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起对韩缓和攻势,这次金正恩怕是动了真格!

朱长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跨入2018年度以来,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恐怕都没有像朝鲜半岛这样持续地、长时间地引发人们如此强烈地关注。半岛形势峰回路转,南北关系迅速缓和升温,真实的让人有点怀疑。种种迹象与分析表明,这次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怕是动了真格,而不是在放试探气球,是战略选择,而不似什么权宜之计。

一、不失时机接连出招


金正恩借元旦致词之机放下身段,主动向韩发出和解信号,表示“愿意采取组派代表团等所需措施”、双方“也可以紧急会谈”,以便商议参加即将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呼吁共同努力缓解军事紧张局势,创造和平环境,积极营造民族和解与统一的气氛,广泛接触、来往、合作与交流,消除误解与不信任。

紧接着,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朝鲜中央电视台、朝中社等官媒连续发文,呼应金正恩有关朝韩关系讲话是“改善当前朝韩关系的有意义的良好第一步”,强调“营造民族和解氛围、实现朝韩关系改善的必要性与重要意义”。一通同族同宗是一家的“亲情牌”打出,马上得到韩国呼应。双方重开中断两年的板门店电话沟通联系,商定举行高级别会谈。

1月9日,朝韩部长级会谈如期在板门店举行。双方一致同意开展积极合作,确保平昌冬奥会暨冬残奥会成功举行,提升民族威望。朝鲜向冬奥会派遣高级别代表团、民族奥委会代表团、体育代表团、拉拉队、艺术团、参观团、跆拳道示范团及记者团,韩方提供必要便利。朝方希望公开会议全部内容,向外界展示朝方真诚和努力。

1月15日、17日,应朝方请求,南北方又两次在板门店会谈,进一步磋商朝鲜参加冬奥会事宜,朝方还表示要参冬季残奥会。21日,朝方派出在韩国颇有人气、由团长玄松月率领的三池渊管弦乐团先遣队赴韩踩点。

25日至27日,体育省副局长尹勇福带队的先遣队访韩,检查平昌冬奥会设施。对同期来访的韩方文艺表演及滑雪训练访问团先遣队,朝方给予了热情而充分的接待。

开年以来,朝鲜在缓和南北关系上接连出牌,言之恳切、动作紧凑,趁热打铁,不失时机,同韩方保持高密度接触,尽显主动、热情,全无虚晃一枪之感,体现了一种真诚。

二、民生问题转为第一要务


年初以来金正恩发起的对韩和平攻势事出有因,预示着朝鲜在“完成核武力大业”之后,在愈加严厉的国际制裁背景下,开始真正将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作为第一要务。一是“核经并进”路线(即“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并行路线”)是金正恩执政后朝鲜确立的既定国策。

所谓“核经并进”是一个悖论,在朝鲜这样一个国度,核武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发展核武必然迟滞经济,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几年下来,核武力发展虽取得了重大突破,但经济却没有同步跟进。核武发展那也是朝鲜人民长期“勒紧腰带”盼来的、冒着“威胁生存的制裁、封锁和生活困难”“绝对支持和大力推动”的结果。是以在核武取得重大进展后,转而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为重点,故此金正恩在元旦致辞中,发出了要把核武力建设取得的历史性胜利当作新的发展跳板,“发起革命的总攻,在社会主义强国建设事业各条战线争取新的胜利!” “把共和国的全盘实力提升到新的发展阶段”号召。

1月9日发行的朝鲜《劳动新闻》和《民主朝鲜》头版头条标题为《展开全民总攻,使国家整体国力上升到新的发展阶段》,内容一样,也很能说明问题。二是问题倒逼的结果。频繁的核导试验带来的连年国际制裁,也给朝鲜的经济与民生带来了严重创伤。

韩国方面的研究表明,2017年朝鲜对华出口同比减少28%,进口反增11%,预计今年对朝制裁决议发挥效力后,朝鲜将出现更大的出口降幅,外汇供求和进口也将随之下跌,对朝鲜经济产生巨大打击。央视记者去年到朝鲜采访就感受到,国际制裁下的朝鲜国内汽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断供与价格飞涨。据来自朝鲜官方人士的消息,目前仅汽油一项,朝鲜国内已经炒到2000美元一吨,而国际市场价格大约是600美元。

金正恩元旦贺词仅提到去年水果获得丰收,粮食与其他农产品情况只字未提,字里行间透视着经济的困难,“越是样样短缺而困难的时候,就越要高度发扬同志之间、邻居之间互帮互带、真心为人的美好风尚”。

前不久朝鲜还在抱怨,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不能如期而至。制裁品目增多,市场销售的东西减少。朝鲜体制内的人员开始出现了“生不如死”“金正恩只会说谎。百姓在挨饿,金正恩却到处说丰收了,谁信啊”的抱怨。这些问题都迫使金正恩不得不下决心,“要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实现转变”。

三、实现半岛和解是朝鲜的战略选择。


追求自主和平统一是朝鲜孜孜以求的目标。一是缓和南北关系是朝鲜实现自身发展的需要。集中精力谋发展既需要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与氛围、又需要外部的技术与资金,而这些,一个和谐的半岛、一个关系友好的韩国都能够带来。“首先,要缓和北南之间尖锐的军事紧张状态,营造朝鲜半岛的和平环境。”

二是缓和南北关系是朝鲜打破国际封锁的突围之举。去年的核导试验,对朝鲜既是一个成功、又是一个失败,它遭受了史上联合国最严厉的制裁,还有美日等国的附加制裁,效果已经开始逐步显现。而缓和对韩关系,虽然难以打破国际制裁,却可以缓解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突破国际社会的封锁,这是朝鲜希望看到的。

三是缓和南北关系是朝鲜的战略选择。是朝着实现南北自主统一迈出的重要一步,也是金家三代的追求。在2016年5月的朝鲜劳动党全国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金正恩就表示,越是在半岛局势复杂、尖锐之时,越要坚持自主解决统一问题的原则,并提出了包括北南各政党和团体进行接触、开展北南军事当局对话等在内的改善北南关系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只是当时没有给他这种机会而已。

我们愿意、也有理由相信,金正恩的元旦致词充满诚意,“当前形势要求北南事不宜迟,不拘于过去,改善北南关系,采取决定性措施以打开自主统一的突破口。”“改善北南关系既是当局乃至所有人都关心、盼望的迫在眉睫的事务,又是需要全民族同心协力加以解决的重大事务。”

“只要他们真心愿望民族和解与团结,我们就会给南朝鲜的执政党、在野党、各阶层团体、个别人士等任何人敞开对话、接触和来往之门。”不然,金正恩也不会在7000字(汉译本)的新年讲话中,以三分之一多的篇幅煞费苦心、大讲特讲缓和北南关系问题了,也无从解释他这样做的目的了。

国际社会应该做的是相向而行,乐见其好、促其所好,当然这可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在朝鲜半岛和解的问题上,总还是有拦路虎与绊脚石的。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