入了银行而未进入商场。占GDP72%的消费上不来,经济怎么会回到繁荣?

另外一个反映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数据是自有住房率。据摩根· 斯坦利的报告,2004年美国自有住房率高达69.2%。经过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后,2013年住房自有率下跌至59.2%。经过经济复苏,到2016年6月底,自有住房率恢复到62.9%,恢复到了1965的水平,比2004年69.2%下降了6.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近500万个家庭丢失了住房,只好去投亲靠友或租房。

美联储加息、缩表

2014年10月29日,美联储果断停止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2015年12月16日启动加息,并于2016年12月14日、2017年3月7日、2017年6月14日和2017年12月13日五次加息,每次加息25个基点。将存款利息从0-0.25%提升了1.25-1.50%。预计2018年加息三次。到2018年底到达2.0-2.25%;到2019年底达到3.0%。

2017年9月21日,在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宣布,从10月份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简称缩表)。金融危机后,美联储一方面采取降息方式“放水”;另一方面通过量化宽松措施购买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这两部分构成了资产负债表。几年来,资产负债表从金融危机前的8000亿美元猛增到4.5万亿美元,增加了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美联储希望收紧银根,这将造成市场减少流动性,对投资、消费和进口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然,美联储会采取渐进式、小步慢走的方式减少资产负债表。业内人士预测到2021年前将其资产负债表缩减到3万亿美元。美联储主席耶伦说,美国经济已做好准备逐步减少经济刺激政策。这说明美国经济经过7年的温和复苏,2017-2018年将展现稳健复苏,已具备了逐步减少刺激政策的承受力。

美国国债剧增给经济发展增大压力

当前美国经济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国债剧增。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发动了两场侵略战争和应对金融危机及经济大衰退,国债以空前的速度在增长。从建国之始到1980年的204年里,美国政府累计发行国债9077亿美元。 从1981年里根总统到2009年初小布什总统的28年里,国债就突破了十万亿美元,而奥巴马政府的八年里国债就超过了9.3万亿美元。特朗普一进白宫就面临19.7万亿美元的巨额国债。到了2017年12月15日,国债已增至20.6万亿美,相当于2016年GDP的18.57万亿美元的111%,大大超过了60%的金融警戒线,联邦政府头上顶着一个国债“堰塞湖”。

1985年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现在早已是最大的债务国。40年前,美国国债号称“金边债券”,现在快成了“烫手山芋”。据美国财政部统计,2016年全球31家央行共抛售了近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2017年10月美国财政部宣布不再发行长期国债了(因为很少有人购买美国长期国债)。2017年12月初,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讲话中说,每当想起沉重的美国国债她便夜不能寐。

在2016年总统竞选时,特朗普嘲笑奥巴马总统领导经济无能,每年GDP只有2个点左右的增长。他说:“奥巴马先生,你是个笨蛋。你是44位总统中唯一一位执政8年而从未领导美国经济增长达到3个百分点!”他扬言将领导美国经济每年增长4个百分点并回到繁荣。特朗普凭着4个点的增长和大规模增加就业的承诺赢得了大选。但在当选后的谢票集会上,他马上把GDP增长下调为3.5个百分点。

2月1日,财政部长史蒂文.努姆钦在宣誓就职仪式上当着特朗普总统的面说,我们要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确保美国经济每年增长3点以上。5月1日,深入了解经济情况后,努姆钦财长说美国经济要能做到增长3个点至少还需要2年的时间。5月23日,经特朗普总统签署后,送给国会的2018财年预算法案对今后几年经济增长的预测里明确无误地写道:2018年GDP增长2.7%,2019年增长2.9%,2020年增长3.0%。面对美国经济的现实,特朗普竞选时许下的美好诺言被大大地打了折扣!

特朗普凭什么夸下海口?靠的是他准备给企业和个人大规模减税用来刺激投资,吸引海外资本回归,刺激消费。给企业和个人较大幅度减税对于刺激经济发展当然是一个有效的措施。在经济学里,把减轻税费负担比作“放水养鱼”;而反之增加税费负担比作为“竭泽而渔”。

2017年11月16日,众议院以227:205票通过税改法案;12月2日参议院以51:49票微弱多数通过。12月15日,参众两院就协调后的版本达成协议。12月22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于2018年1月1日起生效。主要具体方案如下:企业所得税从35%下调至21%,有了大幅度下调;个人所得税仍维持7档,分别为10%、12%、22%、24%、32%、35%和37%。原来7档分别为10%、15%、25%、28%、33%、35%和39.6%。

不难看出,除最低档和第6档未减外,其它5档都有所下调。但也很明显看出,低收入人群从15个点下调3个点,年收入5万美元的人每年少交1500美元;而年收入100万美元的富人下调2.6个点就意味着少交2.6万元,这个税收十分明显地偏向了富人和中产阶级。

