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承认参与了“围堵”卡塔尔的策划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6月5日,沙特、巴林、阿联酋和埃及同时宣布同兄弟国家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也门、利比亚(东部政府)迅速跟进,阿拉伯联盟也宣布中止卡塔尔的成员资格。阿拉伯“断交“风波骤起,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之前不久的美国总统的中东之行。分析人士认为,是特朗普的访问,引爆了阿拉伯兄弟阋墙。

特朗普访沙引爆“断交风波”


特朗普上任四个月后开启了首次外访。他一反历届前任首访邻国的一贯作法,特意选择了较远的中东地区。期间,他访问了海湾阿拉伯国家领头羊沙特,以及已持续70年的中东问题核心巴以问题的当事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不难看出,此访的目的,第一是要安抚其前任奥巴马执政期间得罪的老朋友沙特和传统盟友以色列,另一目的则是要向全世界宣示,他要推动巴以和平进程。当然,无法摆到桌面的深层目的,自然是要通过兜售军火掏海湾石油老财的腰包。

站在美国和沙特立场上,特朗普的访问可谓大获成功。首先,沙特通过史无前例的超规格接待,让特朗普出尽了风头,显示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总统的荣耀。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特朗普本人面临的国内压力的缓解。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国家捞到了实际利益。

访问期间,美沙签署了长达10年的、价值340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据此,美国军火商在3年之内便可从沙特一家拿到1100亿美元。如果联想到海湾地区、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可能掀起的军备竞赛和军火抢购热潮,美国肯定会赚它个盆满钵满。此外,特朗普和萨勒曼国王还签署了总额高达2800亿美元的多项合同,这将为美国创造数十万个就业机会。

沙特也是最大赢家。利雅得没有白花6800万美元的高额接待费。访问期间,特朗普给足了沙特面子,让其重拾了海湾、乃至中东老大的优越感。特朗普在利雅得召开了“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美国峰会”,50多个国家领导人(其中30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了会议。这不仅显示了美国召之即来的霸主尊严,自然也凸显了沙特东道主呼风唤雨的面子。其次,美国的优质武器源源不断的到来,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限于僵局的也门内战局势,使沙特支持的也门哈迪政府处于有利地位。

但是,从海湾和中东局势出发,特朗普的中东之行,显然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它破坏了阿拉伯团结与地区国家和睦相处的气氛。当前还在继续发酵的阿拉伯“断交风波“,便是具体体现。被撕裂的阿拉伯世界的伤痕,短期将难以抚平。其次,随着军备竞赛的必然升级,叙利亚和也门的两场内战、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反恐战争,以及利比亚武装派别的军阀割据战,将更加难以停歇。如此,特朗普的中东之行,必然令中东乱局雪上加霜。

更有甚者,可能连特朗普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访问,特别是在利雅得召开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美国峰会“上的讲话,竟然引发了一场阿拉伯“断交风波“。

所以把阿拉伯“断交风波“与特朗普的中东之行挂钩,是有其理由的。应该说,这场风波的根本原因,并非是特朗普的中东之行。不过,可以准确地说,是特朗普在访问中的言行,特别是利雅得峰会上的讲话,引爆了这场外交风波。

特朗普在利雅得峰会上的讲话,大谈反恐和支恐,毫不隐晦地把矛头指向伊朗,公开动员与会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孤立伊朗,断绝对恐怖主义的资助和武器支持。特朗普的讲话,事实上把中东地区划分成敌对的两大阵营:一是以沙特为首的反恐和反伊朗阵营,另一是与伊朗关系暧昧的“支恐”阵营。卡塔尔虽然也是美国的盟友,且有美国上万人规模的大型军事基地,但其因与伊朗关系暧昧,而被影射为属于伊朗阵营的国家。

特朗普虽然也称卡塔尔是“关键的战略伙伴”,但同时也呼吁对伊朗和激进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进行坚决斗争,以此警告卡塔尔。在沙特和埃及等国看来,卡塔尔一直是“支恐”阵营的一员。特朗普的依重,显然坚定了沙特和埃及的信心和决心。当前的一场阿拉伯“断交危机“,被认为就是在特朗普讲话的鼓舞下爆发的。

特朗普在沙埃等国同卡塔尔断交后的公开表态中,也明确表达了支持立场。他在推文中说:“很高兴对沙特的访问有了回报。沙特国王和其他50个国家将对资助极端主义的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一切都指向卡塔尔。也许这将是终结恐怖主义所带来恐慌的开始。“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似乎也为这场危机与特朗普中东之行的关联提供了佐证。而在9日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更是亲口承认自己参与了“围堵”卡塔尔的策划。他说:“是时候要卡塔尔结束资助行动了。”他还透露,他在前往利雅得出席峰会后,协助制定了围堵卡塔尔的方案。

宿怨才是“断交风波“根本原因


沙特等国宣布断绝与卡塔尔外交关系的理由,是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活动并破坏地区安全局势。卡塔尔外交部当即发表声明,对此表示遗憾和震惊,认为此举“毫无缘由”。

分析人士认为,所谓”支恐“,其实不过是一个噱头。如果单从“支恐”而论,海湾富国甚至都脱不了干系。外界普遍认为,在“伊斯兰国”的前身“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半岛创业时期,与其有染的阿拉伯逊尼派国家不在少数,而沙特在这方面的形象恐怕不比卡塔尔光彩。所以,此次阿拉伯外交事件的根本原因,应该还是阿拉伯国家彼此之间的宿怨起了决定作用。

在中东历史中,阿拉伯“兄弟阋墙“并不鲜见。而此次闹得较大,应该是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阿拉伯内讧。

卡塔尔与沙特的嫌隙由来已久。卡塔尔是海湾大国沙特身边的小弟,是个领土面积不足1.2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00多万的海湾小国。然而,凭借丰富的天然气和石油出口暴利,该国的人均GDP达到了9万美元。不断增加的财富和求新的治国理念,让其逐渐萌生了一种“大国心态“,甚至不再把政治制度相对保守的沙特这个老大哥放在眼里。西方鼓吹的所谓“阿拉伯之春”2010年年底爆发后,卡塔尔通过其强大的宣传工具——半岛电视台,散布了不少让沙特等其他海湾国家极为不爽的言论。沙特本来对卡塔尔的“以小犯大”一直心存不满,半岛电视台的“妄议”无疑更加触犯了它的尊严。

此外,近年来卡塔尔与伊朗日益走近的关系,更让沙特如鲠在喉。举世公认,随着核优势的不断上升,伊朗已经成为沙特谋求海湾霸主地位和争霸中东的最大障碍。教训一下特立独行的卡塔尔,应该早已在沙特领导人的计划之中,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特朗普的访问和峰会上的讲话,体现了美国对沙特的器重,坚定了沙特的自信。沙特终于找到了与卡塔尔撕破脸皮的契机。

卡塔尔与埃及的龃龉,则主要因卡塔尔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的亲密关系而起。在所谓“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被迫下台,穆兄会领导人穆尔西在之后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于2012年6月30日宣示就职。在穆尔西执政期间,卡塔尔与埃及的关系越来越密,卡塔尔还向埃及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

不过好景不长,穆尔西执政一年后,因政绩不佳被埃及军方领导人塞西推翻。塞西上台后,穆兄会被定性为“恐怖组织”。卡塔尔公开谴责塞西搞军事政变,并接待穆兄会的一些领导人在多哈避难。卡塔尔从此与阿拉伯国家曾经的带头大哥埃及关系不睦。埃及寻机报复卡塔尔,当在预料之中。

卡塔尔因经常慷慨解囊而与大部分阿拉伯国家交好。不过,近年来因支持埃及穆兄会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而得罪了一些昔日的兄弟,成了这个大家庭中的“异类”。而一些阿拉伯国家,或因渴望沙特的金援,或慑于沙特和埃及的强大影响力,纷纷选边站在沙埃一边,致使这场“断交风波”越闹越大。

“断交风波“仍有较大转圜余地


卡塔尔处理此次外交事件,总体来说还比较理性,并无过火言行。卡塔尔外交大臣默罕默德于事发当天通过半岛电视台发表谈话,表示为缓解紧张的地区外交危机,卡塔尔准备接受调停。他还说,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国家应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卡塔尔不会以对等方式回应与之断交国家,不会采取危机升级行为。卡塔尔的表态为日后各方的调解努力,预留了较大空间。

“断交风波”爆发后,海合会六国中的另外两个成员——科威特和阿曼,采取了中立立场。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还亲自出马,连夜在卡塔尔和沙特之间进行斡旋。据科威特通讯社报道,萨巴赫于5日晚即与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通电话,敦促其推迟就断交危机发表演讲,给缓和紧张局势一个机会。萨巴赫6日夜紧急访问沙特,与包括萨勒曼国王在内的沙特领导人进行会谈,寻找解决危机之道。

同属伊斯兰逊尼派国家的土耳其,也对阿拉伯“断交风波”开始了斡旋。土耳其总统府6日发表声明说,总统埃尔多安正在进行外交斡旋,与有关国家领导人进行电话沟通,敦促他们保持克制,化解危机。声明促请海湾国家通过谈判、对话、沟通的方式解决争端。土耳其也表示了对卡塔尔的支持。

美国既是麻烦的制造者,又是危机的调停者。据白宫一位高级官员说,特朗普曾致电沙特国王萨勒曼,向其强调海湾地区团结的重要性。五角大楼6日重申对卡塔尔的称赞,称该国允许美国在其境内驻军,“持续不懈地致力于地区安全”。卡塔尔是美国盟友,美国在中东最大的空军基地就建于此。卡塔尔危机如长期持续,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科威特和土耳其的调解,固然会为化解“断交风波”发挥重要作用,但美国的斡旋将更能决定这场外交危机的走向。出于反恐、遏制伊朗以及美俄博弈的需要,特朗普虽然行事诡异,但也不致放弃卡塔尔这样的重要盟友。因此,这场阿拉伯“断交风波”仍有较大转圜余地。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