特朗普总统学习当年里根总统通过大规模减税(大幅度增加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来换取经济繁荣的办法。但是特朗普和里根总统面临的背景大不相同。1981年初上台的里根总统面对的是不到1万亿美元的国债,而特朗普总统面对的是超过20.6万亿美元的庞大国债,每年仅偿还国债本金和利息就至少需要1万多亿美元,钱从哪来?只有3个办法:

一是靠大规模发行新债换旧债,以债养债。

但是债务有个上限的障碍,奥巴马政府时国会通过的债务上限是19.7万亿美元,2017年3月15日已经触顶。到9月30日结束的2017财年财政赤字6660亿美元,比2016财年增长13.5%。 国会4月18日临时放开的债务上限到12月8日。为了避免政府关门,12月7日国会临时通过债务上限再顺延2个星期,到12月22日。12月21日,参众两院分别通过决议将债务上限再宽限到2018年1月19日。当然国会在共和党掌控多数的情况下肯定不会让政府关门。

问题是债务上限的无休止提高肯定会给美国经济长期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压力。正如2015年10月13日,在关了门的白宫办公室里,共和党的议长约翰.博纳曾指着奥巴马的鼻子说:“奥巴马先生,你必须清醒地看到你现在在花重孙子的钱!”。历史的一幕在重演。现在轮到共和党的议长是否应当提醒共和党的总统:“现在你是在花重孙子的重孙子的钱呢?”。

二是打开印钞机,加班加点地印制美钞。

每印制100美元的钞票只需要付12美分的纸张和印刷成本。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可以无休止地印钞票。为了应对金融危机,美联储搞了三批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超量印发了近4万亿的美钞。问题是美联储已启动了加息和缩表,正在逐步减少债务规模,还敢再量化宽松?再量化宽松下去美元的国际地位和主权信用等级是否发生动摇?

早在2011年5月17日,世界银行发表了“全球发展地平线——多极化:新的全球经济”的报告指出:“目前美元的主导地位将会在2025年之前的某个时候终结,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围绕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的多种国际货币体制。”

办法之三,美国政府大幅度削减不重要的开支以减少财政开支。

1991年国会通过平衡预算法案,明文规定政府如果要实施减税就必须同时提出如何增加政府的收入以减少财政赤字防止出现新的不平衡。特朗普总统在2018财年预算中大幅度削减公共福利开支,每年减少1700亿美元,10年下来减少1.7万亿美元的开支。

何为公共福利开支?主要是指失业救济金、食品券和医疗保险等等,这一刀很明显砍向了广大的贫困阶层。它必然会引发新的社会矛盾。11月下旬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报告称,根据参议院的税改方案,本该属于低收入群体的数十亿美元的联邦福利可能因此泡汤。另外,特朗普政府准备拍卖战略石油储备以增加政府收入。当然富甲天下的美国可拍卖的东西还有许多,例如黄金储备,联邦政府部门的房地产等等。

 

二、对2018年美国经济的预测


2018年美国经济最大的利好因素是实施特朗普税改法案。对给个人普遍减税会刺激国内消费的增长,可谓立竿见影。对GDP的增长也会迅速见效。它不仅有利于美国经济,也有利于世界经济。因为美国的消费品绝大多数源自海外进口,这对中国及广大发展中国家扩大对美国出口是个利好因素。

特朗普税改法案对于国内企业对实体经济增加投资是个利好因素。有利于美国实施再工业化,也有利于企业转型升级和技术创新,从长远来看也是个利好因素。

美国是世界上跨国公司最多的国家,跨国公司的利润60-80%的利润来源于海外。税改法案希望这些跨国企业资本回流不是件易事。因为它涉及到生产成本、产业集群化和不菲的回流成本。但从长远来讲还是有利于资本在国内投资,对于资本外流能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特朗普税改也会带动和促进世界范围内的税制改革。全世界有不少国家的企业税高于美国,这就迫使这些国家调整税率。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已公开宣布下调税率的计划。美国税改可能会引起世界范围的竞争性减税,因而会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再加上从2017年起世界经济出现了比较强劲的复苏,世界经济形势的好转反过来对美国经济的稳健复苏也是利好因素。

由此判断,2018年美国经济的增长会比2017年略好一些,GDP有望增长2.6-2.7%左右。

2019年离2009年大衰退刚好10年,与西方国家经济衰退的周期刚好吻合。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经济专家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有可能出现衰退。笔者认为,即使发生衰退也会是一次温和性衰退,理由是这次美国经济温和复苏的时间比较长,但始终没有达到繁荣。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周世俭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